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立維耶.畢在奧德翁歐洲劇院擔任藝術總監的五年間成績斐然。(Carole Bellaiche 攝  Odéon-Théâtre de l'Europe 提供)
奧立維耶.畢在奧德翁歐洲劇院擔任藝術總監的五年間成績斐然。(Carole Bellaiche 攝 Odéon-Théâtre de l'Europe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離開奧德翁轉戰亞維儂 奧立維耶.畢面對新挑戰

擔任國立奧德翁歐洲劇院總監五年的劇作家、劇場及影像導演、演員奧立維耶.畢,去年四月初戲劇化地被文化部長密特朗宣布革職,又被迅速指派接任亞維儂藝術節新任總監。三月初離職的他,行前送給劇場人一場他的招牌變裝女王秀,未出惡言只說自己最大的缺點就是太過天真。

擔任國立奧德翁歐洲劇院總監五年的劇作家、劇場及影像導演、演員奧立維耶.畢,去年四月初戲劇化地被文化部長密特朗宣布革職,又被迅速指派接任亞維儂藝術節新任總監。三月初離職的他,行前送給劇場人一場他的招牌變裝女王秀,未出惡言只說自己最大的缺點就是太過天真。

近年關於亞維儂戲劇節的負面批評不斷早就不是新聞,最令劇場人關心的部分在於文化部長密特朗(Frédéric Mitterrand)從不曾表示願意檢討整個藝術節過於明星化、商業化而帶來的走下坡,倒是趕在總統大選前底定幾項重要人事安排:早先以「跟團隊理念不合」為由,幾乎是跌破眾人眼鏡般地將國立奧德翁歐洲劇院(Odéon-Théâtre de l'Europe)總監奧立維耶.畢(Olivier Py)提前革職,安插一個人選來自總統府「直接指派」的瑞士籍導演Luc Bondy接替該職;八天後則迅速宣布下一任的亞維儂藝術節總監人選就是剛被革職的奧立維耶.畢;接下來更在二○一一/一二年關前後,加緊安排讓亞維儂戲劇節的委員會通過畢先生二○一三年的繼位。

奧德翁劇院總監任內成績斐然

從巴黎最著名的國立戲劇學校ENSATT畢業的奧立維耶.畢在擔任奧德翁歐洲劇院總監之前是國立奧爾良戲劇中心總監,今年四十六歲,同時是劇作家、劇場及影像導演、演員,自稱每天工作超過十四小時的他很早就嶄露鋒芒,廿三歲成立自己的劇團,至今得過許多重要獎項,包括一九九六年SACD頒的最佳新人獎、二○○二年法蘭西學院的青年戲劇獎及博馬榭基金會(la Fondation Beaumarchais)的榮譽桂冠。

他的劇本創作深受保羅.克勞戴爾(Paul Claudel)、尚.吉拉杜(Jean Giraudoux)、尚.惹內(Jean Genet)影響,對話、複景及角色獨白是極大特色;導演作品則以主題及風格多變著稱,可繁可簡、浪漫主義中不失批判精神,將場景及對話作當代感十足的呈現,是他作品最令人印象深刻之處。

一向觀眾緣極好的奧立維耶.畢創作力旺盛,外表及行事風格都洋溢著藝術家氣質的他同時也受到很多劇場人擁護,二○一一年自編自導的《Adagio—密特朗總統,他的秘密及逝世》毫不掩飾地表達他對這個法國近代重要政治人物的推崇及愛戴,儘管政治主張上不見得受到所有人認同,但作品則大受歡迎,賣座及口碑帶來他聲望的最高峰,也引起是否該戲令現今總統沙克吉不滿而指示提前將他革職的說法。

奧立維耶.畢在奧德翁歐洲劇院擔任藝術總監的五年間成績斐然,除了把該劇院被國家賦予的任務「發揚歐洲劇場文化」發揮得很有新意得到委員會一致肯定外——委員會的三位重要大老在他被革職時的第一時間內就出面聲援——有目共睹的成績還有:維持票價不漲、成功通過歐盟補助案(今後一千六百萬歐元的預算當中有一千一百萬來自補助),努力打造一個親近社會大眾的國家劇院而且不向明星制度屈服(合作案中鮮少見到已列明星級的導演或演員),對歐語區開放企畫案的投遞——簡單來說,就是替奧德翁歐洲劇院帶來一股品質好、效率高的新氣象。

被迫轉職迎向亞維儂新挑戰

通常國立劇院總監一職會在第一期五年滿後再續三年,意外被革職並接受一個燙手鍋(亞維儂戲劇節)的奧立維耶.畢,除了原先進行中的諸多合作案突然被打斷之外,還被迫提早離開帶領中的團隊且不能共享爭取到的好成績,最叫人關心的是他費盡心血一手規劃、提供歐洲年輕劇團們大顯身手的「迫不及待戲劇節」(Festival Impatience)的未來前途。每年春天五月間舉行的「迫不及待戲劇節」今年是第四屆,是在法國同類戲劇節中,短短幾年內達到最高賣座率的新秀,因奧立維耶.畢被命令在三月初離職,而少了一個實質上及精神上的掌門人。

目前被稱為「Py事件」的風風雨雨總會過去,接下來還有亞維儂要奮鬥。奧立維耶.畢除了離職前送給大家一場他的招牌變裝女王秀Miss Knife樂壞了所有來跟他道別的劇場人外,整箱打包離開自己帶領下變得煥然一新的國立奧德翁歐洲劇院時則保持他的一貫風度,坦白表示心情不好但沒有惡言,只說自己最大的缺點就是太過天真。而他想對下任總統當選人講的話是:「教育是最大的重點,它才是問題的核心。」對文化部長,他是否有話要說?「應該要避免掉藝術家跟部長間的所有傳話人。」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