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演員的庫藏記憶

演員,老了?!

一個演員愈老,可能愈容易透過「角色」這個位子,把自己最內心、最隱密、最有趣的一些情感細節,堂而皇之地暴露出來,您想想,正值表演可以好玩,可以用玩的時候,他沒了體力,那不是等於終於買了一輛法拉利,可以來好好飆一飆,但是卻再也沒有錢買汽油了?

一個演員愈老,可能愈容易透過「角色」這個位子,把自己最內心、最隱密、最有趣的一些情感細節,堂而皇之地暴露出來,您想想,正值表演可以好玩,可以用玩的時候,他沒了體力,那不是等於終於買了一輛法拉利,可以來好好飆一飆,但是卻再也沒有錢買汽油了?

年輕的時候,學表演傾向於「用力」,藉用外在因素,例如不同的節奏、簡單而明確的情緒、與生俱來的身體材料,包括體力、耐力、聲音、眼神、身材、走路的步容等,光是學這些,其實就夠忙的了。後來在電視劇三部攝影機聯合作業,每天錄製出一集六十分鐘戲的高壓環境裡,訓練出快速背好台詞、想出招數、組合情緒,讓不成熟的自己如何在眾多演員的表演中,找掩護,找台階,找漏洞,找鏡頭,繼而找表現,找角色與戲的關係,繼而找毛病;有人NG時,趕快找劇本,在亂軍中迅速地再自我複習,那真是亂中而能有定,狼狽而不失尊嚴。還要在經年累月的精力極限狀態裡找到抗壓、舒壓,乃至無壓的方法,「無壓」大概不太可能,那只是長期演員生涯中,偶而出現的一點珍貴的感覺而已。

我就是一個喜歡改台詞的演員

表演工作是很難「老王賣瓜」的,觀眾自有日久見真章的雪亮,所以閒時與各種類型的觀眾聊聊天,都經常讓一個演員受用很深,端看你去不去發掘、調查和反省了。

電視劇劇本,有許多地方是應該不斷地被導演、編劇、演員等劇組人員討論,或刪改。我尤其不喜歡碰到堅持不肯改自己劇本的電視編劇,我甚至不清楚他到底是要保護觀眾,還是保護他自己,如果你的劇本好看又好演,自然不會有人想多事去改動它,在電視劇的領域裡如果固守不准變的態度,非常可惜而不一定有用。

好,我就是一個喜歡改台詞的演員,當然要在大家公認不是「老王賣瓜」的動機下,適當地提出改變的台詞,那不能算是「脫稿演出」,「脫稿」是很嚴重而不易討好的行為,反正屬於「脫」的事情都是不能輕率的。

年輕時經驗不夠,大多只改一些虛字,或幾個語助詞等,目的是使自己的表演能稍微流暢一點。漸漸地年齡大了,膽子也大了,捕捉感覺的能力也稍稍加多了,就開始提出更多自己對全劇或角色的一些意見。這時候就要小心,得罪人往往就是在這時候,而且很容易一得罪就是一輩子,等你這短處都改過來了,別人還是無法忘懷你當年那付壞樣和不懂得溝通的嘴臉,事後你自己應該還會承認!真慘!

這幾年,年齡大概是真的大了,改起劇本來,幾乎自由自在地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可是導演和老闆還都歡迎你改,真是改得手都軟了,不想改了,可是就這樣算了嗎?不行啊!總覺得對不起角色,對不起觀眾,對不起酬勞啊!好吧!在不影響作人的原則下,能改就再改吧!

愈老愈能透過角色演出自己的內在

在舞台上的表演,近年也大有不同,不是改台詞,而是清楚地發現自己的體力,好像秋天落葉般,自由地下降;記得四十四歲前,在表演工作坊演的最後一齣義大利鬧劇《一夫二主》,一齣能累死人的戲,從頭到尾故意不站直了演,隨時有一條腿都要彎曲地站著,可是當我演完了幾十場,一點都不覺得累,為什麼?有體力。

最近不一樣了,排練的時候,就開始找可以讓角色暫時鬆弛的地方,節約自己的力量,學習在舞台上「休息」。這種情形如果在台上被看出來了,是很不好意思的事情。但是相對地來說,一個演員如果能夠擅於這樣做,那是好的,人嘛!都會老嘛!老了好不容易戲演得稍有火候了,體力又不行了,那心裡會多不自在,雖然你還必須得自在。

真的,一個演員愈老,可能愈容易透過「角色」,把自己最內心、最隱密、最有趣的一些情感細節,堂而皇之地暴露出來,您想想,正值表演可以好玩,可以玩的時候,他沒了體力,那不是等於終於買了一輛法拉利,可以來好好飆一飆,但是卻再也沒有錢買汽油了?

或許終能湊出點錢,但是只能買二、三公升的油。您別笑我,大家都差不多,有人能愈老愈有體力的?所以買車幹什麼呀?賣車多好呀!我怎麼講到這兒來了?老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