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橡木門後的園子》結合影像、空間、布材等多媒元素。
《紫橡木門後的園子》結合影像、空間、布材等多媒元素。(白水 攝)
戲曲 演出評論/戲曲

從實驗累積成果 舞蹈空間舞團「舞蹈異人世界Part II」

「舞蹈異人世界Part II」跳脫舞蹈空間舞團過去一人編舞的經營方向,不同創作人的舞作讓舞團的作品風格趨向多樣化。三位舞者出身的創作者,顯然對身體的展現特別感興趣,舞台表現卻各有看法。

文字|王凌莉、白水
第90期 / 2000年06月號

「舞蹈異人世界Part II」跳脫舞蹈空間舞團過去一人編舞的經營方向,不同創作人的舞作讓舞團的作品風格趨向多樣化。三位舞者出身的創作者,顯然對身體的展現特別感興趣,舞台表現卻各有看法。

舞蹈空間舞團「舞蹈異人世界Part II」

4月21〜23日

台北皇冠小劇場

舞蹈空間舞團這兩年來跳脫過去一人編舞的經營方向,嘗試吸納不同創作人的舞作,這樣的改變讓舞團的作品風格趨向多樣化。「舞蹈異人世界Part II」是第六屆皇冠藝術節唯一的舞蹈節目,雖然只是延續去年集結新生代編舞者發揮創意的做法,但是舞台表現和作品成熟度都提昇許多。這次演出由詹曜君、譚惠貞和楊銘隆推出四支舞作,這三位舞者出身的創作者,顯然對身體的展現特別感興趣,不過,舞台表現卻各有看法。

從不協調與紛亂中尋求新平衡

詹曜君的作品《紫橡木門後的園子》結合影像、空間、布材等元素,試圖打破傳統劇場表演空間的概念,手法不見得新鮮,實驗感卻十足。觀衆一進劇場表演就已經開始,透過各種投影光片及配合環境的音效等多媒體的裝置下,劇場佈置得像個音樂盒。

爲了展現不協調和尋求平衡的概念,編舞者安排許多與「傾斜」相關的主題動作,舞者藉由調整重心找到身體新的平衡點,背景布上的影片也一樣設計了幾個前跌後臥的畫面。舞蹈結構則以互不相干的獨舞開場,隨著燈光轉換、光線切割表演空間的變化,逐漸形成群舞。舞蹈就在獨與群、對稱和不協調的交錯中進行。

從不協調與紛亂中尋求新平衡是編舞者想要傳達的意象,因此,不管是舞台設計、音樂,還是表演者的舞蹈動作,都讓人有不協調和紛亂的印象。從舞蹈語彙和表現的風格可以看出詹曜君身體和舞台歷練的脈絡,她嘗試消化過往的身體訓練,卻很難在新的語彙方面有所突破。不過,她前年自美返國後努力傳達出女性主體的創作觀,已漸趨成熟。

影片在這支作品裡不僅止於背景的作用,它同時也應該是舞蹈的一部分,影像與舞蹈結合並不新鮮,詹曜君也沒玩出什麼新奇的創意,觀衆倒是對舞句和影片間的串連與整合感到興趣,然而就舞者肢體語彙及影片畫面律動之間的關係而言,是讓觀衆失望了。

表現女人主題清楚而明確

譚惠貞發表的兩支作品,一支是個人獨舞《慾》,另一支是《週而復始的歌唱》。女人主題是譚惠貞舞作的主要特質,《慾》觀察、表現女人的舞意更是清楚而明確。

線或繩索等長條帶狀物是譚惠貞慣用的舞台道具之一,她喜歡用這類道具表徵一種限制或社會對女性的束縛,這次她用的白色繩索,改變過去由外在制約暗喻心境的做法,嘗試從內心傳達出女性的潛在特質。譚盾的音樂《牡丹亭》,其節奏有足夠的時間讓舞者表達細膩的動作,像是手部、腕部的語彙和呼吸等。中西交融的樂聲中,舞台上現代感十足的舞者流露出流質的身體影像,搭配泛黃的舞台燈光和大紅的亮綢衣裳,女人的嬌、柔、媚,都在舞者身上顯現出來。

譚惠貞的肢體延展度不錯,雖然《慾》是一支情緒張力極強的舞作,卻在表達情緒之餘還能兼具身體線條及細部動作的美感。沈而雅的音樂加上細膩不華麗的獨舞,觀衆的視覺並不感到疲累,反而有種品茗入喉、甘醇久久的味道。

除了女人之外,生活是譚惠貞多年來創作所關心的另一個議題,和《慾》的女人質地相較起來,《週而復始的歌唱》就比較中性化,連舞台服裝和表演空間的設計都跳脫具象世界的型態。編舞者雖然想表達生與死之類的觀感,舞蹈仍不脫離她的生活記錄。觀衆在意的卻不是編舞者想強調的「面對生與死」,而是舞者肢體表現和舞蹈設計。

在舞蹈語彙方面,這支作品和《慾》的細膩大不相同,舞者爆發力十足,動作也多樣化。編舞者嘗試運用黑光的劇場效果,三個表演者局部塗抹螢光劑,隨著舞者肢體律動讓觀衆在視覺上有另一番享受。這樣的效果雖然創意不夠新,但以編舞者作品慣有的特質而言,也算種突破。

空間切割動作難以完整發揮

楊銘隆是三位編舞者中唯一參與過國際知名現代舞團職業演出的編舞者,他在美國著名的崔莎.布朗舞團待了五年,從他的作品裡可以看出他所受的影響。

《域》在一開場就亮出由十二條線圍成的菱形,這些簡單的幾何線條將舞台切割成數個空間,打破了傳統鏡框式舞台單一表演空間的視覺。八位身著紅衣的舞者在台上律動,和銀白的線條組合成鮮明的色彩,就舞台視覺而言,這種設計相當討好。

在舞蹈的結構上,編舞者安排六位舞者在左前舞台,另一組雙人舞在右後舞台,兩組舞者對稱,肢體動作也在交錯中展現協調感。從舞蹈語彙來看,抽象式的幾何線條是編舞的主要概念,崔莎.布朗擅長的重心探討等舞蹈觀念也在舞者的動作中隱約呈現。角度、重心、速度、肢體延展性和爆發力是整支舞蹈表現的幾個重點,無論是男舞者還是女舞者,都試圖表現出這樣的身體質感。

可惜的是,在小劇場有限的表演空間裡,舞者們所展現出的舞蹈特質有限,因此編舞者的動作設計也難有完整發揮。《域》應該是一支爲皇冠小劇場量身訂作的舞蹈,既然如此,舞者被裝置線條擠出舞台空間就是編舞者刻意的設計。雖然楊銘隆嘗試藉由這樣的設計讓表演空間多重切割,刺激觀衆的視覺神經。不過對小劇場表演空間而言,實驗和鮮味不足,反而形成視覺錯亂的反效果,也許這樣的作品如果在大舞台呈現,應會有另一番風景和效果。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