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滸傳》中,林奕華正中切入「男人要什麼」。
在《水滸傳》中,林奕華正中切入「男人要什麼」。(林鑠齊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男幫愛慾.水滸傳/林奕華評注

當梁山泊英雄遇到變色龍林奕華 反英雄 上梁山 水滸男兒的矛盾激戰

舞台劇《水滸傳》,將展演三大主題:男人的社會壓迫,男人心中的矛盾,及男人之間的義氣。在《水滸傳》中,他正中切入「男人要什麼」。男人所受的壓迫總是來自於權力——階層體制對男性身分地位與功成名就的迫力,及男性的「不能失敗」。飾演水滸角色的九個男人,不論階級高低,都在承受壓迫,焦慮與挫折充塞其中。

文字|周倩漪、林鑠齊
第168期 / 2006年12月號

舞台劇《水滸傳》,將展演三大主題:男人的社會壓迫,男人心中的矛盾,及男人之間的義氣。在《水滸傳》中,他正中切入「男人要什麼」。男人所受的壓迫總是來自於權力——階層體制對男性身分地位與功成名就的迫力,及男性的「不能失敗」。飾演水滸角色的九個男人,不論階級高低,都在承受壓迫,焦慮與挫折充塞其中。

《水滸傳》

2006/12/23、28   7:30pm

2006/12/24  2:30pm

2006/12/31  9:00pm

台北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英雄不流淚,英雄愛美人,英雄不低頭,英雄愛江山。古今歷來,種種關於英雄的光榮傳說,到了林奕華手裡,分崩離析。

林版《水滸傳》裡的英雄好漢們,膽小、愛哭、怕水、反智。從林奕華的眼光透視這部中國四大文學名著,他看到悲劇英雄,失敗的英雄,孤獨的英雄,而且,英雄男子對女人愛恨交加,最後在慾望與恐懼夾纏中,殺死女人。他說:「速食消費文化的現代,英雄已死。」

這不是個要重新拼貼英雄完整圖像的故事,相反的是,林奕華將男人拆成一塊一塊,橫切豎割,發現「男人的內在矛盾非常多」。

什麼是梁山?

一切要從「逼上梁山」開始說起,這四字,是《水滸傳》的主要精神。在施耐庵筆下,北宋末年的水滸好漢,受著官府壓迫,齊集梁山泊反抗行義。時至當代,社會中各式各樣的人同樣因著權力逼迫,上了自己的梁山。

什麼是梁山?林奕華沒有選擇搬演那充滿野林草莽氣息的古籍場景,將它搖身一變,成了摩登都會版。從原始版本的精神病院權力關係,到版本二的廚房場景,每個男人就像一道道色澤口感紛異的菜,至目前版本的九男三女身著光鮮亮麗、充滿時尚感的造型服飾,進入企業機構,競爭CEO高位。在過程中,權力體制對員工遂行種種不人性不合理的剝削與要求,他們會順著遊戲規則和制度走?還是起而反抗?於是,「梁山」變身為高級豪華的企業大樓,男男女女在此上演一場都會職場求生錄,人性種種正邪善醜質素從內爆發,從外激化……。

作為現代戲劇的《水滸傳》,梁山是權力高峰、社會地位,現代人在資本市場與媒體的洗腦沖刷下,對身分位置和品牌高下有著更巨大的焦慮,這不安感將人們逼上了無止盡的向上攀登及追求。「水滸傳裡的主角自己是自己,他們說喝就喝,說走就走;我們則是父母的、老闆的、媒體廣告眼光下的人,我們的存在依靠你所擁有的消費品,比起古代人,我們更沒有安全感。」因此,「逼上梁山」產生另一層微妙的意義,林奕華詮釋:「在社會中被逼迫向上,同時也是逐步逼近自我,那可能是個自我否定的過程,你可能會發現一個先前不可看到的、不敢接受的自我。」

如何地形於外而蘊於內啊,這位非常林奕華。

《水滸傳》裡充滿著失敗的男人!

舞台劇《水滸傳》,將展演三大主題:男人的社會壓迫,男人心中的矛盾,及男人之間的義氣。在《包法利夫人們》裡,林奕華探討「女人要什麼」;在《水滸傳》中,他正中切入「男人要什麼」。男人所受的壓迫總是來自於權力——階層體制對男性身分地位與功成名就的迫力,及男性的「不能失敗」。飾演水滸角色的九個男人,不論階級高低,都在承受壓迫,焦慮與挫折充塞其中。「人們會羨慕水滸英雄的豪氣,但沒人會想經歷他們的遭遇,《水滸傳》裡充滿著失敗的男人。」林奕華說道。

而外在壓迫與內在矛盾總是一體兩面,男性自我價值觀的衝突擺盪,投射出來即是社會爭鬥。「並不是人與人在鬥,而是自我的不同部分在鬥。」林奕華說明。例如為了生存,在電影《無間道》中是以臥底、掩藏的方式擺放自我,在求存的路程中,何時是被壓逼著走,何時是自我選擇,林奕華於是問:「在其中,我們的自由有多大?」有趣的是,梁山泊英雄透過己身犧牲受難、亦使他人吃苦的歷練,而後通曉自我的全貌,完成悲劇性命運;周星馳電影的始於草根而後一飛沖天,揭示的卻是當代人對做英雄的懼怕:誰想要那個痛苦的歷程,經歷那麼多挫敗,看到這麼多自己的不足?不如省略過程、掙扎、與不被理解的孤獨,直接享受成果,以「反英雄」獲致英雄的成功光環。

架構在舞台上的賽局

男人義氣與男女情慾在劇中是另一強烈對比,前者二話不說,後者能砍就砍,維護男性情誼的固若金湯。《水滸傳》原著中英雄殺了許多女人,愛恨交織反映的是男性對慾望的恐懼,兒女情長的愛慾深深危及自我中心的男性氣概。幾場戲演出了如同《台灣霹靂火》式的男女撒潑衝突。三位女主角靈感取自基督教之三位一體,在林奕華劇作以烈女、貞女、豪放女的憤怒之慾、柔順之慾、與主動之慾來挑戰男人的神經,社會的禁忌。林奕華一方面好奇:「男人為什麼這麼怕女人?」另方面指出現代女人的弔詭處境:「女人的晉升管道和機會變多,在內心卻不安,總覺得自己像做錯了什麼。」

所以林奕華回到塑造男人與女人的典型,回到四大經典,從《水滸傳》起頭,將陸續挑戰《西遊記》、《紅樓夢》、《三國演義》,穿梭古今,揭露中國人如何看待男人、女人、神話、與權力的諸般變貌。他說:「我會設計一個遊戲,就像電玩的RPG,每個演員都進入角色扮演遊戲,不到最後一刻,不知道自己會成就出什麼。」

說穿了,變色龍林奕華邀請觀眾一齊參與這場賽局,賽局裡,每個人行著自己的英雄或反英雄路,面對隨時滑移隨時拆解的未知命運——矛盾,生存,然後探觸自我的堅硬或千變萬化。就如你現在所看到的《水滸傳》版本,我們誰也不知道,至布幕拉開的那一刻,所有場景還是不是原來的面貌;英雄,與自己,到底會走到多遠的曠野。戲劇與人生相識數千年,相隔一瞬間。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水滸傳》的狠角色與真性情

文字整理 周倩漪

九大型男

他們之間亦敵亦友,他們的個性亦正亦邪,亦黑亦白。檯面上與檯面下的水滸傳角色,什麼是英雄,什麼是矛盾,且聽林奕華或他們自己,如何說。

1.城市森林豹子頭林沖──盛鑑

京劇界明日之星,當代傳奇劇場青年文武老生演員。演出作品《等待果陀》、《慾望城國》等。

「在角色扮演的戲中,我們都只是想要往上爬的英雄,不知道未來會活著還是死亡,成功,或是失敗……」(盛鑑)

2.怕水浪裡白條張順──張孝全

「金馬」「金鐘」雙料入圍,跨足電影、電視與舞台劇。演出電視劇《孽子》、電影《盛夏光年》等。

「在《孽子》裡,這麼猛的人,怎能演出那麼弱的角色?他具有相當個人化的特質,如果調頻到他的共鳴處,他就會散發很強的能量。」(林奕華)

3.色盲花和尚魯智深──朱宏章

以《如夢之夢》五號病人一角竄紅之劇場界實力派演員。演出作品《威尼斯雙胞案》等。

「身為年近四十的男人,我並不太常意識到自己已經是個中年男子。再細想,自己的不意識或許是一種對壓力的逃避。幾乎沒將英雄這兩個字跟自己擺在一起過,真要說的話,我盡力把可能的遺憾降到最低。」(朱宏章)

4.要來不來及時雨宋江──時一修

表坊《暗戀桃花源》中飾導演一角。演出作品《台北再見》、《愛在星光燦爛》等。

「我仍是個遊走在男性與男人之間的自覺體,拒絕為任何古墓派的性別行為教條做背書與實踐!甚者,我討厭做英雄,也不相信世界上有人喜歡當英雄。怎麼?還嫌身上的標籤不夠多嗎?那是內在最孤獨、最沈重的一塊了。」(時一修)

5.八點檔霹靂火秦明──李建常

跨足劇場、電視,外表坊時驗團團長,編導演三能的資深帥哥。演出作品《新世紀,天使隱藏人間》等。

「平常的他,是剛強硬朗而男性化的,但有時,溫柔的一面也會跑出來。他像老大,但又蘊藏著較不為人知的多種面向。」(林奕華)

6.膽小拼命三郎石秀──王耀慶

電視喜劇演員。演出電視劇《太陽花》、《女生向前走》等。

「他非常亮,聰明而富分析能力。他像中國的湯姆.漢克斯,和善又尖銳。可以想像他飾演《六人行》般的情境喜劇,既人性化又有幽默感。」(林奕華)

7.反智智多星吳用──韋以丞

劇場新生代之多才型演員。演出作品《他和他的兩個老婆》、《張愛玲,請留言》等。

「我喜歡音樂陪伴,這樣所在的地方才不會覺得空盪;害怕安靜嗎?不怕。但是我怕達不到期望,不論自己的或別人的──我正努力掙脫這種束縛。能夠快樂地朝自己的目標生活著,就是個英雄。」(韋以丞)

8.愛哭笑面虎朱富──莫子儀

即將以《一年之初》跨足電影界。演出作品《包法利夫人們》、《班雅明做愛計畫》等。

「我是一個太細膩太敏感,心思太像女人的男人,所以有時麻木不仁讓我感到痛快,背叛自己似乎可以得到暫時的解脫。矛盾,和很多人一樣,所以這些種種集結在身上,剛好不成問題。」(莫子儀)

9.美白不成黑旋風李逵──張翰

電影演員。演出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藍月》、《雙瞳》等。

「我是一個矛盾的代名詞。喜歡自由,卻怕寂寞。對於環境有一種特殊的敏感,這也使我常常處在一種抽離的狀態,來看所發生的一切;另種角度來看,我容易受到環境影響。在這一點,我不認為自己是英雄,應該是狗熊吧!」(張翰)

三大靚女

她們是烈女、貞女、豪放女,她們又互換角色,三位一體。男人心中的愛或恨,女人眼中的神聖或邪惡,她們大膽說自己。

1.烈女──林鈺玲

林奕華《包法利夫人們》演員之一。演出作品《百年孤寂》等。

「所有不能被滿足的,都將成為慾望;所有被壓抑的慾望,將成為更大的慾望。身分是限制,卻也是一項方便的利器。男人,女人,男人中的女人,女人中的男人,非男人,非女人,種種壓迫和展露都來自他人的目光,在這方面,男人和女人有著同樣的命運。」(林鈺玲)

2.貞女──周品辰

陳國富電影《雙瞳》,華視偶像劇《舞動奇蹟》演員。演出作品《如夢之夢》等。

「我記得小時候,媽媽總在耳邊跟我說八百個如何才會是一個像樣的女孩,我一直唱反調。我總覺得我像個少男,卻有一個女人的身體;我擁有無可救藥的浪漫情懷,也發展出高度的理智……這樣的掙扎總是讓我感到挫折,我還在練習跟它們相處。」(周品辰)

3.豪放女──謝盈萱

三立偶像劇《愛情魔法師》演員。演出作品《道德神精》、《包法利夫人們》等。

「一個表演,往往是找尋自我出口的戰場,但也是迷失自己的捷徑。接受完掌聲後的那幾天,總是在嚮往不平凡跟接受平凡兩者間很劇烈的拉扯跟擺盪。過與不及都會成為疾病,一種在人群中會讓你有強烈疏離感的疾病,但這卻會讓你有種莫名的、背叛人群的快感。」(謝盈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