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劇魅影》是兩廳院成立以來,洽談最費時、經費最龐大、動員最全面、技術也最複雜的一次製作!
《歌劇魅影》是兩廳院成立以來,洽談最費時、經費最龐大、動員最全面、技術也最複雜的一次製作!(林鑠齊 攝)
兩廳院達人 兩廳院達人

歌劇魅影 一堂震撼教育

去年秋天《歌劇魅影》啟售,六十三場次九萬多張票迅速銷售一空,許多民眾因為《歌劇魅影》第一次走進兩廳院,生命中留下美好的藝術回憶,是我們所獲得最珍貴的禮物。

文字|李惠美、鄭淑瑩
攝影|林鑠齊
第160期 / 2006年04月號

去年秋天《歌劇魅影》啟售,六十三場次九萬多張票迅速銷售一空,許多民眾因為《歌劇魅影》第一次走進兩廳院,生命中留下美好的藝術回憶,是我們所獲得最珍貴的禮物。

三月十二日夜晚十點,外頭是冷颼颼的初春低溫,燈火通明的國家劇院內,舞台上下卻是熱烈沸騰。在觀眾的喝采歡呼下,《歌劇魅影》全體演員深深四度鞠躬,為台灣六十三場演出畫下完美句點。有欣悅,也有不捨,有辛酸,也有成長;而對兩廳院來說,也終於鬆了一口氣──這堂長達兩個月的「震撼教育」終於要結束了。

兩廳院有史以來最龐大繁複的挑戰

為什麼是「震撼教育」呢?簡而言之,《歌劇魅影》是兩廳院成立以來,洽談最費時、經費最龐大、動員最全面、技術也最複雜的一次製作!早在一九九五年時,兩廳院便有意爭取《歌劇魅影》來台演出,卻因技術繁複及預算過高而作罷。二○○三年,在天時地利人和的良機下,終於拍案敲定《歌劇魅影》來台演出,展開這次難能可貴的合作。

《歌劇魅影》堪稱史上最豪華的音樂劇製作,一連串的數字紀錄令人咋舌——每場演出使用了兩百三十套服裝、動用十四個服裝助理,舞台上使用了一百二十個電腦設定程式以及特殊設計的二行程馬達,以協助重重機關及二十二個場景變換;還有使用兩百五十公斤乾冰、十台燒煙機、三台設定上百個音效cue的電子琴、重達一噸的水晶吊燈、近兩公尺高的天使雕像……等,通通空運來台,越洋四十呎貨運多達二十二個。

如此複雜的舞台、佈景、機關、技術,洽談簽約的繁複程度,想當然爾也是創紀錄。二○○四年簽訂合作總約後,陸續還有服裝、技術、宣傳、佈景等二十多個子約,等著一一翻譯、交涉、簽署,著實令人大開眼界,也佩服他們對於製作流程的分項謹慎。跨國合作牽涉層面廣,節目企劃部第一次必須請來專業的會計師及律師,協助處理相關的稅賦與法律問題;《歌劇魅影》同時也創下戲劇演出隨團工作人員最多(超過一百人),工作時間最長(超過兩個月)的紀錄,光是申請工作簽證及安排生活住宿,也花掉不少力氣。

兩廳院的試金石,回饋觀眾世界一流演出

光是前期作業就這麼辛苦,更遑論演出後,每晚面臨演員們水土不服的即時照料、水晶燈會不會掉下來、還有處理觀眾投訴的各種突發狀況及心理煎熬。甚至還有同仁笑說,「作完魅影這一檔,幾乎變成台大醫院通」,帶著國外演員及技術人員掛遍腸胃科、耳鼻喉科、骨科、家醫科,已成了她每天的例行工作了。

這麼辛苦,為什麼還要作《歌劇魅影》?一方面,《歌劇魅影》藝術品質高、觀眾號召力也夠,對法人化之後的兩廳院而言,是開發表演藝術市場、挑戰營運績效的試金石。再者,《歌劇魅影》製作成本高達三億,兩廳院有能力在合理利潤的支持下,以合理票價嘉惠國內觀眾;而環視國內表演場地,也唯有國家劇院的專業場地足以應付《歌劇魅影》的複雜技術,勇於接受挑戰,捨我其誰?而最終服務目的,當然是回歸到觀眾本身──能在台灣土地上,欣賞世界一流的經典演出!

去年秋天《歌劇魅影》啟售,六十三場次九萬多張票迅速銷售一空,許多民眾因為《歌劇魅影》第一次走進兩廳院,生命中留下美好的藝術回憶,是我們所獲得最珍貴的禮物。轉眼間半年過去,過去擺滿後台走道、印有魅影標記的道具與機關,如今也已成功身退,重新打包運往下一站演出的香港;走在空蕩蕩的舞台上,還真叫人有點不習慣。

「魅影」男主角enjoy playing令人感動

飾演「魅影」的布萊德.利托(Brad Little)曾經跟我聊到:「大家都問我演了兩千次魅影,會不會煩?如果說是working肯定煩!但我enjoy playing,永遠在舞台上尋找新的樂趣。」面對看似千篇一律的工作,永遠保持嶄新的心情,懂得去尋找新的挑戰及享受,深深感動了我,也為這次的合作經驗下了最好的註腳。回想著演員們以多麼認真的態度詮釋每場演出,以及關於舞台技術、製作流程、行銷操作、財務管理上整套know how的移植與學習,這一堂「震撼教育」上得真的值得!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李惠美
美國伊利諾州大學教育公學碩士,
現任國立中正文化中心節目企劃部經理。
在兩廳院還是管理籌備處的時代即已任職,迄今已有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