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常(立者)與工作夥伴在工作室中。(Louis 攝)
李建常(立者)與工作夥伴在工作室中。(Louis 攝)
幕後群像 舞台燈光設計師

李建常 跟著旋律 讓燈光起舞

大家都知道外表坊時驗團團長李建常會編能導擅演,但如果在哪個節目單上看到「燈光設計:李建常」,也不用意外,因為真的是同一人!從大學時就開始作燈光設計,一直到今年甚至一肩挑起雲門舞集2的「春鬥」四組舞碼,成績斐然。李建常分享他為舞蹈作設計的心得:第一個關鍵在「側燈」,可以強調出舞者的身體線條;其次是跟著旋律走,「如果把燈光cue做出旋律性,自然容易跟舞蹈match在一起。」

文字|鄒欣寧、Louis
第223期 / 2011年07月號

大家都知道外表坊時驗團團長李建常會編能導擅演,但如果在哪個節目單上看到「燈光設計:李建常」,也不用意外,因為真的是同一人!從大學時就開始作燈光設計,一直到今年甚至一肩挑起雲門舞集2的「春鬥」四組舞碼,成績斐然。李建常分享他為舞蹈作設計的心得:第一個關鍵在「側燈」,可以強調出舞者的身體線條;其次是跟著旋律走,「如果把燈光cue做出旋律性,自然容易跟舞蹈match在一起。」

人物小檔案

  • 高雄人,國立藝術學院(現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業,為外表坊時驗團團長。
  • 為國內少數兼擅編、導、演、燈光設計的全方位劇場創作者。近期作品有《在那遙遠的星球,一粒沙》、《亂民全講》及《如影隨行》、《快樂不用學》、《水滸傳》、《失眠等於睡著》(以上為表演)、《恐怖酒吧》、《銀河鐵道の夜》(改編)、《失眠等於睡著》、《暗殺Q2…GO》、《暗殺Q3…GO》(以上為編導)等。
  • 燈光設計作品涵括劇場及舞蹈類別,舞蹈設計有「拉芳.LAFA」《37Arts》、許芳宜獨舞《單人房》、雲門舞集2之《星期一下午兩點十分》、《預見》、《將盡》等。在「春鬥2011」為全部舞碼擔任燈光設計。

 

提到李建常,人們對他主持外表坊、身兼編導演三項全能的認識已無庸置疑,然而除了這三項光芒外顯的劇場創作身分外,他也真的與劇場中的「光芒」沾上邊——李建常,劇場/舞蹈燈光設計師,符宏征、布拉瑞揚、雲門舞集二、林文中舞團……等,都是他的合作對象。

就讀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時,由於當時戲劇系、劇場設計系並未分家,系上學生對於劇場幕前幕後的工作都大多得摸過一次,李建常對燈光正式有興趣,就從認識一位叫做胡寧遠的學長開始。

「這個學長讓我發現,做燈光是一個又man又sentimental的工作」。原來,進劇場後,燈光組前期做的是粗工,注重專業之餘,脫衣服、喝啤酒、咬檳榔,通通沒人管,「還可以罵學長,超屌的!」然而一進入做「畫面」(設定燈光cue)的階段,就必須非常感性,展現設計者的藝術性格,當年大一的李建常頓時覺得這工作酷極了,因為「不管喜歡man的還是藝術家的女生,都會被吸引……」

儘管動機有點不純,李建常還真的栽進燈光的世界中。他的第一個劇場設計作品是大學時為當時唸研究所的符宏征畢業製作而做,後來自己在外表坊作戲,有時也自己下海,不知不覺間,燈光設計成為他編導演疲憊之餘,轉換頻道的一片天地。

為雲門舞集2設計  激怒羅曼菲

近年,李建常為舞蹈設計的作品,產量堪稱豐富,特別是與雲門舞集2的多次合作,讓他成為舞團的特約合作對象,今年更一氣接下「春鬥2011—遊戲場」中布拉瑞揚、鄭宗龍、孫尚綺、黃翊四位編舞家的作品,在一整場演出中,時而張力飽滿、時而含蓄映襯的燈光表情,也讓觀眾驚豔不已,網路上的春鬥相關文章中,便有多位觀眾特別對燈光設計高度讚揚。

說起來,李建常和雲門搭上線,得歸因於自高中結識至今的死黨——布拉瑞揚。某次布拉在看歐洲舞蹈的影像時,感嘆燈光設計比國內好,李建常在一旁聽了,不服輸地嗆道:哪裡不好!要不然我幫你做!就這樣,布拉把在敦南誠品藝文空間發表的《單人房》交給了李建常設計。

「當時做得很騷包,布拉看了都快昏倒!」不過,兩哥兒們倒也合作愉快,等到布拉隔年參與雲門2「春鬥」創作時,便向舞團大力舉薦李建常做特約燈光,從此開啟了他與雲門的合作之路。

「第一年做時,就讓林懷民老師快瘋掉,直說『Dramatic!』(太戲劇性了!)質疑我怎麼用這麼強烈的燈光語彙。」李建常笑說,至今林懷民仍常在看他的燈光時脫口而出「Dramatic!」然後給一堆燈光筆記。

「林老師對舞蹈動作本身非常喜歡,也非常珍惜舞者的身體線條,不希望被燈光干擾,從桃叔(編按:張贊桃,雲門技術總監暨駐團燈光設計,於2010年逝世)之前幫林老師做的燈光就知道。」雖然自己的設計風格大相逕庭,李建常仍佩服道:「那做出另一種境界!」

更嗆辣的是第二年,布拉再度和李建常合作,就引發了和當時藝術總監羅曼菲的大吵架。那是一場在宜蘭的演出,彩排時,羅曼菲問其中一個cue點:「那是怎麼回事?是對的嗎?」李建常出聲解釋為什麼這樣做,而原本因師長質疑有些緊張的布拉,也壯起聲勢捍衛設計,但羅曼菲認為這樣做絕對會失敗,要求他們更改,兩人卻不妥協,「我甚至說,老師妳不讓我們試怎麼知道會失敗?」兩相堅持不下,羅曼菲氣炸了,脫口而出:「我以藝術總監的身分告訴你們,把那個cue拿掉!」一旁眾人嚇得沒敢出聲,暗怪阿常「才來兩年就把曼菲老師惹毛!」

但兩人仍堅持照原本的設計走。當晚首演,布拉和李建常緊張得不得了,快到那個cue時,布拉緊抓著李建常,就怕那個零秒cue走不對,一錯就完了……幸好,出來的效果正是他們要的,兩人不由得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沒想到事情還沒完。演出一結束,羅曼菲立刻衝出觀眾席找他們兩人,兩人一邊收拾筆記,一邊強裝若無其事,低聲詢問彼此:怎麼辦怎麼辦,曼菲老師來了……

曼菲走到他們身前,拋出一句「恭喜你們,你們成功了!」後,輪流給布拉和李建常一個紮實的擁抱。布拉立刻掉眼淚,李建常也紅了眼眶。

「我們兩個超開心的……到現在,每次我做燈還是會講起曼菲這件事情。我想,台灣創作者需要的,正是這種老師。」李建常這麼說。

春鬥2011 給每支舞不同的燈光表情

熟悉與雲門二的合作模式後,今年李建常和他的設計夥伴鍾宜泰「單挑」四名編舞家的作品,如何在四支舞作連續演出中,調度出最貼合各舞的燈光,成為超高的挑戰。

由於雲門是個組織精密的舞團,演出前多會在八里排練場試裝台,將大部分演出用到的燈光租借給燈光組測試,向來只能等到進劇場才可try out的燈光設計組,便有更充分的時間檢測、調校,與編舞家討論。

以這次「春鬥」來說,幾乎所有的燈光種類——傳統燈、LED、PAR、FOLLOW、電腦燈、日光燈——都用上了,「這次很複雜,都是混搭,但很好玩!」李建常逐個講述四支作品的設計概念:第一支《機械提琴―交響提琴計畫一》是黃翊的作品,由舞者與自動提琴裝置在舞台上共舞,「黃翊是自主性很強的創作者,編舞時已想好畫面顏色音樂服裝,所以我們主要的工作是幫他找出風格,其中也有cue是由他自己做的。」《機》的燈光主要由電腦燈做方塊組合,則是從電腦燈的特性和移動方式而討論出來的。

布拉瑞揚的《出遊》是舊作,但李建常的設計與初版不同。他開玩笑說,《出遊》很像人死後的中陰間狀態,所以他用LED燈把地板跟半空打出兩層顏色,營造出一種迷離的氛圍,「其實這對燈光設計是某種大忌,但我認為這支舞適合這樣打」,他說,反正這支舞的重點「就是打得美美的!」

孫尚綺的《屬輩》是四支舞中難度最高的,由於舞蹈動作少,較趨近戲劇表現,加上編舞家在舞台上放置了一道白牆,加上燈光後容易顯得平面,左思右想,李建常乾脆在牆上安裝日光燈,當日光燈亮起,白光映在白牆上,反而營造出另一種視覺意象,算是李建常為這道難題找到的解法。

鄭宗龍的《牆》為舊作重編,李建常認為這支舞有著工筆畫般的細膩,且技術性強、結構安排也有趣,設計便跟隨編舞家「黑衣人vs.白衣人」兩個世界的概念去做,分成cool(冷冽)與warm(溫暖)兩種顏色,再做光區分隔,當黑白舞者混同時,燈光也跟著「混」,總之,「跟著舞走」。

李建常分析,為舞蹈設計燈光,關鍵在「側燈」。這個法則是師長兼前輩簡立人所傳授,不同於戲劇因表現演員面部表情而注重面光,側燈可以強調出舞者的身體線條;其次,跟著音樂走,「其實就是聽旋律的意思。如果把燈光cue做出旋律性,自然容易跟舞蹈match在一起。」

「不要汲汲於當燈光設計!」

說話戲謔搞笑的李建常,在分享了大量燈光設計的經驗談和趣事後,聽到「對有志從事燈光設計者的建議」時,神色一正說:「就是不要想著當燈光設計!」

「愈想追求的目標愈追不到。有時繞著走,不要汲汲於當一個燈光設計,多接觸美術,了解畫家怎麼表現光影和用色;還有聽音樂,讀懂音樂要表達什麼,為什麼這樣分部……對顏色和音樂建立敏感度,像個通才,這樣就有機會把燈光設計做好。」調皮的李建常,此時流露出語重心長的一面,倒令人想起當年他欽羨的,又man又感性的燈光設計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創作必備工具

工具箱

這只黑色工具箱跟隨李建常多年,只要進劇場,一只箱子就可搞定燈光工作所需。除了照明設備、測光儀器、多數crew都有的神奇萬用工具「怪傢私」外,mark用膠帶、隨時標記的筆、S掛鉤、工作手套(多為調燈用)等,全都數量齊全安放其中,以備各種情況。

 

手電筒

在黑盒子劇場工作,手電筒是必備中的必備。李建常常用的兩支手電筒都有特殊功能:底部有磁鐵的(橫放於桌面),不需手持,可直接吸附在ball台上,增加ball台工作的便利性;直立的手電筒有閃光等不同段數功能,需要時可作為警示燈,提高安全性。

 

燈光軟體與燈圖

電腦燈圖是目前學燈光設計的學生都須具備的基本能力,李建常和鍾宜泰常用的軟體是比較傳統的Autocad,主要用在存取燈圖,進劇場後可直接取用。即使是同一演出,也會因場地不同而製作不同的燈圖。燈圖上會詳列出設計圖與實景比例、會用到的燈具和煙機等資訊。

 

手工繪圖用具

雖然燈光設計多以電腦製設計圖,但偶爾還是會回到手工時代,這時就需用上尺規等繪圖工具。最讓人發噱的,是李建常標註個人財產的方式:「李阿常的,幹走砍手指2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