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術重現》,楊銘隆編舞。
《偶術重現》,楊銘隆編舞。(舞蹈空間舞團 提供)
話題追蹤 Follow-ups

由舞蹈肢體引領 啟發多元藝術的空間

記舞蹈空間舞團二十週年

「沒有設限、開放思考、多元創作」,二十年來,這些發展概念形塑舞團經營的特質。舞蹈空間舞團的「新」與「變」,擴大表演藝術的空間,更實質地對台灣舞蹈表現形式產生質變的影響,也因此形成舞團特有的風格和發展形式。它的發跡不是仰賴一個舞台明星,創團團長平珩憑藉的是對藝術和舞蹈的熱愛與不設限的寬容,與其說它是一個專司表演的舞團,不如視它為一個藉由舞蹈肢體探索而發展多元藝術的「空間」。

「沒有設限、開放思考、多元創作」,二十年來,這些發展概念形塑舞團經營的特質。舞蹈空間舞團的「新」與「變」,擴大表演藝術的空間,更實質地對台灣舞蹈表現形式產生質變的影響,也因此形成舞團特有的風格和發展形式。它的發跡不是仰賴一個舞台明星,創團團長平珩憑藉的是對藝術和舞蹈的熱愛與不設限的寬容,與其說它是一個專司表演的舞團,不如視它為一個藉由舞蹈肢體探索而發展多元藝術的「空間」。

舞蹈空間二十歲了,相較於台灣許多雙十年華的舞團而言,它是少數朝氣十足、活力充沛的舞團之一。它是繼雲門舞集之後的職業舞團,也是非編舞家成立的專業舞團。「沒有設限、開放思考、多元創作」,二十年來,這些發展概念形塑舞團經營的特質。舞蹈空間舞團的「新」與「變」,擴大表演藝術的空間,更實質地對台灣舞蹈表現形式產生質變的影響,也因此形成舞團特有的風格和發展形式。舞蹈空間舞團不僅是台灣舞蹈發展中特殊的典型,也是世界現代舞蹈發展中極少數的舞團型態。它的發跡不是仰賴一個舞台明星,創團團長平珩憑藉的是對藝術和舞蹈的熱愛與不設限的寬容,與其說它是一個專司表演的舞團,不如視它為一個藉由舞蹈肢體探索而發展多元藝術的「空間」。

彭錦耀奇想多樣,打造舞團妙趣特質

舞蹈空間是世界舞蹈領域中少數自營劇場的私人舞團,在它二十年的發展脈絡中,成團前的皇冠小劇場經營,已經為舞團鋪陳先期多元發展的軌跡。早在一九八○年代,包括尚未成立舞團的古名伸、從舞蹈論述轉進劇場的陶馥蘭、黎煥雄和魏瑛娟等小劇場導演者,紛紛在皇冠小劇場展露身手,這些開放式的藝術概念與作品形式,也豐富這個劇場空間的表現與作品風格。

從舞蹈肢體探索和多元藝術創作模式來看舞團作品發展,舞蹈空間在平珩堅持藝術跨領域和多元化表現的主要概念下製作演出,藝術總監兼編舞彭錦耀與楊銘隆二人不同的創作方向,分別將舞團引向不同的風格。香港編舞家彭錦耀獨特的創作思考與多樣化的表現形式,為舞蹈空間創團前期打下深厚基礎,在他陸續擔任藝術總監的八年期間,改編《西遊記》發表《三打白骨精》;運用日本鬼怪傳說《怪談》;利用電梯、劇場、游泳池、火車站月台等環境空間編創《繞地遊》,不僅在舞蹈內容上取材中國文學,也融合說唱藝術、日本捲軸式動畫等表現形式。舞蹈空間這一個時期的作品,經常讓觀眾有種無厘頭式的奇想感覺,再加上舞者環肥燕瘦,形成舞團獨有的特質。儘管如此,這種帶點實驗精神的發展,反而提供跨領域藝術的衝擊,也兼融多元舞蹈表現形式,為原本與觀眾較為疏離的現代舞提供不同程度的親近感和趣意。

楊銘隆強調純粹抽象,結合京劇身段造就「東風」

千禧年之後,舞團邀請美國知名舞團「崔莎.布朗舞團」舞者楊銘隆接任藝術總監,他強調純粹抽象舞蹈的風格,並且因應身體語彙的探索,發展「暴走鞋」、「保鮮膜包裹」等媒介,在舞蹈的樣貌與質地中求變化,帶著舞團走出彭錦耀港式的文化異象。除了只有抽象、幾何與時間、速度的舞蹈語彙外,此時期舞團最值得一提的作品是「東風系列」舞作。「東風系列」作品包括《東風乍現》、《東風再現》與《三探東風》,這系列的作品與國光劇團合作,融合京劇身段與武功,京劇演員和現代舞者的肢體交流後再現舞台,因藝術形式獨特及深富東方內涵,作品發表後受到國內外矚目,也為舞團藝術發展再推向另一高峰。

從藝術生態發展來看,舞蹈空間比與其他專注於創作和發表的舞團有更大的活動力,由於兼營皇冠小劇場,舞蹈空間除了舞團的角色之外,還提昇為一個藝術整合與策展的角色。自皇冠藝術節到小亞細亞藝術網絡,舞蹈空間在持續多元及跨領域發展的理念下,將舞蹈藝術的交流範圍由本地擴展到日本、韓國、香港、澳洲等地的藝術團體及藝術家。不僅對舞團創作和經營有更寬廣的發展空間;同時也對促使本地和國際藝術創作人的交流有實質助益,無形中也活絡整體藝術生態。

外邀他國編舞家合作,朝向多元主題與國際前進

過去五年,雖然舞團仍延續劇場容納跨領域多元的藝術創作模式,提供議題與趨勢創作的表現空間,但跳脫以往一位藝術總監編舞領航創作的局面,反而提供更多年輕創作人參與創意的機會。近年來,舞團逐漸朝「多元主題」發展,與日本、法國編舞家合作,不僅強化舞台戲劇性,學習肢體語彙與科技結合,讓舞者的身體語彙更為多樣與飽滿。雖然外界對舞團缺少駐團編舞家,恐失去藝術領航多有質疑,但平珩堅信舞團在形式發展上還有很多可能性,她希望藉由與世界不同的編舞者合作,也可以走出不一樣的風格。對平珩而言,舞蹈空間的獨特風格正是因為有不同的藝術家參與,其多元化才得以更鮮明。下一個二十年,她說舞團要邁開大步,朝多元主題與國際邀演前進。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