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拿大溫尼伯專業當代舞團透過密集的演出機會,使有潛力的年青人成為成熟的專業舞者。(鄧惠恩 攝)
回想與回響 Echo 回想與回響

來自北國的身影

看加拿大溫伯尼專業當代舞團

整場演出最吸引人的,是隱藏在舞作中的人文背景。為什麼這些舞者的外貌如此壯碩、樸實?舞步可以如此悠閒,這種緩慢的步調是台北人無法體會的,這是加拿大人的文化,也是溫伯尼居民共同的身體記憶,

整場演出最吸引人的,是隱藏在舞作中的人文背景。為什麼這些舞者的外貌如此壯碩、樸實?舞步可以如此悠閒,這種緩慢的步調是台北人無法體會的,這是加拿大人的文化,也是溫伯尼居民共同的身體記憶,

加拿大溫尼伯專業當代舞團,是創校三十年的溫尼伯當代舞蹈學院(School of Contemporary Dance , Winnipeg)之附屬舞團。該團成員由該校優秀的畢業生、在校生或外界年輕舞者組成,其建團目的與英國拉邦舞蹈學院的過渡舞團極爲相似,旨在透過密集的演出機會,使有潛力的年輕人能進一步成爲成熟的專業舞者。此行由歐迪.潘能(Odette Penner)教授率領五位舞者同台演出,八個節目皆由溫尼伯當代舞蹈學院的教授編舞,當中有一半是歐迪.潘能的作品,其餘四個舞蹈作品則分別由史笛芬尼.巴拿爾特(Stephanle Ballard)與拉夏.布朗(Rechel Browne)兩位教授負責編舞。

舞作表達女性情懷

歐迪.潘能在自導自演的A Place in Time中有極出色的表現,他將自創的手語融合各種手勢、姿勢與動作,彷彿在訴說「我的心在流淚,無法忘記那美好的日子…」,由一個光圈舞至另一個光圈舞,以賦格形式(A─AB─BBC)配合象徵性的肢體語彙說出內心的話。雖然舞蹈的結構簡約,但潘能豐富的肢體語彙與穩健的台風,足以塡補台上的每一個空缺。潘能的另外三個舞作中,Long Journey Home與Sisters of Circumstance都是描繪兩位女子之間的關係,L'eau de Vic則強調快樂的親子關係。

Long Journey Home由亞莉珊納.白傑爾(Alexandra Badger)、可莉絲婷.哈特(Kristin Haight)擔綱演出。幕起時,這兩位樸實壯碩的女子坐鎭在上舞台的中間,被一塊馬蹄型的白布所圍繞,之後隨著《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的樂聲,她們彼此操控、互舉、相擁、憐恤、愛戀…,他們的關係如姐妹、朋友,又像情侶,靄靄如雪的白布如同傳統、重擔、往事…,此舞結束在雙姝拉起白布的兩端往舞台的正前方走向歸途。它與Sisters of Circumstance相同之處,就是兩位女舞者之間的關係,如同姐妹又像情侶,並且以身體接觸(body contact)產生各種不同的動作;相異之處是在舞台裝置上,Sisters of Circumstance的兩位舞者佳布耶拉.雷哈克(Gabrie1a—Rehak)與可莉絲婷.哈特在燈光亮起時分別在盤懸在舞台兩邊的繩索上,於靜默中撐開自己的身體成弓狀,以失衡的動力在空中旋轉或以收縮的力量扭動身軀,可惜之後未繼續發展下去,使懸在舞台上的繩索徒然成爲裝飾品物。

L'eau de Vic是一個很典型的美國現代舞,與瑪莎.葛蘭姆、荷西.李蒙的舞蹈一樣,經常出現甜蜜家庭的畫面,雖然舞蹈的內容、形式與技巧都很傳統,但是三位舞者的表現近乎完美,尤其飾演女兒的佳布耶拉.雷哈克有極傑出的表現。

除了潘能的四個舞作,拉夏.布朗的Remembering Schuber與Glass Houses No.9皆爲獨舞。她以兩極相對的手法來塑造舞者的形象,前者步調緩慢,原地繞圈子、旋轉,有時一個動作可以延續,或停格八至三十二拍,如沉迷在甜蜜回憶的女孩;後者步調極快,舞者繞著舞台跳躍、旋轉、狂奔,是一位拉扯雙臂、顫動、懊惱的傷心女孩。

在史笛芬尼.巴拿爾特的Red with Grace中看到一位黑衣女子在密室中,觀衆可以在亮著紅光的密室裡,以沉重慢速的動作表現出內心的惆悵、懊惱、掙扎、自責,從頭到尾她如自閉者一般,將自己困守在舞台中間,這舞蹈與音樂做了強烈的對抗,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似乎無法安撫這位痛苦的少女。

史笛芬尼.巴拿爾特的另一個舞作Time Out談的是一對愛侶的故事:他們甩掉皮鞋奔走在大自然中(草原上),有親密、有爭議。

呼吸帶動「墜落與復起」也帶出人文背景

ABA形式是此次舞展的主要編舞手法,這個以李蒙技巧(Limon Technique)爲主的學院舞蹈團,其舞蹈形式與風格毫無疑問地是非常李蒙的(Limon like),換句話說,技巧方面強調藉由呼吸帶動的引導肢體「墜落與復起」(falling & recovering),故事情節則常常穿針引線地存在於起伏流暢的動作間。其實整場演出最吸引人的,既不是熟悉的李蒙技巧,也不是劇中情節,而是隱藏在舞作中的人文背景。

爲什麼這些舞者的外貌如此壯碩、樸實?他們的舞步可以如此悠閒,可想而知,只有生活在靜瑟小城的居民才能有樸質的外貌,才能有時間佇足欣賞湖光山色,這種緩慢的步調是台北人無法體會的,這是加拿大人的文化,也是溫伯尼居民共同的身體記憶,這個由實習舞者組成的舞團基本上舞藝甚佳,若能夠接受進一步的挑戰,嘗試更多元化的舞蹈作品,相信會有更完美的演出。

 

文字|江映碧  中國文化大學舞蹈系講師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