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地鐵月台牆上各式各樣的劇院廣告。
巴黎地鐵月台牆上各式各樣的劇院廣告。(攝影 謝宜靜)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跨界經營私立劇院 各家老闆自有生存之道

巴黎的私立劇院雖然演出的藝術性不高,但在花都的晚間活動中占有一席之地。原本多是熱中戲劇的業界大老經營,但最近包含房地產大亨、別針工廠老闆、娛樂界大亨、電子商務業者也加入經營,為劇院「顧客」服務。

文字|謝宜靜
攝影|謝宜靜
第246期 / 2013年06月號

巴黎的私立劇院雖然演出的藝術性不高,但在花都的晚間活動中占有一席之地。原本多是熱中戲劇的業界大老經營,但最近包含房地產大亨、別針工廠老闆、娛樂界大亨、電子商務業者也加入經營,為劇院「顧客」服務。

房地產業者、別針工廠老闆、娛樂界大亨……這些人有什麼共同點呢?答案是:他們都在近年間成了巴黎私立劇院的老闆,把劇院當成大展身手的新領域。

對巴蔣(Jean-Manuel Bajen)、杜蒙特(Jean-Marc Dumontet)、卡謬(Jean-Claude Camus) 等人來說,喜愛劇院的最佳方式就是自己當老闆,為演出找顧客,也就是說,這是一群把觀眾當顧客,而經營劇院首先就是要服務顧客的老闆們。

經營劇院絞盡腦汁就是要賺錢

「我們本來就不是藝術家。」曾是職業足球員的房地產大亨巴蔣表示,購買劇院是一件很實際的投資,可沒什麼實現夢想的飄渺說法:他可以算是巴黎劇院老闆裡唯一「自己當房東」的,法國說法就是:把牆壁都給買下來。」巴蔣在幾年前從大明星楊-波.貝蒙(Jean-Paul Belmondo)手上買下的綜藝劇院(Théâtre des Variétés)建物本身就值五百萬歐元,他覺得這才划算,不像卡謬〈天王歌手強尼.哈立戴Johnny Hallyday的前製作人〉兩年前買下瑪德蓮劇院時,光是續租權就花了三百萬歐元。

以百萬歐元為單位的投資可不只租或買劇院,新老闆們還會在安全措施及舒適度上花大錢,比方卡謬就花了八百萬及六百萬來裝修聖馬汀劇院及瑪德蓮劇院;除了劇院要亮麗、現代化才能吸引觀眾外,當然背後還有很多節稅、享用補助的計算考量,因為不少知名私立劇院本身就是被保護的歷史建物。而開銷當然不止空間及硬體設備,還有人員薪資要支出:綜藝劇院廿八位員工的年薪及雜費就將近一百五十萬歐元,跟預算相關的還有:舞台製作、排練多寡、宣傳費、演員薪資……想不賠錢的話,一齣戲至少要演八十場。

每天都在花錢,經營者當然要把空間的使用作到最大值。擁有四個劇院的杜蒙特除了把一個劇院長期租給電視節目外,通常對另外某一廳的安排是:早上演一場兒童劇,下午當排練室,晚上七點及九點各一場脫口秀及魔術演出,把空間作最大利用與盡可能跟不同群眾接觸是他的經營重點,而邀請演出者出資當合夥製作人也是一法。

如此絞盡腦汁就是為了要賺錢,而令人開心的是,只要營運得當,劇院可以賺很多錢。杜蒙特旗下的聖馬汀門劇院(La Porte Saint-Martin)去年演出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大受歡迎,年淨利是一百卅萬歐元,而這也是其他「賺錢的戲」通常有的獲利。

私立劇院自有一套生存本領

巴黎私立劇院本來就跟享有官方補助的創作劇場或公家劇院在性質上大不相同,除了明星化及娛樂性強外,也因商業性使得票價相對較高,但上劇院一直是部分中產階級的藝文活動,加上公私團體的長期支持或是一部部遊覽車帶來的外地旅遊團客等等,由最主要的卅家劇院領軍的巴黎私立劇院,一直在花都的晚間活動中占有一席之地。生存力強的原因在於製作費本身不是天文數字、接近大眾及彈性大:有時是經典劇本撐場,也有文學性偏低、形式老套、舞台從簡的單薄喜劇或政治脫口秀,甚至最近因應不景氣而特別常見的明星獨角戲等,巴黎私立劇院演出的藝術性不高,但卻一直屹立不搖,當然是自有一套生存本領。

但即便在這樣的一個商業環境裡,傳統上的經營者也大多是熱中戲劇的業界大老,近兩三年間吹起的圈外人購買劇院風潮,還是讓大家有點擔心,尤其最近的新聞更是讓人議論紛紛:身為郵局最大客戶、法國排名第一的線上販賣網站vente-privee.com老闆 JAG(Jacques-Antoine Granjon)在尋覓多時後,終於用七百萬歐元買下他的新獵物:巴黎劇院(Théâtre de Paris)。到處跨界、以出手買存貨來限時低價出清為強項的JAG揚言要以低票價來讓更多年輕人跨進劇院,是否可行,就有待觀察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