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音依姆嘉德.費絲麥爾。
女高音依姆嘉德.費絲麥爾。(圖片提供 國家交響樂團)
特別企畫 Feature 華格納之愛—女武神/即將上場 《女武神》女高音專訪

費絲麥爾 乘著音符 站上舞台之巔

《指環》系列歌劇中,女武神布倫希德的戲份不但吃重,角色際遇、心境轉折更是起伏巨大,要擔綱這樣的角色,非能量強大的戲劇女高音不可。這回NSO製作的《女武神》,邀來這兩年在歐陸備受矚目的女高音依姆嘉德.費絲麥爾擔綱,本著日耳曼人嚴謹認真的性格,她從長年的配角升任舞台主角,在角色中找到自己的詮釋特色。趁此機會,本刊越洋訪問到費絲麥爾,與我們分享她對演出的準備功夫與生涯的未來規劃。

《指環》系列歌劇中,女武神布倫希德的戲份不但吃重,角色際遇、心境轉折更是起伏巨大,要擔綱這樣的角色,非能量強大的戲劇女高音不可。這回NSO製作的《女武神》,邀來這兩年在歐陸備受矚目的女高音依姆嘉德.費絲麥爾擔綱,本著日耳曼人嚴謹認真的性格,她從長年的配角升任舞台主角,在角色中找到自己的詮釋特色。趁此機會,本刊越洋訪問到費絲麥爾,與我們分享她對演出的準備功夫與生涯的未來規劃。

人物小檔案

  • 1970 年生於德國巴伐利亞,擁有戲劇女高音歌喉,尤擅華格納女高音曲目。
  • 曾先後入選為慕尼黑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和奧地利茵斯布魯克歌劇院駐院歌手。
  • 合作過的指揮包括祖賓梅塔、馬捷爾、小澤征爾、杜南宜、提勒曼、鄭明勳等;定期在拜魯特音樂節、薩爾茲堡音樂節、戈林德柏恩音樂節登台演出。

依姆嘉德.費絲麥爾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女高音,她的音色渾厚有力、感性細膩;她永遠認真仔細地去探索歌詞的字裡行間以及樂譜每個音符底下的意義,並用她全部的生命與靈魂,透過歌聲將之詮釋出來。

——德國歌劇導演彼得.孔維奇尼

去年剛與指揮家鄭明勳合作,在首爾風風光光地完成自己亞洲首演的依姆嘉德.費絲麥爾(Irmgard Vilsmaier),目前是歐洲歌劇界爭相邀約的戲劇女高音,她的行程滿檔,光是今年上半年,就三度演唱華格納的女主角布倫希德,一次是年初在斯圖加特歌劇院的《諸神黃昏》、一次是五月中旬在維也納人民歌劇院的羅里歐(Loriot)改編版《尼貝龍指環》、另外一次就是即將在台北登場的《女武神》;在此期間她還飛往法國,首度登上了巴黎歌劇院的舞台。如此地炙手可熱,讓人很難相信,在兩三年前,她還只是眾多歌劇演出裡面一個只能襯托別人、看著別人發光發熱的配角。

為了藝術為了愛

當越洋與費絲麥爾通上話時,她才剛從維也納人民歌劇院的彩排中返回旅館,電話那頭傳來渾圓宏亮的嗓音略帶急促卻又不失堅定,宛如女武神布倫希德就站在眼前一般。華格納歌劇中的女主角向來都很吃重,對女聲樂家而言是一大挑戰,其中又以《尼貝龍指環》裡的布倫希德為最,這部由《萊茵黃金》、《女武神》、《齊格菲》、《諸神黃昏》共同組成的長篇歌劇,女主角布倫希德在形象上的演變有著相當鮮明的對比與,在《女武神》裡,她是神界之王佛旦最鍾愛的女兒,單純而正義的女武神;在《齊格菲》中,她是一個為了齊格菲而嘗遍愛、恨、情、仇,並立誓要報復負心漢的平凡女子,最後真相大白,悲痛欲絕地失去了摯愛的丈夫;在《諸神黃昏》中,她是個為夫復仇的遺孀,將一切罪惡淵藪的「黃金指環」還給萊茵的女兒,並以一把火燒掉自己與世界,讓天地的一切灰飛煙滅,從頭開始。是以,要詮釋與刻畫每個階段的布倫希德,著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麼究竟如何準備和演繹這樣一個多層次的角色?或許是很少有訪問者一剛開始便直接開門見山地問她這種問題,她有些意外和驚喜:「首先我會非常非常仔細地研讀劇本,自己嘗試去理解角色本身的定位、性格、心態與後續發展;同時我也會刻意避免去聽別人的錄音,以免影響到自己的詮釋,成為別人的複製品;接下來,便是去尋找專屬於我自己的聲音,在不斷的反覆練習中,找到一個適合呈現目前這個角色的音色和演唱方式;接下來便會開始和鋼琴伴奏密集排練,一方面訓練自己的持久度與耐力、一方面找出歌唱技巧需要特別注意的地方,比如哪些部分的演唱可能會傷及聲帶,必須提前做好充分預備,或者需要改變演唱的方式等等;然後是與導演和其他歌手進行戲劇方面的排練、對戲、走位,而當大家對角色的理解或詮釋意見不一致時,還要彼此交換意見、相互辯論和進行統合;戲劇彩排之後,再正式與整個管絃樂團一起練習。」從費絲麥爾的敘述中,讓人深刻感受到一位歌手的認真、敬業,及她對音樂劇場那份強烈的愛與執著。

在舞台上只做自己

費絲麥爾可謂是在這兩三年間迅速竄紅,並從一個終年的配角搖身一變,成為眾所矚目的女主角,對此,她娓娓道來一段漫長的自我追尋歷程:「雖然知道自己的音質比較適合戲劇女高音的角色,但我的演唱事業卻是從抒情女高音和次女高音開始的!」過去當她還在茵斯布魯克歌劇院工作時,經常被任派演唱如《漢斯與葛瑞特》裡的媽媽、《鄉村騎士》裡的珊圖查、《女武神》的齊格琳德這類的角色,這些其實都不太能完全彰顯她音質的特色,因此,她毅然決然地辭去了劇院的工作,成為一位自由歌手,開始改唱戲劇女高音的角色,並在其中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舞台。但在這轉折之間,其實肇因於一個藝術生涯上的貴人,那就是——彼得.孔維奇尼(Peter Konwitschny)。

孔維奇尼正是今年初在斯圖加特歌劇院與費絲麥爾共同合作《諸神黃昏》的德國知名歌劇導演。費絲麥爾略帶幽默地說:「妳知道嗎?我的身高有一百八十公分,而我的先生則是兩百零五公分。站在他的面前,我總覺得自己是小鳥依人,但是和其他歌手並立,我便發現我其實是既魁梧又壯碩,所以每次一站上舞台,我總是對自己缺乏信心,總覺得自己不是觀眾心目中的布倫希德!」當《諸神的黃昏》進行數次排練後,有一天,孔維奇尼突然喊停,並且大笑地對她喊說:「費絲麥爾,妳的身高和身材明明就不是纖瘦嬌小,妳為什麼要在舞台上一直把自己表現得像芭蕾伶娜?!那不是妳,不管妳多麼努力地模仿,都不可能成為身段輕盈的芭蕾伶娜,所以,麻煩妳在舞台上做妳自己!妳就是妳,站在觀眾面前,妳就是布倫希德!只管把妳自己真實地呈現出來,只有這樣,妳的布倫希德才會說服觀眾,才能感動觀眾!」孔維奇尼的這番話宛如當頭棒喝,一語打醒她這個夢中人,從此,她只專注在如何將自己與角色融為一體,進而也慢慢地建立起自己的自信,並塑造出了專屬於自己的詮釋與風格。

日耳曼百分百

費斯麥爾近期在官網宣布:她將在二○一四年正式把過去經常演唱的某些劇目封箱,往後會把重心都放在德文歌劇上。而細數費絲麥爾這一兩年所演唱的角色:伊索德、布倫希德、維納斯、昆德麗……其中光是華格納竟就占了八成,令人好奇,華格納是否就是她最愛的作曲家吧?沒想到她不假思索地回答:「當然,我是德國人,很日耳曼的!不過,除了華格納,我也唱理查.史特勞斯!」這個回答讓人莞爾,因為,「理查.史特勞斯」不就還是「日耳曼」嗎?

費絲麥爾接著說,過去她雖然也唱過不少義大利文或法文歌劇,但是她總覺得還是德文歌劇最適合自己,不論在音色、戲劇性各方面,她都較為貼近德式音樂!話至此,我突然明白,為什麼這一連串下來的訪談,她總是很認真地一個問題給一個答案,極少會天外飛來一筆,或者天馬行空地延伸;而凡是與戲劇、音樂和表演藝術無關的話題,她甚至意興闌珊,這樣一板一眼的嚴謹,確實相當日耳曼。甚至連她在工作之餘的嗜好,就只喜歡和先生窩在家裡一起煮飯,連這一點,都十足地德國。

樂於挑戰歇斯底里的角色

談及二○一四年的展望,她非常興奮地指出將在萊比錫歌劇院登台,首度挑戰理查.史特勞斯的伊蕾克特拉一角,對於這個為了替父親報仇,慫恿弟弟弒母,最後自己也陷入瘋狂的歇斯底里角色,除了音樂本身挑戰度高,而女主角一路以來的心路歷程更不易拿捏和詮釋,但那高潮迭起的戲劇性與張力,卻讓費斯麥爾深深著迷,躍躍欲試,這讓我想起多年前我在柏林觀賞她的《李爾王》,當時她扮演的雖然是李爾王的大女兒這個配角,卻讓人印象極為深刻。同樣是一個歇斯底里的角色,同樣在音樂和戲劇表現上有著極高的挑戰,但是她在舞台上帶給觀眾的臨場感是那麼地真實、那份震撼又是那麼地強大,至今難忘。而今,費絲麥爾,這位不斷挑戰自我的藝術家,帶著她對音樂、戲劇的狂熱,更一步一步地登上歌劇舞台的中央,並找到了屬於她的定位與光芒。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