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丁龐客劇團的小丑,不若明星丑角那樣譁眾取寵,而是真以發揮十八般武藝那樣,在舞台上盡心盡力。
沙丁龐客劇團的小丑,不若明星丑角那樣譁眾取寵,而是真以發揮十八般武藝那樣,在舞台上盡心盡力。(林勝發 攝 沙丁龐客劇團 提供)
演出評論 Review

擺脫了自戀與高姿態的小丑表演!

汽球與地攤偶劇場景呈現了小丑演員們在肢體之外的操偶表現,也許他們的操偶技巧不盡完美無缺,但「退居幕後」的謙謙風度,讓這整晚的演出增加了少見丑劇表演的內涵與深度。沙丁龐客劇團的小丑,不若明星丑角那樣譁眾取寵,而是真以發揮十八般武藝(儘管可能也不到十般)那樣,在舞台上盡心盡力。

文字|傅裕惠
攝影|林勝發
第203期 / 2009年11月號

汽球與地攤偶劇場景呈現了小丑演員們在肢體之外的操偶表現,也許他們的操偶技巧不盡完美無缺,但「退居幕後」的謙謙風度,讓這整晚的演出增加了少見丑劇表演的內涵與深度。沙丁龐客劇團的小丑,不若明星丑角那樣譁眾取寵,而是真以發揮十八般武藝(儘管可能也不到十般)那樣,在舞台上盡心盡力。

沙丁龐客劇團《五個小丑與一張椅子》

10/20  台北市牯嶺街小劇場

假使我不見這五個小丑身後的「風景」,那麼一定會沈溺於眼前舞台浪漫美好的一切!渾然不覺這齣戲標題中這唯一的一張椅子,究竟獻給誰?

五位名不見經傳的年輕演員,四個月來承受鋼石般的壓力與磨練,培養了彼此緊密的默契,讓我第一次在台灣國內觀賞小丑表演時,完整感受到他們投入的誠意與精準的能量,迥異於過去我曾遭遇表演者宛若明星般的自戀,或是地位高於觀眾的姿態。

所以,「我」能微笑地坐著,享受著被取悅的寵愛。

親密空間讓肢體喜劇不落俗套

編導將這場表演,虛擬為「苗栗藝文中心」的晚會活動;在觀賞幾個段落之後,台上、台下密集的交流,融化了虛擬時空的隔閡與突兀。這麼迴避了直接面對觀眾的挑戰(比如就以當時當下的發生,作為觀眾與小丑的現實)固然可惜,但顯然「保護」了這批年輕演員初試身手的尷尬與陌生;隨著演出時間推衍,觀眾逐漸熟悉他們不同的角色個性,自然喜愛小丑演員的舉止行為。不過,上半場的幾個段落仍有刻意之嫌,像是「節目主持人笨拙的開場」、「配角插花搶戲」、「電視購物行銷」與接近中場前那段行禮如儀的道具整理,演員無法全然放空,無法讓情節動作隨時具有飽滿而未知的新鮮感或自然再現「發現」事物的當下,使得像我這種較為挑剔的觀眾,心裡多了幾重負擔而無法開懷暢笑。

親密的空間,讓幾場小品肢體喜劇,多了不落俗套的歡樂與趣味;諸如HipHop歌舞表演、口風琴與笛子的合奏與模仿電影《不可能的任務》的一段警匪動作想像,驚鴻一瞥的創意都在其中發揮最大的功用;當下急迫的危機,透過小丑的急智或偏執,意外展現小丑演員的歌舞、肢體或音樂上的才華——儘管我仍盼望有更高難度的動作發揮、更峰迴路轉的即興演奏或是更高潮迭起的畫面分解,但整體展現集體創作的誠意和努力,應該都在觀眾的笑聲裡,獲得回饋。下半場的表演也不是那麼「毫無瑕疵」;例如「男女相會」時刻意拿女演員(暱稱小屁)的身材尺寸,大作文章,像是一揮掌,可能就讓男演員咳嗽不已等橋段,不但老套,而且這位女丑也不具戲裡誇大的形象(也許是不夠壯碩),看起來似乎有點造作——不過我得承認,女演員的親切可人,以及男演員全心投入的呼救和翻滾,稍微「弭平」了這段戲的遺憾。

不譁眾取寵在舞台上盡心盡力

汽球與地攤偶劇場景呈現了小丑演員們在肢體之外的操偶表現,也許他們的操偶技巧不盡完美無缺,但「退居幕後」的謙謙風度,讓這整晚的演出增加了少見丑劇表演的內涵與深度。沙丁龐客劇團的小丑,不若明星丑角那樣譁眾取寵,而是真以發揮十八般武藝(儘管可能也不到十般)那樣,在舞台上盡心盡力。劇終前那場讓觀眾和台上演員們玩翻了的七彩混戰,一面解放了觀眾正襟危坐的旁觀矜持,同時,也默默呈現著小丑專注投入的表演精神——場中央留有一位在混戰中仍堅持左、右手不斷投球接球的男演員,這美好而堅持的一仗(對沙丁龐客的年輕團員們而言)在台上、台下「打得火熱」的互動裡,劃下了精采的句點(或說驚歎號)。

欣見沙丁龐客劇團的小丑們,擺脫了格局與想像的局限。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