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演出中觀衆不時有會心的反應,並發出開懷的笑聲來看,編劇在題材的選擇及語言的運用上,顯然成功。
從演出中觀衆不時有會心的反應,並發出開懷的笑聲來看,編劇在題材的選擇及語言的運用上,顯然成功。(河洛歌子戲團 提供)
戲曲 演出評論/戲曲

三把刀如何切道家常菜? 評河洛歌子戲團《菜刀柴刀剃頭刀》

縱觀《菜刀柴刀剃頭刀》全劇的情節發展,並無強烈的戲劇衝突,既非宮闈中的權力鬥爭,也無族群間的利益衝突,所以,如何將這一鄕土淺俗的題材真正做到「雅俗共賞」,如何在平淡中表現出真滋味,這對於導演來說,或許真的是另一種挑戰。

縱觀《菜刀柴刀剃頭刀》全劇的情節發展,並無強烈的戲劇衝突,既非宮闈中的權力鬥爭,也無族群間的利益衝突,所以,如何將這一鄕土淺俗的題材真正做到「雅俗共賞」,如何在平淡中表現出真滋味,這對於導演來說,或許真的是另一種挑戰。

河洛歌子戲團《菜刀柴刀剃頭刀》

9月14日

台北新舞臺

《菜刀柴刀剃頭刀》中因爲王秀才智獻妙計,不僅藉由這三把刀的出現,解決婆媳間相處的問題,同時也成就了自己和心上人一段美好姻緣。《菜》劇最終雖然成就了才子佳人的姻緣,但舞台上的演出,卻也藉由這三把刀,擺盪出「淺俗」與「精緻」之間的關聯與斷裂。所謂「精緻」,並不見得就是精雕細鏤、極盡縟麗華絢之能事,重點應該用心於處理的題材,並做適切的發揮,如此自有令人耀目的呈現,令人感受其精緻之所在,所以儘管淺俗,只要用心,自能精緻。究竟如何能夠既俗又雅,如何能既鄕土而又不失河洛歌仔戲一貫精緻的標榜與口碑,就《菜刀柴刀剃頭刀》的呈現來看,或許具有相當的討論空間。

語言運用,足見功力

從《菜》劇演出中觀衆不時有會心的反應,並發出開懷的笑聲來看,編劇在題材的選擇及語言的運用上,顯然是成功的。《菜刀柴刀剃頭刀》的語言,或可視爲全劇精華之所在吧!由於編劇對台語及歌仔戲語言的嫻熟與用心,使得這樣一個本身就討巧的家庭題材,在戲曲舞台的表現上,更能夠發輝加分的效果。編劇熟用典故及俚語俗諺,使得熟悉台語的觀衆可以藉由聽「說」與聽「唱」,重溫台語美好的古早味,也可使對台語一知半解的觀衆領略、接觸這種語言在描寫事物及表達人物上的優質與特色。

此外,編劇也注意到唱詞本身的語言旋律和所配曲子本身音樂旋律之間的關係,例如在第十場的「新七字調」中薛仁孝所唱「夙世緣分今生定」,其中「夙世緣分」若改爲「夙世姻緣」在文意上或許還更爲一般人所習用。但是因爲這段詞配用「新七字調」,若唱爲「夙世姻緣」,則「姻緣」兩字的語言旋律必與該句的音樂旋律相抵觸,唱爲「夙世緣分」,則使唱詞的語言旋律與音樂進行不會相互拂逆。這雖然是戲曲劇種在聲腔方面的基本要求與特色,但是相較於其他亦強調原創新編的歌仔戲而言,由於編劇本身豐富的編劇經驗與用心,使得這一齣歌仔戲在劇本的語言方面更加出色。

至於整齣戲的劇情發展,主副線雖然清楚,但結構卻顯得鬆散,內容刻劃相對地不夠細緻深入,整個上半場只見婆婆與媳婦相互爭吵不讓,使薛仁孝在中間成爲「石磨心」,順了娘心卻又逆了妻意,中間雖出現了多次紛爭,卻沒有事件發生,也沒有進展,婆媳倆出場見面就吵,但究竟爲何而吵?則缺乏明確的素材與內容可以發展。其實,婆媳之間的相處與嫉妒應該相當好表現、相當具發揮潛質,因爲這是個觀衆再熟悉不過的生活題材,不必透過看戲的認知,而瞭解劇情、進入情境,如果在細節上欠缺處理與安排,觀衆是心知肚明的。再者,劇終時所強調的「做人的道理也很簡單,就像照鏡子一樣」、「你對我笑,我就對你笑」、「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等可能是全劇本旨的道理,就劇情發展而言,實在出現得太晚了。由於編劇到最後才亮出這張牌,不僅使全劇的進行動線顯得突兀,無法發揮預設的作用,還可能將此戲完全導至道德說理的方向,使得一齣其實可以寓教於諧的戲,到頭來還得要明確地亮出說教的招牌,著實可惜!

導演與音樂表現各有瑕瑜

縱觀《菜刀柴刀剃頭刀》全劇的情節發展,並無強烈的戲劇衝突,既非宮闈中的權力鬥爭,也無族群間的利益衝突,所以,如何將這一鄕土淺俗的題材眞正做到「雅俗共賞」,如何在平淡中表現出眞滋味,這對於導演來說,或許眞的是另一種挑戰。相較於導演以往的表現與手法,《菜》劇整體上來講,讓人感覺質感不夠精緻,似乎看不到讓人眼睛能夠爲之一亮的構思。導演在薛母、薛仁孝、媳婦楊氏三人關係的這一條主線,以及薛家大女兒及女婿、薛家小女兒及秀才王清文等副線的表現,雖然很清楚,但亦僅只於清楚而已,並未再進一步讓主副線中的各個人物彼此間的互動有更爲深入地營造。所以,儘管整齣戲從頭到尾編劇安排了那麼多次的婆媳爭炒,但表現在舞台上的每一次爭吵,其強度、熱度及潑辣程度並無不同,而薛仁孝安撫母親、妻子的方法也都一樣。尤其是第二場〈明爭暗鬥〉中的幾段爭吵,其實每一個段落都有不同的戲劇元素加入,但層次的表現卻不夠明確,可惜了一場可以越吵越熱、好好營造的「明爭暗鬥」。

整齣戲在編腔上使用了三十個以上的曲牌,總體而言,實具相當的多樣性與豐富性。演出時看舞台上的演員一個曲牌接著一個曲牌唱,在音樂上既具多樣性又可襯托出劇情發展與人物心情,實在令人一飽耳福。編腔上的多樣性與豐富性,其實是一直以來看河洛的戲所深深期待的,這次在編腔方面的表現也著實沒讓人失望。

雖然曲牌的安排與運用沒有讓人失望,但樂隊在演奏方面的表現,則時有失誤,尤其以場與場之間的串連較爲明顯。樂隊在換場間演奏的作用,應該是要讓全劇進行的感覺不會因爲此中斷,既有串連全劇的功效,更是當時全場一枝獨秀的表現,而《菜》劇由第三場進入第四場之間的音樂串聯,是一段輕鬆的曲調,當速度逐漸由慢漸快之後,樂隊演奏也逐漸不整齊,其中尤以主奏的笛子最爲明顯,到最後則草草結束。至於劇場技術方面,則是在換場間發生嚴重失誤,這樣的失誤自然也減弱了整齣戲精緻的程度。

演員傳承訓練不可輕忽

這次演出,在演員的挑選與角色的配置上,明顯有薪火相傳的意味。世代接替,讓年輕演員冒出頭,是傳統戲曲表演藝術時時所面臨到的問題,河洛在這方面所投注的心力,實在値得肯定與鼓勵,而就這次演出中資深與年輕演員各自的現象來看,有幾個方面的問題或許値得多加留意。

在演唱方面,資深演員不論在曲牌旋律的熟悉度以及對於音準的掌握上,都表現得不錯,不但能藉由曲子唱出應有的情感,而且對於曲調的轉換與銜接了然於胸,游刃有餘,音樂的進行完全在演員掌控之中,並且唱做倶佳,極盡戲曲表演舞台上視聽之娛。相對於此,年輕演員的表現就顯得稚嫩,雖然嗓子好,音質亮,可以看得出演員在舞台上努力的表現,但聽來則只像是用聲音的本錢在唱歌,而無法表現出歌仔戲獨有的音樂特色,如何在行腔吐字上多下功夫、多加琢磨,則需要長時間的練習。另外,對於整個曲子的行腔運氣的處理,以及最嚴重也是最基本的──音準的問題,應該是目前最急需解決的,如果有專門師資可以加強音樂方面的訓練,這樣對演員在音樂方面的進步,會發揮積極的作用。

在身段方面,資深演員對於戲曲節奏的掌握以配合身段運用,大體上表現得宜,能適度增加戲劇衝突的張力、深化人物內心的情感。反觀年輕演員,在舞台上的肢體表現,有幾個片刻的表現和處理頗具架勢,但整體上來講,則可以看出基本功不夠紮實,舞台上如果欠缺適切的身段以配合烘托唱、演,則到頭來眞的會變成講話加上唱歌,何來「精緻」的歌仔戲可言?

只有排練、還是排練

演員對戲曲節奏的掌握,在在顯示出舞台表演經驗的重要性。資深演員相對於年輕演員來說,經驗當然多得多,也面臨過不同的陣仗,對於在舞台上要如何運用自己的身體,要如何充分掌握、適時表現,自己已有一番領略,而且也眞的能在舞台上做最好的表現。無疑地,若能看到演員在舞台上因爲本身對於音樂及戲曲節奏的完全明瞭,而能夠有唱做俱佳的演出,則眞是人生一大享受,這次演出中就有若干片段是眞的讓觀衆享受到了。而年輕演員,或許主要是因爲舞台演出經驗不足,所以無法從容地掌握節奏,雖然其中有幾個小段落表現不錯,但就全劇而言,沒有辦法唱做一體。戲曲戲曲,既要演戲,又要唱曲,如何能唱做倶佳,可能最需要的還是演出經驗吧,或許只有把演員眞正丢到舞台上演出,才能在演出中領略、學習到要竅。

現在演員在表演藝術方面的養成環境,已大大不同於從前,要在現今的戲曲生態環境中,呈現具專業水準的演出,排練是不可欠缺的重要關鍵。排練之前的集訓,可全面地加強基本功,並進行排戲所需要的特別訓練,此外,經由嚴格而密集的訓練,才能有效提升整體的演出品質,當然也就更能呈現出精緻程度。對年輕演員來說,排練,或許是在現階段提升個人整體戲曲表現的方法中,最具效果的訓練方式。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