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南柯》中,小生楊汗如將唱出夢裡夢外二十年的青春與蒼老。
《戀戀南柯》中,小生楊汗如將唱出夢裡夢外二十年的青春與蒼老。(陳建仲 攝)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經典變形記

湯顯祖用水磨調理的科幻奇想 人蟻戀的虛擬實境 《戀戀南柯》的佛理.愛情

作為戲劇故事題材的夢境,如同網路虛擬遊戲或科幻小說電影,其虛擬世界或夢境必然是「可控夢境」。以此看來,《南柯記》無疑是一部虛擬實境的「類科幻劇」。劇中主角淳于棼彷彿是在「遊戲主持人」契玄禪師的操控下,進入了一個虛擬又真實的夢境中,談了一場難分難捨的人蟻戀。

文字|沈惠如、廖俊逞、陳建仲
第167期 / 2006年11月號

作為戲劇故事題材的夢境,如同網路虛擬遊戲或科幻小說電影,其虛擬世界或夢境必然是「可控夢境」。以此看來,《南柯記》無疑是一部虛擬實境的「類科幻劇」。劇中主角淳于棼彷彿是在「遊戲主持人」契玄禪師的操控下,進入了一個虛擬又真實的夢境中,談了一場難分難捨的人蟻戀。

2006新點子劇展—1/2Q劇場《戀戀南柯》

12/1~2  7:30pm 

12/2~3  2:30pm 

台北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2007/2/9〜10  2:30pm

宜蘭傳藝中心曲藝館

INFO 02-33939888

在寫完《牡丹亭》之後,湯顯祖試圖用佛理點明愛情(包括世理人情)的虛幻本質,然而在閱讀完湯顯祖的文本之後,非但感受不到「悟道」的明徹,反而覺得身陷情關而無法自拔,究竟是湯顯祖的領悟不夠透徹,還是愛情本就難以超脫,「一點情千場影戲,做的來無明無記」?

湯顯祖的入夢、情著與破繭而出

湯顯祖的《南柯記》取材自唐代李公佐的傳奇小說《南柯太守傳》,主要的內容、情節幾乎沒有更動,只是在架構上把夢中蟻國女子所云上巳日觀舞、孝感寺聽經等事件以實筆寫出,並創造瓊英郡主替妹選婿的情節,最後當淳于棼醒來發現一切皆是夢時,回頭去找講經的契玄法師,替夢中蟻國超度升天,自己則頓悟出家。契玄禪師在此劇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類似一個「設局者」,最後「請君入甕」,度化了淳于棼。其實小說原有的寓意非常明顯,在傳奇原文的最後寫道:「貴極祿位,權傾國都。達人視此,蟻聚何殊。」亦即希望這個故事能成為竊取官位之人的借鑒,一切都是偶然,就跟螞蟻聚在一起一樣,沒有什麼好炫燿。

湯顯祖顯然不以這樣的意涵為滿足,《南柯記》將契玄法師設為框架,首尾呼應,立即將小說翻轉,成為一個參透世事、悟道成佛的宗教劇。而《南柯記》裡的夢也就不能只是一場夢,它是劇作家跳脫現實生活來俯視社會人生的一個全新視角,藉由夢的迷離幻境,交織著禪理,並透過一段愛情故事來體現世界萬象、因緣生滅都是空幻。如果說,「入夢」是點醒淳于棼的一個手段,那麼第八齣〈情著〉就是一個誘餌,要讓癡情的淳于棼心甘情願地墮入陷阱,並在最後一齣〈情盡〉中破繭而出。

禪師手中的遊戲開關,是真耶!或幻耶?

夢境是一個虛擬世界,就像真實世界一樣擁有萬物,從日月星辰到一草一木皆是如此,人們可以置身其中經歷任何事物、享受任何生活,儘管這個世界並不存在,或者說,不曾真實存在過。

虛擬世界常會引發一個富有哲思的問題,即何為真?何為幻?這個問題早在莊子書中就已提出。莊周夢蝶,醒來後不知是莊周夢到蝴蝶,還是蝴蝶夢到莊周,可知夢境自古便是吸引人類思考、引發哲人探索的虛擬世界。以《南柯記》來說,其夢境並不像真正的夢那樣虛幻離奇(如人會飛、人事時地物混淆等等),而是十分真實,夢中的一切經歷確曾發生過(如醒後證實確有蟻國,還可超度蟻魂等等),反倒是醒來後發覺做夢這件事十分荒誕,於是到底夢境是真是幻?現實是幻是真?在這齣戲裡,構成了一場奇妙的辯證。

作為戲劇故事題材的夢境,如同網路虛擬遊戲或科幻小說電影,其虛擬世界或夢境必然是「可控夢境」。以此看來,《南柯記》無疑是一部虛擬實境的「類科幻劇」。契玄禪師慧眼獨具地選中了淳于棼作為「了此公案」的關鍵人物,而淳于棼果然「不負期望」,在禪師試圖用鸚鵡叫「蟻子轉身」點醒他時,他竟然聽成「女子轉身」,於是被招去蟻國當駙馬,而這「蟻子轉身」,就好比先知手中的遙控器開關,操控、主導著這段奇遇。

癡人執迷不悟的人蟻戀

在契玄禪師啟動「蟻子轉身」這個開關後,淳于棼進入了一場富貴人生的遊戲,而當契玄禪師點出機關所在,淳于棼仍兀自陷入情障,最後被契玄的無情劍劈開,看似結束了一場遊戲,回到現實,實際上那個教淳于棼戀戀不捨的感情才是癡人執迷不悟的關鍵。

所以撇開宗教不談,淳于棼的夢境可能是一場富貴春夢,引領他入夢的不一定是禪師,可能是個神秘人士,或許是玩笑,或許是寓言警語,一場夢幻般的人蟻戀就此展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劇場變形

人生如夢,Play or Die

《戀戀南柯》大唱崑曲KTV

文字 廖俊逞

導演戴君芳、裝置藝術家施工忠昊和崑曲小生楊汗如的組合,讓傳統崑曲在現代劇場撞擊出難以逆料的精采火花,在前幾齣作品《柳.夢.梅》、《情書》、《小船幻想詩》中,均以「空間」為切入點,展現崑曲唱腔本質之外,更讓「崑曲文本」與「裝置藝術」產生對話。而這回,戴君芳說,她將從文本下手,脫離《南柯夢》原有的故事框架,解構線性的敘事線條,以倒敘手法,交錯回憶與現實,舖陳「情著、情迷、情幻」的如夢之感。

《戀戀南柯》以生丑互動為主軸,小生楊汗如唱出夢裡夢外二十年的青春與蒼老、李易修演出丑角山鷓,前者主述夢境、後者插科打諢,蟻國公主更由小劇場資深演員Fa反串登場,減輕了湯顯祖原著的度化氛圍,代之以幽默情境與自嘲意味。在裝置藝術上,為切合「一點情千場影戲」的主題,將以施工忠昊的旋轉蹺蹺板搭配投影幕及卡拉OK機,營造出有如「走馬燈崑曲KTV」的氛圍,趣味中滲透出荒涼感,呈現劇中人為愛奔走、擺盪在「有情」與「無情」間的人生困惑。

戴君芳表示,之所有會有崑曲KTV的構想,主要希望讓崑曲更生活化、更接近觀眾,讓演出能連結觀眾跟舞台上的情感,思索戲、夢以及真實人生的三方辯證,最終要表達的,無非是一場人生幻夢;但,後設版的《南柯夢》卻要以Play or Die的遊戲精神來擁抱這場幻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