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人稱「張Winnie」的張詩盈說:「我發現自己開始讓表演愈來愈內化,也更從自己身上,去找出和角色貼近的方式。」
劇場人稱「張Winnie」的張詩盈說:「我發現自己開始讓表演愈來愈內化,也更從自己身上,去找出和角色貼近的方式。」(林韶安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自辦公室OL重回舞台

張詩盈 表演,就是把自己誠實地拿出來

以電影《父後七日》獲頒台北電影節最佳女配角獎,並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與最佳新人的張詩盈,是個道地的劇場演員,其實一度已放下表演生涯、轉型上班族,卻也因上述的獎項肯定,讓她重拾回到表演舞台的信心。這個月陸續將有兩齣作品演出,也足證她對表演的熱情;張詩盈說,她面對表演、面對創作的自我要求是:「把自己誠實地拿出來,攤在桌上,給大家看。」

文字|朱安如
攝影|林韶安
第222期 / 2011年06月號

以電影《父後七日》獲頒台北電影節最佳女配角獎,並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與最佳新人的張詩盈,是個道地的劇場演員,其實一度已放下表演生涯、轉型上班族,卻也因上述的獎項肯定,讓她重拾回到表演舞台的信心。這個月陸續將有兩齣作品演出,也足證她對表演的熱情;張詩盈說,她面對表演、面對創作的自我要求是:「把自己誠實地拿出來,攤在桌上,給大家看。」

O劇團《穿牆人:華麗的逃殺》

6/2~4  19:30    6/4  14:30

6/5  14:00、16:00

台北 文山劇場

 

O劇團《雙面芭比II:玩者之聲》

6/23~26  19:30   6/25~26  14:30

台北 華山創意文化園區中2館果酒禮堂

INFO  02-33939888

 

 

在台北電影節頒獎典禮上,當主持人宣布張詩盈以電影《父後七日》的「孝女白琴」一角拿下最佳女配角時,其實,劇場人稱「張Winnie」的她,正處於表演生涯的低潮期。

從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後,張詩盈便投身劇場表演,直到而立之年將近,她突然覺得:「無法再這樣單純依靠對表演的渴望了」。於是毅然離開表演生涯,變身朝九晚五上班族。接著,便出現了不少媒體都曾報導過的戲劇性場景:當獲知得獎時,張詩盈正忙著處理客戶的婚紗業務。

不論這獎項是來得及時或有些遲,它仍然或多或少地,推動了張詩盈重回表演之路。

撐下去,就是你的了

當我們踏進《穿牆人》的排練場,張詩盈正反覆消化、演練導演的筆記。問起表情多變、肢體靈活的她,怎麼手上有傷?她笑答:「我是被虐狂演員!」

原來這是前晚排練《雙面芭比Ⅱ》留下的傷。為了要體驗劇中人被綁住的真實感受,她主動要求排練助理,將她的雙手綁緊到無法掙脫的程度,「所以害怕、掙扎才會是真的。」她說:「演員碰觸故事時,有些東西可以輕輕靠近、簡單拿出適合的部分對應就好,但我在這方面有點被虐傾向,哈!或者說,想經由過程來釋放些什麼,所以會試著挖掘內心深處的經驗、想法,逼自己面對,再拿出來表演。」

「撐下去,就是你的了!」這句被她奉為座右銘的鼓勵,來自就讀北藝大時,指導老師杜思慧給予的啟發。回憶起那次表演課上的練習,她說:「當時我在場上一直喘、一直喘,身心狀態都極度想放棄,旁邊看的同學也都覺得我快不行了。就聽到思慧說:『撐下去,就是你的了!』我只好用意志力ㄍㄧㄥ住,直到整個練習結束。後來我跟她提起這事,她說她根本不記得,但這句話就一直留在我的身體裡。」

面對表演,面對創作,張詩盈的自我要求是:「把自己誠實地拿出來,攤在桌上,給大家看。」進而才能讓觀眾感覺:「對,我也是這樣。謝謝你把自己拿出來,讓自己難看,為我找到出口。」她從近兩年工作上的變動剖析起,表示剛開始真的抱持對OL生活的嚮往,直到進入辦公室,才警覺自己的敏銳感,伴隨工作帶來的負面能量而逐漸消失……重新站在劇場,回顧這趟她口中的「旅行」,她說:「像另一種形式的充電,也開了我的眼,讓我確實看見上班族在想什麼。」

張詩盈打趣說,這些轉變,該不會就是劇場朋友口中所述,女生卅歲面臨的大關?!「宿命一點講是卅歲,不宿命地說,就是工作一段時間了,覺得要再往前進。所以這兩、三年間,感覺生命一直在做不同嘗試,包括創立O劇團、自己創作、經歷電影和演藝圈……」自陳一向把「表演」視為信仰的她,從沒想過可以完全放下表演。而那些曾促使她離開劇場的困惑和不安,則隨著人馬座從未停下的達達腳步,在陸續涉足辦公室和演藝圈後,出現新的沉澱。

面對不同環境,她從剛開始的不適應,到逐步觀察、了解後,打開新的視野:「比如劇場演完、拆台,就結束了。電影拍完還有宣傳,除了宣傳電影,還要懂得宣傳自己,這和劇場太不一樣了。劇場重視整個團隊,一開始我也習慣把自己收到很小,面對電影採訪就容易覺得:『為什麼要寫這些?』後來慢慢知道遊戲規則,發現並非孰好孰壞,只是環境和思考邏輯都有所不同。」她進一步指出:「以前看待事情比較二元分明,現在才了解,沒有絕對、只有相對,也因此會出現更多可能性。」

這些更開闊、更勇於嘗試的轉變,也反映在她的創作之中。○八年,由她自編自導的《雙面芭比》呈現黑白之間的拉扯;今年,她找來已有合作默契的陳威宇執導,也在劇中增加兩名男性演員,讓性別比例與呈現的感覺都更臻平衡。進入排練場,她也開始懂得放下編劇包袱、發揮演員本色,和大家在現場一起發展更多新的可能,讓《雙面芭比Ⅱ》傳達出更複雜的想法。

表演這件事,就是攸關演員「這個人」

接下來,她期待有更多影像表演的機會。問她生活方式也跟著有所改變嗎?她突然開起自己玩笑說:「或許因為年紀……最不一樣的是,現在開始早睡早起。」進一步探問,這改變與細心觀照身體的覺知有關,也相應於身為演員,對『自己』有了更深刻、更完整的思考和認識。張詩盈舉一個她剛看完的演出為例:「茱蒂.丹契只是坐著,幾乎沒做什麼事,就會發光!我慢慢發現,表演這件事,就是攸關演員『這個人』,包括自身的生命經驗與思想態度。剛出社會時,會覺得表演這條路還很遠,當時積極追求技術的鍛鍊,心態比較接近:『只要我手伸到位,就能拿到基本分吧!』。等到年紀愈長,心境不同,我發現自己開始讓表演愈來愈內化,也更從自己身上,去找出和角色貼近的方式。現在也比較懂得,要讓表演不只在台上發生,而是從日常生活裡,擴充生命經驗和態度。」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主修表演。2008年成立O劇團,目前為專業劇場演員,並跨足電影、電視等。
  • 劇場作品: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膚色の時光》、《請聽我說-豪華加長版》;外表坊時驗團《今天早上我們回家‧直到世界盡頭》;O劇團《雙面芭比》、《三房一廳》;果陀劇場《針鋒對決-Othello》、《巴黎花街》、《跑路救天使》、《我的大老婆》;戲盒劇團《攔截,公路》;創作社《夜夜夜麻三部曲完結篇-倒數計時》、《影癡謀殺》等。
  • 電影作品:《父後七日》、《雞排英雄》等。以《父後七日》獲台北電影節「最佳女配角獎」,並入圍金馬獎「最佳女配角」與「最佳新演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