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正
黃明正(許斌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環台倒立的Mr. Candle--黃明正

以特技為針 織縫現實與理想

帶著一身特技本領,黃明正卻不甘自己只是一個特技演員,一年來以「環台倒立」的行動,踏上自我與土地的追尋之旅。他將行遍兩萬公里的倒立影像,剪輯成揉合旅遊、夢想與行為藝術的紀錄片,以「Mr. Candle」作為實踐藝術行動的代言人。在新作《透明之國》裡,現場的馬戲特技獨角戲也將穿插紀錄片,以互文的對位關係,呈現理想世界與現實世界的對照與交會。

文字|朱安如
攝影|許斌
第216期 / 2010年12月號

帶著一身特技本領,黃明正卻不甘自己只是一個特技演員,一年來以「環台倒立」的行動,踏上自我與土地的追尋之旅。他將行遍兩萬公里的倒立影像,剪輯成揉合旅遊、夢想與行為藝術的紀錄片,以「Mr. Candle」作為實踐藝術行動的代言人。在新作《透明之國》裡,現場的馬戲特技獨角戲也將穿插紀錄片,以互文的對位關係,呈現理想世界與現實世界的對照與交會。

當機劇場《透明之國》

2010/12/9~12  19:30

2010/12/11~12  14:30

台北信義誠品六樓展演空間

INFO  0931277358

「阿公夢到一隻豬,走進我媽房間;夢醒,我就誕生了。家裡人都說,這隻小豬從小愛倒立,沒人教就會。戲校畢業,我卻覺得自己像是訓練有素的猴子,找不到自己喜歡的森林。十八歲轉當上班族,做了三年吸血蟲,實在不快樂。去考北藝大戲劇系,上了關渡山頭,感覺大家像群狼:滄桑、浪漫、有爪子,卻又不能真的做些什麼。我正想回去吸血,遇到拉芳(舞團);這才發現,自己可以是頭獅子!環台,則是我的成人禮。」

二十七歲的黃明正,這樣介紹自己。

拉芳啟發  找回幼時倒立熱情

一年來,特技表演工作者黃明正,因「環台倒立」而廣受電視新聞、網路社群矚目,報導、轉貼、按讚不絕。之所以開啟這趟自我追尋暨社會觀察之旅,可以追溯到他從小對於倒立的熱情,也來自與拉芳舞團工作的啟發。

帶著戲曲專科學校八年練就的一身好功夫,去到北藝大戲劇系。大三那年,黃明正審視自己的表演,已從「精進一身好功夫,搏得滿堂彩」,發展到「企圖透過創作,表達對生命更深刻的感受」。然而,他思考:個人在戲劇表演上的累積,之於社會的連結,到底在哪裡?抱持深感斷裂的困惑,以及想休學的心情,他前往紐約,和拉芳舞團工作兩個月,受到超乎預期的強烈衝擊。

黃明正說:「拉芳帶來的啟發很大。看見他們真的很辛苦,讓我不斷思考:那我呢?走在這條沒有社會價值觀保障、看不見未來的路上,我是否也願意承受這些辛苦?直接看到他們將面對生活的困頓和緊張,轉化到舞台上加倍爆發,成為驚人的創作能量,真的很震驚。」

隔年入伍,黃明正邊煎熬著咀嚼「如何經營興趣」,邊不斷逼問自己:「我是誰?」、「我到底喜歡什麼?」。他形容,這段「思考自己如何成為一個人」的過程極為痛苦,然而,退伍時已醞釀成滿滿的計畫:要蒐集世界各地的馬戲特技,為台灣馬戲教育和演出奠定更堅實的基礎;要巡迴台灣沒人到過的地方演出,讓藝文活動不再局限於幾個縣市的表演廳堂,而可以主動進入偏遠地區、弱勢機構……。為了達成種種遠大目標,他從街頭賣藝開始,鍛鍊自己,也籌措經費。然後,帶著募款成果化作的筆電、DV、數位相機,上山下海,展開他的「環台倒立之旅」。

環台倒立  帶來深刻的體認與省思

出發前,黃明正只是單純想做齣戲:《一》(也是台語「伊」的意思),講述台灣的風土人情。沒想到,真正抵達台灣各個角落,看見不同階層的生活方式,為他帶來遠超過「蒐集資料」的深刻體認與省思。他在颳大風的懸崖邊倒立,在被土石流摧毀的荒屋裡倒立,多數時候隻身一人,利用極短的時間勘景、架設器材,然後構思錄影、攝影自拍取景,再趕緊進入畫面就定位。嗅聞土地的味道,確實穩立的「手感」,記錄在一千二百多張照片、二百五十個cut(平均每個一分鐘長)的畫面裡,更累積成六百多次珍貴的表演經驗。他學會逗喜憨兒笑,學會面對阿伯、阿婆的欽羨、質疑、凝視;學會和更多以往都市生活、學校生活裡不曾接觸的族群,透過非語言的獨特表演語彙溝通。

黃明正畫畫,簡單幾筆勾勒「倒立的人」;親朋好友看了,不約而同說:「蠟燭!」然而,就像是旅途中的意外驚喜,通常更美麗;這番誤解,召喚起他的兒時記憶,催生了自創代表角色「Mr. Candle」(蠟燭先生):「我小時候就喜歡豆豆先生,喜歡一個人詮釋一個角色,詮釋了一輩子,感覺很精純。蠟燭也包含豐富的象徵,像是照亮啊,或是生命的短暫和脆弱,而且,婚喪喜慶都用得上。也可以說明,我希望表達平易近人的藝術形式,其中又蘊含理想。」

馬戲寓言體  讓特技表演寓含生活觀察及社會諷喻

黃明正將行遍兩萬公里的倒立影像,剪輯成揉合旅遊、夢想與行為藝術的紀錄片,以「Mr. Candle」作為實踐藝術行動的代言人。在新作《透明之國》裡,現場的馬戲特技獨角戲也將穿插紀錄片,以互文的對位關係,呈現理想世界與現實世界的對照與交會。

承繼前作《Moi》的嘗試,奠基於環台蒐集的豐富素材,黃明正更明確定位他的「馬戲寓言體」,大膽發揮極富詩意的狂想,讓特技表演寓含豐富的生活觀察及社會諷喻。比如他扮演政治人物,一登場就運用口技,表演「講鳥話」。接著在音樂大悲大喜的轉變中,人物時而耍大旗,時而下跪哭泣,時而進行逗趣的小丑表演。當他升起小小的透明國旗,旗面會在彩色LED燈光映照下,不斷變色。待舞蹈告一段落,他擦汗;觀眾這才發現,在這政治人物的小短褲裡,外觀巨大的隆起物,不過是條道具小毛巾。

黃明正表示:「馬戲表演有一種歡樂的超現實感,在戲裡卻會被用來詮釋現實生活的無奈;紀錄片很寫實,但擁抱著巨大的夢想。我們都期待理想國。但是環台之後,我更深刻體認到,世界上的衝突,都源於背後複雜的歷史脈絡與社經結構,不是任何一個人足以改變的。然而,我可以透過藝術創作,交織理想世界和現實世界,彙整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溫度,傳遞一種堅持的力量,分享出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國立台灣戲曲專科學校(現台灣戲曲學院)綜藝舞蹈科畢。後於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就讀。
  • 13歲代表台灣參加吳橋世界雜技大賽獲銅獅獎,是台灣第一面雜技國際大獎。
  • 17歲發明新型迴旋標。
  • 現為當機劇場藝術總監,致力於拓展台灣馬戲表演藝術新的面向。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