Grenke的舞蹈風格濃郁而強烈,動作渾然天成。
Grenke的舞蹈風格濃郁而強烈,動作渾然天成。(組合語言舞團 提供)
台前幕後 台前幕後

走過生命階段

組合語言舞團「發燒生命契約」

九月,組合語言舞團即將推出的節目「發燒生命契約」,該場節目除了楊桂娟的舞作《39》之外,還邀請到美國紐約新生代編舞家David Grenke參與演出,做爲該團邁向國際化的起點。

九月,組合語言舞團即將推出的節目「發燒生命契約」,該場節目除了楊桂娟的舞作《39》之外,還邀請到美國紐約新生代編舞家David Grenke參與演出,做爲該團邁向國際化的起點。

組合語言舞團「發燒生命契約」

9月15-16日

國立藝術學院表演藝術中心舞蹈廳

現實與想像的交替

三十九,一個接近四十的數字,組合語言舞團團長楊桂娟以《39》做爲她新的舞蹈作品的名字,描述生命即將步入中年,邁向下一個生命階段的心路歷程。九月,組合語言舞團即將推出的節目「發燒生命契約」,即以闡述生命的階段旅程作爲節目的主題。該場節目除了楊桂娟的舞作《39》之外,還邀請到美國紐約新生代編舞家David Grenke親自演出獨舞,並帶來舞作Humpty-Dumpty,做爲該團邁向國際化的起點。

《39》一舞共分三段,貫穿整支舞作的海浪聲及全白的佈景與狹長的隧道裝置,一如海水的意象象徵著人的慾望,光與影的運用使舞蹈在虛實之間表現了現實與想像的交替。人在時光的流逝中隨著慾望之海的潮水起浮擺盪,理性與生理、心理的需求的抗拮,走過這其間的矛盾與疑惑,讓楊桂娟有感而發而編了這支舞作。其舞蹈動作外放而流暢,樂曲中古世紀聖樂與大提琴曲、薩克斯風的運用,使舞作在奔放中仍帶著抒情的意味。

David Brenke與組合語言舞團的巧遇則要追溯到去年在美國舉辦的A. D. F.舞蹈節。該團舞者蘇子毓參與去年A. D. F.的活動,因而認識當時在舞蹈節中授課並有作品發表的Grenke。蘇子毓因參與他的舞作演出十分欣賞他的舞蹈,回國後便推薦給組合語言舞團,從中促成此次來台授課及演出。

人生的困頓與起伏

Grenke並非如一般舞者是從小習舞出身,他在大學時代原本是一名極出色的棒球選手,後來因爲觀看保羅.泰勒舞團的演出,從此愛上了舞蹈,才開始習舞。而後來他不但加入保羅.泰勒舞團並成爲該團的首席男舞者,稍後他也開始嘗試編舞並獨立門戶成立自己的舞團,雖然舞團有著一個很奇怪的名字──Thingsezisee'm,但他的作品卻獲得極佳的好評,被紐約《村聲》雜誌譽爲新一世代的編舞家。

Grenke的舞作大多融合舞蹈與劇場元素,甚至多媒體影像的運用。其舞蹈風格濃郁而強烈,由於他舞蹈中的角色多帶有表現主義的色彩,舞者必須對舞作角色有深入了解並加以詮釋,對舞者來說是很大的挑戰。其舞蹈動作的表現強調動作與動作間轉折的連慣性,上昇與下墜,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交互運用,在他的編排之下,舞蹈動作的產生彷彿渾然天成。從此次由他自編自跳的獨舞特別能展現他舞蹈的特質。

另一支舞作Humpty-Dumpty則是一支由一位演員及三位舞者所演出的四人舞。Humpty-Dumpty是美國卡通中一個蛋型人物的名字, 由於他的造型酷似不倒翁,使他在影片的行動老是跌跌撞撞。舞蹈藉此譬喩人生的困頓與生活中的起浮。

組合語言成立五年了,每年堅持推出作品,今年更展現走向國際化格局的企圖心。已育有二子的楊桂娟談到,要在家庭與創作之間找到平衡點,並不是件容易的事。白天在學校敎書、排練,晚上則要照顧家庭,過了半夜十二點才是她能獨自創作的時間,每每工作到天將亮。目前組合語言舞團有一位行政協助團務工作,而每次演出經費的籌措除了申請補助款外,緩不濟急的部分則是靠楊桂娟跟會,標會應急。楊桂娟說,僅管舞團經營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但爲了創作,也爲了提供舞者一個舞台,再辛苦她也願意。她希望透過每年持續的創作,累積生命的斐頁。

(本刊編輯 陳品秀)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