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怡芳放鬆怡然的身體,還見得到鮮活的自我意識流動。
林怡芳放鬆怡然的身體,還見得到鮮活的自我意識流動。(組合語言舞團 提供)
台前幕後 台前幕後

風象星座的跳躍式 組合語言舞團秋季公演「高感性檔案」

楊桂娟邀請了史凡森及林怡芳為舞團編新作,要讓舞者打破舊有的制式訓練,重返内在找到身體的重心,開發每個關節的可能動力。

楊桂娟邀請了史凡森及林怡芳為舞團編新作,要讓舞者打破舊有的制式訓練,重返内在找到身體的重心,開發每個關節的可能動力。

組合語言舞團秋季公演「高感性檔案」

9月5日

桃園縣立文化中心

9月8日

國立藝術學院展演藝術中心舞蹈廳

創團八年的組合語言舞團今年秋季公演「高感性檔案」,邀請了來自美國的威爾.史凡森(Wil Swanson)與目前在法國發展的林怡芳共同參與。問及邀請這兩位編舞者的原因,她的回答竟十分有趣:因爲我們三個人都是風象星座,都是跳躍式的思考!

史凡森這位曾與崔莎.布朗(Trisha Brown)共事十年的舞者兼舞蹈教師,曾於一九九一、九六兩度隨團前來,但今夏卻是首度以編舞家的身分應邀來台,將爲組合語言編作一支群舞《純粹時刻》ORE O ONE,並親自演出獨舞《獨一無二》(Singularities,2001)。

關於"ORE O ONE"這個特別名字的原由,這位四十三歲的資深舞蹈人靦腆但難掩得意地一一拆解:原來這是他自己創立的舞團DANCEWORKS(1981)於一九九八年首演、且至今仍在不斷修訂的一個舞碼ORE;今年的新版本將在原來的舞作基礎上,與台灣舞者互動,即興譜出新的面目。史凡森也期望,有朝一日兩團同台合演時,這個作品會是一個共通的語言。「這是我最喜歡的一件作品」,他說,「就是那種你一直夢想著去達成,而似乎永遠未能盡全功的一個非常個人的作品!」

簡單、狂野──史凡森

台灣舞者在史凡森的指導下,做出瞬間撲跌、有著獨特手勢、整體卻又呈現著優雅的動作。這些動作表面看似輕靈,但卻要有適度的彈性才能將身體拉回再接續下一個動作,不著痕跡地維持一定的流動性。史凡森的作品中有著一股知識分子式的乾淨質感,反映出的是他對形式的敏銳、精神性的濃厚,但表述的態度卻不慍不火,甚至有點距離。視覺藝術的背景對他有很大的影響,讓他對形式有很強的感應力。他自小便喜歡日本藝術中的對稱、平衡,至今仍獨鐘「簡單但狂野」的東西。

史凡森演出的獨舞《獨一無二》亦將成爲他另一個編作中的作品Singularities的一部分。《獨一無二》融合了他奉行十二年的亞歷山大技巧(Alexander Technique),展現身體軀幹各部的可能性,爲一支非敘述性的即興演出。史凡森的身體極爲優雅,動作柔軟流暢又不失精準,應歸功於他長達二十四年的舞齡,但史凡森卻認爲,無論是他曾學習過的康寧漢、葛蘭姆、拉邦與芭蕾技巧以及崔莎.布朗的訓練,都僅是一種「好的機械方式」而已,亞歷山大技巧則替他尋得了新的重回人本的方向。

亞歷山大技巧的出現本來並不是爲了舞蹈,而是爲了發聲設計的,但基本上它是一種關於身體思考的落實,因此很快地便應用到舞蹈等各種表演和體能訓練上。參與此次演出的舞者們亦不約而同指出,跳史凡森的舞最大的不同,即在需要打破舊有的制式訓練,重返內在找到身體的重心,再開發每一關節的可能動力。史凡森甚至在練舞之前先爲他們上一堂解剖課,教導骨架結構,並要求舞者隨時觀察自己的日常生活動作以及與周遭人事物的互動關 係。也因此,他鼓勵即興,主張身體應像河流一樣不停地流動(flow),間或有形狀的變化,但不可稍停。舞者驚嘆,史凡森給動作組合的速度之快,稍不留神便跟不上!

怡然、鮮活──林怡芳

另一位來自國外的編舞家曁獨舞者,爲藝專舞蹈科畢業後、次年即赴法至今的林怡芳。林怡芳九三年畢業於法國的「翁節國立現代舞蹈中心」(Centre National de Danse Contemporaine d'Angers),多年來參加過法國大小舞團的演出,更在去年九月參與比利時Pierre Droulers舞團MA一舞的演出時,獲得重用。此次演出的舞碼《空地》,為林怡芳第一次嘗試的編舞作品。這支約二十分鐘的舞蹈,舞者穿著日常服裝在舞台前、後、中景中走動、相遇、互動,法文老歌、環境音樂、極限音樂等交替出現,來來往往的四位女舞者與一名男舞者之間,反映了人生中的偶遇與交錯,不無異鄕的心境。舞蹈在看似普通的動作、寫實外表下,以簡約形式傳遞豐富的意涵,頗有歐陸風格。

甫於八月一日接任國立台灣藝術學院舞蹈系主任的楊桂娟,早年曾專注於從書法中探究舞蹈,近期則改自生活中取材,處理女性題材尤有心得。此次新作《春風》交給相識十年的林怡芳擔任獨舞,採由舞者即興後再由編舞者修改的互動方式,便是出於楊桂娟對舞者的瞭解和信任。

林怡芳平日也修習瑜珈、打坐,也許這正是楊桂娟之所以會形容林怡芳的身體「內斂、精確」的原因。身材修長的林怡芳,無論在比利時舞團當代、潑辣的MA,或在楊桂娟陰柔的女性感悟下的即興,在她放鬆怡然的身體之下,都還見得到鮮活的自我意識流動,在台灣的舞者當中,這兩種特質都難得一見。

楊桂娟說,《春風》指的可以是女人、是風,或是抓不住的內在情感。舞台上除了林怡芳的獨舞,這齣十五分鐘的抒情小品還搭配了影像(預先錄下林怡芳的影像,經過電腦處理後投影),以及楊桂娟近三年來熱中探索的人聲實驗。

這次邀請史凡森及林怡芳爲舞團編舞,是繼楊桂娟邀請Ronald Brown、David Grenke、Levi Gonzalez之後,再次與國外優秀編舞家、舞者的合作例子。未來,楊桂娟期望能將舞團推介到國外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