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舞蹈

五十歲的價值

首次,資深舞者的丰采不再是炫人,而是加分、人生真實的反射。台上的恩、怨、情、仇,年輕舞者的加入也極重要,一方面顯出資深舞者的風華,一方面也如骨肉般,填充起故事。每位舞者在自己和角色間,勇敢、盡力地演好自己的part。

 

文字|鄒之牧
第206期 / 2010年02月號

首次,資深舞者的丰采不再是炫人,而是加分、人生真實的反射。台上的恩、怨、情、仇,年輕舞者的加入也極重要,一方面顯出資深舞者的風華,一方面也如骨肉般,填充起故事。每位舞者在自己和角色間,勇敢、盡力地演好自己的part。

 

台北越界舞團《越界15─時光旅社》

1/8~10  臺北藝術大學展演中心舞蹈廳

越界十五週年的「時光旅社」,是難得的、舞台元素共治一爐的美好展示。創團元老吳素君、葉台竹、鄭淑姬,加上同樣年過五十的張曉雄,外加林克華的藝術指導與洪麗芬的服裝設計,是自曼菲逝世之後,越界最完整的一次舞台呈現,也是場難得一見的、向後生展示的「Senior力」的大comeback。

獨特服裝凸顯角色面貌,老少舞者演出恰如其分

首先必須要一提的,是久違舞台的洪麗芬的服裝!這位同樣早年為雲門效力的設計師近年揚威法國,在這場表演中,藉著她獨特的剪裁造型,第一個人物正式出現的畫面即為作品多少定了調。雖然初始吳建緯囿於角色紅色橫紋條子的花衫和唸白的方式,以及那飛來飛去飄忽的字幕,有著黎煥雄先前導演幾米歌舞劇時試圖營造的「神秘氣氛」,但隨著舞的溫柔展開,舞/劇迅速有了自己的聚焦,我們也益發可以看見洪麗芬那看似「唐裝」、卻清楚有著法國頑皮、不羈的性格,在偌大的舞台上煥發出的幽默、瘋狂又含蓄、典雅的氣質。吳建瑋或可以是《丁丁歷險記》裡的丁丁,但張曉雄起舞時又有他雄性的張狂,而葉台竹出手時,則是他的漂泊和孤威。「點石成金」的功效建立在對每一個人、角色的徹底瞭解和掌握上。這一個舞/劇的成功,含「編劇」,或在讓台下的觀者驚覺於台上的「故事」、行走於「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之際,台上、台下也融於一處。

劉達倫設計的舞台:如中山堂光復廳的旅館大廳,立時點出了劇需要的場域與質感;既有立可辨識的熟悉歷史感,又有中西融合的莫名時空,極適合洪麗芬的服裝發揮,也適合後續的文本開展。此作的「編劇」並不知是誰,但根據節目單,導演的「概念文本」取自駱以軍的〈妻夢狗〉。這一有著「情節」卻沒「故事」的設計,使得吳素君、葉台竹、鄭淑姬這三位出自雲門創團的資深舞者,可以自由進出於舞台,服膺、共同完成此抽象的概念梗概而不受羈於吃重的舞蹈陳述任務,是個非常好的演出「策略」——若有的話。首次,資深舞者的丰采不再是炫人,而是加分、人生真實的反射。台上的恩、怨、情、仇,年輕舞者的加入也極重要,一方面顯出資深舞者的風華,一方面也如骨肉般,填充起故事。每位舞者在自己和角色間,勇敢、盡力地演好自己的part。何曉玫和張曉雄負責編舞,我們看到吳素君如君臨天下又如女主人地,自台階上拾級而下,又見到張曉雄amazed at地上渴望經歷他人生活的「丁丁」、如父,但更多的愛。也看到葉台竹與女舞者交手、重返孤獨、暗裡的「寶座」,吹他擅長的洞簫。漢子間(張、葉)也有過招,雖只三兩下,彼此已了。每個人的角色、層次分明,功能盡至、節制。吳素君與年輕男舞者一段,「白蛇」光彩再現!而鄭淑姬斯人獨沈醉於密室,張曉雄在身後飾「夢中情人」,年輕的一對則「視覺化」她的回憶與想望。年輕舞者中,彼此也有交集。男的關係是競爭,女的,則尤其雙人舞一段,編寫得美極了!楊孝萱的出場雖片段,表現卻驚人地亮眼!

燈光打造長遠時間感,配樂有時過白稍搶戲

北藝大舞蹈廳的舞台地板,在高一華的燈光設計中,一路延伸、明亮,有如「中山堂」的一部分,融入、貼切。傑出的燈光變化,讓有些段落如深夜的大廳……,讓未睡的人,在此相會…,私語……。我想及Eagles的〈Hotel California〉和它那迴旋而綿長的力量…!燈光製造的幽長景深,讓這仿古的場景,更加添了長遠的時間感。豐富多樣的配樂,雖適切地掌握了節奏,也提供了段落許多時需要的情境,但對於舞蹈,有時顯得過白(too literal),搶掉了或許舞蹈本身原本可以自己達成的意境。或許是戲劇跨行作舞蹈時可以思考的問題!

最後的警報聲響、槍聲、染紅的紗幕……,令我愕然!我必須承認,我一點也沒看懂它所擷取的「文本」,但我還是得到很多樂趣。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