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中主角孫安的岳父黃義德,由大陸國家一級演員孫正陽飾演(右),一改原劇的老生,改以丑角詮釋。(圖左為旦角李經文,中為李寶春。)
劇中主角孫安的岳父黃義德,由大陸國家一級演員孫正陽飾演(右),一改原劇的老生,改以丑角詮釋。(圖左為旦角李經文,中為李寶春。)(王宏光 攝)
台前幕後 台前幕後

改「生」爲「死」,從「舊」求「新」 談李寶春的四齣新老戲

李寶春的「新老戲」不但新編劇情結構,更是以累積數十年的行當與程式,翻轉傳統演出中的行當表演,讓觀衆一連看到「角色被改死」、「反串到讓人笑死」、「感動得讓人哭死」,還使出「一趕三」的絶技,盡賞「馬派」、「李派」和「言派」等詮釋。

文字|傅裕惠、王宏光
第102期 / 2001年06月號

李寶春的「新老戲」不但新編劇情結構,更是以累積數十年的行當與程式,翻轉傳統演出中的行當表演,讓觀衆一連看到「角色被改死」、「反串到讓人笑死」、「感動得讓人哭死」,還使出「一趕三」的絶技,盡賞「馬派」、「李派」和「言派」等詮釋。

李寶春新老戲

6月13、14日晚《孫安進京》

6月16日晚《辛安驛》、《桑園裡的抉擇》

6月17日午《瑜亮鬥智》

台北新舞臺

「我把他改死了!」這是李寶春在編新老戲《孫安進京》時,對著新舞臺製作人辜懷群脫口而出的一句話。

本月中旬將於新舞臺登場的幾齣老戲如《孫安進京》(全本)、《桑園寄子》、《辛安驛》與《瑜亮鬥智》等連續幾齣連台折子戲,讓李寶春和辜懷群絞盡腦汁地拿捏傳統原料與創新口味;既有別於本地過去連續幾齣所謂新編戲曲,也與本月同時登場的中京院對台戲不同,李寶春的「新老戲」不但新編老戲劇情結構,更是以累積數十年的行當與程式,翻轉傳統演出中的行當表演,讓觀衆一連看到「角色被改死」(《孫安進京》的孫安),「反串到讓人笑死」(《辛安驛》裡女扮男、男丑扮女角),「感動得讓人哭死」(《桑園寄子》裡爲了逃難捨親子而救姪),還有李寶春使出「一趕三」的絕技,盡賞「馬派」、「李派」和「言派」等唱腔詮釋。

一反結局而改死主角

《孫安進京》原劇名爲《孫安動本》,取材於五十多年前的山東呂劇,描述明朝萬曆年間一位知府孫安,爲了揭露太師張從私呑賑銀、中飽私囊,於是不等皇帝召見就獨闖金殿,試圖爲民請命,也就是想「越級告發」,義無反顧地連奏三本。幸好靠著定國公徐龍世襲的「言論免責權」,孫安便憑著一根「先皇」傳贈的權杖,不但獲赦無罪,還懲奸除惡、皆大歡喜。

由於當時演出偏重主角李和曾的唱腔,行當也只有「生」、「旦」、「淨」等較沈悶的安排,《孫安動本》演出後並未獲得太多的回響。半世紀之後,李寶春心一橫,硬是讓這個忠耿的地方官被奸臣活生生地害死,讓他臨終前在皇帝金殿之上,慨嘆世道寒涼,遺憾人倫未竟,不如好好地與妻兒長相廝守。爲了反映人治社會的詭變混雜,李寶春一反傳統老戲「教忠教孝」的刻板結局,以戲曲呈現人生的悲觀;同時,也安排了全新的「抬棺入朝」舞蹈,直接上台抗議草菅人命的深層現實。

翻轉行當而搬新程式

翻轉的行當角色是劇中主角孫安的岳父黃義德,由大陸國家一級演員孫正陽飾演。孫正陽表示,這次李寶春找他這個文武丑來飾演傳統詮釋的老生角色,一來改變了原劇重疊的行當(孫安也是老生),增加了全劇角色的多元性,二來讓這個製造笑聲的丑角,到了生死關頭,即使再怎麼不同意孫安的所做所爲,爲了救女婿一命,也得連忙趕路求援,使情節更爲生動感人。孫正陽從未在任何一齣戲裡套過麒麟派「徐策趕城」的表演程式,在這齣新老戲「趕路求援」的劇情與節奏合宜的情形下,他將發揮丑角「唱、唸、做、打」的本領,基於與李寶春同有改革求新的共識,在翻轉行當外,也搬新程式。

另一個改變行當來跟李寶春搭配演出的是今年還在唸文化大學一年級的高美瑜。從七、八歲開始就唸劇校,在完全懵懂的情形下接觸京劇,高美瑜一直是主攻「老生」,在已故京劇耆老周正榮門下學習。個兒嬌小、滿口京片子的她對京劇藝術從不懷疑,但卻對自己以「老生」行當的表演生涯,不抱樂觀的希望。因爲一齣《寶蓮神燈》的演出,讓高美瑜以適齡的資格,開始扮演「娃娃生」;這回李寶春與辜懷群選擇適合「老生」與「娃娃生」這兩個行當發揮的好戲《桑園寄子》,便是倚重高美瑜的潛力。帶著京劇的骨肉,混合了目前對現代戲劇的好奇與學習,高美瑜對於角色扮演、對於「人」的詮釋,有更深層的體認;沒有表演程式的「娃娃生」,相對也沒有行當的局限,使高美瑜得以跳脫刻板的束縛,直接以情感與李寶春飾演的老父對應。

「幹嘛演西方人的故事?」這是 e 世代的高美瑜對京劇革新的一種看法;融會「程式」而非死守「程式化」,是老戲迷辜懷群對新編戲曲的一種期待。爲什麼會想革新?如何將京劇藝術去蕪存菁?李寶春與孫正陽都沒有一個絕對的答案,有的只是同樣「求變」的藝術見解。台下新一代的京劇演員如高美瑜,在新世紀之際走在傳統戲曲與現代戲劇之間,思忖著前途的出路;背負著傳承傳統京劇藝術的李寶春則堅持在舞台上,細細拿捏「新」與「舊」的表演滋味。

(本刊編輯  傅裕惠)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