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天》從君臣情義與夫妻親愛的衝突中,傳達出人難以擺脫的權利私慾。
《射天》從君臣情義與夫妻親愛的衝突中,傳達出人難以擺脫的權利私慾。(戲專國劇團 提供)
戲曲

君臣間難解的情義角力 京劇《射天》洞見人性私慾

《射天》是典型的歷史劇題材,編劇思維也傾向傳統,從君臣情義與夫妻親愛的衝突中,傳達出人難以擺脫的權利私慾,也剖析世人在君臣、夫妻、聲名、私念之間,種種人性的矛盾與掙扎。

《射天》是典型的歷史劇題材,編劇思維也傾向傳統,從君臣情義與夫妻親愛的衝突中,傳達出人難以擺脫的權利私慾,也剖析世人在君臣、夫妻、聲名、私念之間,種種人性的矛盾與掙扎。

PROGRAM  國立臺灣戲曲專科學校新編京劇《射天》

TIME  7.29〜30  7:30pm

       7.30   2:30pm

PLACE  台北國家戲劇院

INFO  02-2796-2666轉351~354

君臣之間詭譎曖昧的主從關係,向來是戲曲舞台上熱門的題材,國光劇團去年搬演大陸劇作家陳亞先的《李世民與魏徵》,忠言直諫的魏徵、賢明納諫的李世民,再加上深明大義的長孫皇后,光寫三者微妙互動,卻有宏觀歷史格局。學者曾永義今年為戲專國劇團的新編戲《射天》,同樣有錯綜複雜的三角關係,只是這回忠臣遇上暴君,忠言逆耳,只能以死明志。

政治亂象當前,曾永義提筆借古鑑今

台灣當前的政治亂象,讓已從台大退休的教授曾永義有感而發,提筆寫下這齣借古鑑今的《射天》。該戲根據晉代《搜神記》及先秦文獻中有關宋康王的零星記載,杜撰而成。故事內容描述宋康王、韓朋義結金蘭打天下,天下太平後,康王成為天下第一王,號稱天下第一劍的韓朋則為大將軍,康王憂心韓朋功高震主,又看上天下第一美人的韓朋之妻何明霜,康王因而藉比劍之名,除掉了韓朋,掠奪美人,成了暴君……。

《射天》是典型的歷史劇題材,編劇思維也傾向傳統,從君臣情義與夫妻親愛的衝突中,傳達出人難以擺脫的權利私慾,也剖析世人在君臣、夫妻、聲名、私念之間,種種人性的矛盾與掙扎。曾永義說,這齣戲的主題簡單地說,就是「情義」二字,當功成名就時,情義也會跟著變質,整齣戲將赤裸裸展現人性和慾望的角力。他強調,本劇不僅有男性的立場,揭露爭逐名位而以愛情為手段的戰利心態;同時也兼容了女性智慧。

祥子」名角陳霖蒼執導,強調角色「不能去套,而要去造」

戲專為了這齣登上國家劇院的大戲,邀請大陸國家一級演員、現任江蘇省京劇院院長陳霖蒼擔任導演,中國戲曲學院音樂系教授王世明編腔作曲。陳霖蒼以演員身分活耀於京劇舞台,其中又以《駱駝祥子》中的「祥子」一角為台灣觀眾所熟知。他說,原本聽說台灣京劇很「保守」,不過進到戲專,看到懸掛在牆上的《八月雪》海報,就知道這團「敢突破」、「有膽量」,但要戲好,還得下點功夫琢磨、「吃點苦」。

也許是演員出身,陳霖蒼對於人物的塑造特別花心思,他強調角色「不能去套,而要去造」,要向話劇演員學習,從內在情緒出發,強化外在程式表演。導演手法則要把握京劇本體,他說:「京劇不能悖離『虛擬』和『寫意』的形式之美,不論是舞美、燈光都要為戲曲演員服務。」他要這次的舞台設計「簡潔」、「空靈」一點。而為強化劇本的戲劇效果,他也編排了多段舞蹈場面,如康王斬侯射天的「弓舞」、明霜迎韓朋凱旋賦歸的「水袖舞」等,增加可看性。

戲專演員突破程式,鐵三角上台飆戲

經過了高行健《八月雪》的洗禮,戲專國劇團團長曹復永觀察,演員更能跳脫傳統強調唯美的程式演法,很快地切入角色,統一內在動機和外在形體。《射天》演員陣容排出了戲專的鐵三角,團長曹復永以武小生詮釋韓朋、天下第一美人何明霜則由當家花旦朱民玲出飾。以往都在舞台上演正派老生的葉復潤,這回可說顛覆形象,首次演出反派,跨行當以花臉淨生詮釋狂妄暴君康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