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新黑色》中,編舞家探勘天性和本能與周遭環境的相互震盪,各種價值觀中的情緒轉變及身體的動與靜。(台北藝術推廣協會 提供 )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他們的舞,是一場刺激的極限運動!

比利時終極現代舞團《新黑色》

第五度訪台演出的比利時終極現代舞團,將以新成員展現五月份剛剛首演的新作《New Black新黑色》,此作以歷經毀滅後的新生與演進為發想,凡德吉帕斯與舞者試驗挑戰身體延展的極致與可能性:「《新黑色》由舞者、樂手和我一起構想最初的主題,從身體的自我時序、靈魂的不朽、人類激情的危險性等觀點深入探究……」

第五度訪台演出的比利時終極現代舞團,將以新成員展現五月份剛剛首演的新作《New Black新黑色》,此作以歷經毀滅後的新生與演進為發想,凡德吉帕斯與舞者試驗挑戰身體延展的極致與可能性:「《新黑色》由舞者、樂手和我一起構想最初的主題,從身體的自我時序、靈魂的不朽、人類激情的危險性等觀點深入探究……」

比利時終極現代舞團《新黑色》

6/26~27  19:30 

6/28  14:30 

台北國家戲劇院

INFO  02-27728528

危險、煽惑、激情、張力,他的作品暴力而詩意,風格強勁卻又溫柔,情感與肢體的極限令人震撼無比。這是比利時終極現代舞團(Ultima Vez),成軍二十三年的歐洲頂尖現代舞團,藝術總監溫.凡德吉帕斯(Wim Vandekeybus)身兼編舞家、導演、演員、攝影師,此次率團第五度來台將演出二○○九年的最新創作《新黑色》nieuwZwart

將表演視為極限運動

比利時終極現代舞團成立於一九八六年,隔年一群年輕表演者企圖重新定義「舞蹈元素」,將危險與衝突元素搬上舞台:一名舞者將一顆石子丟擲到半空中,站在原地不動,直到另一名舞者推開他並接住石頭。媒體對於首作《肉身失憶》What the Body Does Not Remember如此形容:「利用編舞將身體作為情感的戰場,而且將表演視為極限運動。格鬥、極速衝刺、與野蠻的摔角競技將為新世代重新定義舞蹈的詞彙。」溫.凡德吉帕斯所領導的比利時終極現代舞團,作品中充滿著吸引與排斥的對立思想,將危險、衝突、力量、直覺、及災難等感官意象編織在演出中。「與現代舞團DV8的洛伊.紐森(Lloyd Newson)相似,喜歡探索人的內心黑暗面,然而溫.凡德吉帕斯的舞蹈融合驚人且極端的想像力及危險的肢體動作,對觀眾或舞者而言都相當精疲力盡。」國際媒體如此稱道。比利時終極現代舞團至今已累積十八齣舞作及十三部電影,儼然成為新世代比利時的文化代言人。

一九九九年,比利時終極現代舞團首度來台演出《非關慾望》In Spite of Wishing and Wanting;二○○一年表演《有關借來的人生》Inasmuch as Life is borrowed…,二○○三年帶來《騷紅》Blush,二○○五年則是《純淨》Puur。二○○九年是舞團全面換血的嶄新階段,凡德吉帕斯重新徵選七名年輕舞者,整合終極現代舞團的創作能量,新作《新黑色》即展現獨特的創作概念與表現手法。

最新舞作探討毀滅與新生

《新黑色》以歷經毀滅後的新生與演進為發想,凡德吉帕斯與舞者試驗挑戰身體延展的極致與可能性。「《新黑色》由舞者、樂手和我一起構想最初的主題,從身體的自我時序、靈魂的不朽、人類激情的危險性等觀點深入探究……」凡德吉帕斯探勘天性和本能與周遭環境的相互震盪,各種價值觀中的情緒轉變及身體的動與靜。

他說:「這部作品對我來說,就像在一幅畫裡調配出全新的顏色,在創作過程中,我不斷翻新原已熟悉的表演語法,像是和從未合作過的表演者共同創作,結合現場音樂演奏和一連串密集的說詞等。這樣的創作彷若展開一段未知的冒險旅程,而不僅只是單純傳達一個訊息或訴說一個故事而已。《新黑色》也像是進行一場重生儀式後的成果,人類自古原始本能始終勝過當代理性價值,引領著表演者。」在創作中期,凡德吉帕斯的小孩剛好誕生,一個新生命的降臨,呼應舞作主題:毀滅與新生、有限生命與靈魂不朽。音樂部分由比利時搖滾天團dEUS的吉他手Mauro Pawlowski譜曲創作,並協同兩位樂手現場演奏。Mauro Pawlowski擅長將民謠、龐克、爵士、Grunge(頹廢搖滾)曲風巧妙融合,舞者與樂手的音樂和肢體競技,更衝擊創作中對生命的變動、本質、極限的種種提問。

《新黑色》五月甫於西班牙巴塞隆納首演,六月即呈現國人眼前。溫.凡德吉帕斯說:「台北就如同我在亞洲的家,更難得的是可以在陪伴我們超過十年的觀眾群前再度演出。」熟靈魂與新世代的激撞將帶來什麼火花?在危險與重生中,身體繼續冒險……。

劇本書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橫跨舞蹈與影片的溫.凡德吉帕斯

一九六三年出生於比利時,曾和知名導演Jan Fabre共事兩年,一九八六年創立比利時終極現代舞團。一九八七年,溫.凡德吉帕斯創作第一部作品《肉身失憶》What the Body Does Not Remember,大受好評,獲得紐約貝絲獎。一九八九年溫.凡德吉帕斯在Centre National de Danse Contemporaine d’Angers擔任客座編舞家,創作Les porteuses de mauvaises nouvelles,此作為他得到第二座紐約貝絲獎。他同時是電影導演,如Roseland以比利時布魯賽爾廢棄二十年之久的電影院為舞台背景,舞蹈作品即在戲院前呈現,環境與舞作在大自然的天光中完美融合,Roseland於一九九一年得到德國法蘭克福的Dance Screen Award。無論是影片、舞蹈、或戲劇作品,溫.凡德吉帕斯每年均有新作,且屢獲大獎,包括一九九三年的電影Elba and Federico,於一九九四年布魯賽爾國際影展中獲得評審團大獎。

溫.凡德吉帕斯說:「其實我一開始是先對攝影及電影產生極大興趣,這部分後來逐漸和我目前的創作相結合。與導演Jan Fabre一起演出後,讓我有機會接觸到劇場藝術及舞蹈藝術領域。其後我投身個人創作,呈現方式定義為表演,而非局限於狹隘的舞蹈演出……所有舞台作品的呈現來自於我與表演者間的肢體接觸與律動,逐步創作完成。」而集結溫.凡德吉帕斯歷時二十三年拍攝的十三部電影,「舞.影之悸動」已於五月份在台灣登場,導演運用特殊剪接及運鏡手法等電影語言,幻化出舞蹈影像的極致視覺,搖滾巨星與天團如Frank Zappa、Pink Floyd、Talking Heads也在影片中迷幻獻聲。(周倩漪)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