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齣「沒有明星、只有演員」的全表演呈現。
這是一齣「沒有明星、只有演員」的全表演呈現。(黃威彬 攝 城市故事劇場 提供)
戲劇

到了一把「濫情」的年紀!

這是一齣「沒有明星、只有演員」的全表演呈現。演員黃健瑋、謝俊慧與謝盈萱的許多表演細節,展現了角色的深度與說服力;而全體演員誠懇、真摯和自然的詮釋,讓這一個看似簡單卻關係複雜的故事,完全立體。

這是一齣「沒有明星、只有演員」的全表演呈現。演員黃健瑋、謝俊慧與謝盈萱的許多表演細節,展現了角色的深度與說服力;而全體演員誠懇、真摯和自然的詮釋,讓這一個看似簡單卻關係複雜的故事,完全立體。

城市故事劇場《明天我們空中再見》

1/26晚場  台北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走出劇場的時候,我仍然慶幸著:有多久沒能在劇場裡看見一隻活生生這麼可愛的狗上台……表演「一動也不動」!?

長年「駐紮」北藝大戲劇系教學的傳奇演員林如萍,首度離開校門執導知名演員金士傑於蘭陵劇坊時期的劇作《明天我們空中再見》,對LKK的我來說,是件值得期待的新鮮事──雖然金士傑的本尊同一時間是在千人國家劇院裡參與商業劇場製作的演出,而《明》劇如同學校製作的規模,如此委曲、儉約得讓人失落……。

下半場「床戲」堪稱表演經典

為了避免花太多力氣去批評目前台灣中小型劇場「被夾殺」得幾乎毫無生存空間,我反覆閱讀發行劇本後附註的首演資料與現在這齣戲節目單中的姓名,交相對照,同時,也戰戰兢兢、滿心期待這齣戲所有的年輕演員,能夠有更上層樓的表演空間。說真的,我們再也不能天真地走回過去的「蘭陵」時代;也許出自製作條件限制,或是對於「經典」的尊崇,導演林如萍並沒有大膽地「更新」《明》劇背後的詮釋精神──例如,主角謝俊慧似乎是以忠於首演版本主角李文媛低調、放空的個性氣質,來執行這次的演出──我從大部分年輕演員的外在表現,看見了過去表演者的影子。慨嘆一個時代又過去了,當然也難免回到懷舊、濫情的情緒裡。

不知道是否是導演刻意處理,《明》劇上半場的舞台走位調度,均明顯置於上舞台的區位,也可能是首演的關係,在故事開始倒敘的前幾場,全劇氛圍隨著女主角的心境詮釋,顯得冷慢而疏離。舞台設計以X形的軌道,用四道左右的透明黑幕區隔敘事空間;中間的交會點,是對全劇導演概念的實踐。不過部分場景的意象和幻覺處理,跟全劇寫實的敘事風格,顯得有點格格不入地尷尬;比如一無所有的男主角阿海家;或是所謂的大樓頂樓和山頂上。此外,即使導演特別安排了劇中男、女主角僅有在「交會」的時候相處,才以開闊的舞台畫面呈現,但過於冷調和疏遠的表演距離,似乎讓我較難入戲,有點可惜了難得的「交會」,甚至妨礙了我對男、女主角為何如此刻骨銘心的理解。

不過到了下半場幾場精采的「床戲」,除了距離拉近了之外,每場對所謂「寂寞」、「孤獨」不同關係的註解和呈現,堪稱表演經典!教人激賞!從嘟嘟和烏龜在互動中因為誤解而進展感情、成華和小女人彼此以缺陷的心靈相互安慰,和最後男主角小海因為愛欲失落、無法面對自己而一時酒醉和女主角的妹妹發生點到為止的「關係」等等,這部分的表演幾乎完全凸顯了劇作精采的優點。

演員詮釋誠懇真摯

這是一齣「沒有明星、只有演員」的全表演呈現。演員黃健瑋、謝俊慧與謝盈萱的許多表演細節,展現了角色的深度與說服力;而全體演員誠懇、真摯和自然的詮釋,讓這一個看似簡單卻關係複雜的故事,完全立體。故事雖然說的是「太陽和月亮」永遠無法相遇的愛情悲劇,卻清楚呈現了浪漫動人的友誼。

作者以「情」行劇作結構,讓我看到多少在意「唯美」關係的性情中人,似乎永遠處於陷溺的想像裡;畢竟,有多少人能在對方搶劫之後,竟可以維繫這樣深刻的友情?!《明》劇讓我忘卻現實,沈溺對過去和朋友的懷舊……對了,那隻登場的狗,扮演的角色是女主角的寵物。真狗上台,真的難得。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