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及頭套上影像的呈現,有著向視覺藝術高度取經的聯想。
螢幕及頭套上影像的呈現,有著向視覺藝術高度取經的聯想。(林韶安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溫醇的暴力

久居國外的賴翠霜在音樂選用上有其新意,群體在地板上快速地掃腿,將心中的激越搭配著音樂裡的情緒,表現得很好!一段眾人在表面和樂的合照之後,消融在沙發上的神來之筆,更是突破了家庭的偽飾,一針見血,刀刃猶在滴血般!

文字|鄒之牧
攝影|林韶安
第249期 / 2013年09月號

久居國外的賴翠霜在音樂選用上有其新意,群體在地板上快速地掃腿,將心中的激越搭配著音樂裡的情緒,表現得很好!一段眾人在表面和樂的合照之後,消融在沙發上的神來之筆,更是突破了家庭的偽飾,一針見血,刀刃猶在滴血般!

新點子舞展─賴翠霜與舞者們《家.溫℃》

7/26~28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賴翠霜的《家.溫℃》是部富迷人色彩(charismatic)的作品,我為她的使命感和才情,獻上敬意。

德國福克旺舞蹈學院出身的賴翠霜,作品有著強烈的戲劇性,與濃厚的「文以載道」豐富的內涵,舉凡在台發表的《囲》、《首映會》、《抽屜》、《首映會2.0》等均有此特質。個人覺得,除卻其在動作編寫上的才情,有時卻顯得「多」了!要說的、欲說的,太多。加上有時,與他人的合作,可能在腦力撞擊下,議題愈玩愈大!這次,卻是在題旨、前期的揭示,以及呈現現場的控制,均達到一個飽滿,精簡(concise)、充滿特殊氛圍的狀態(賴翠霜在燈光設計上一向有其特殊的要求),以致達到了一個飽和而準確的特殊張力!這個劇場呈現上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的飽滿精準性,其實也是非常德國的。

家庭中的暴力關係

作品一開始即揭示家中各族群間在語言或肢體上的暴力關係;相對前作一段又一段(paragraph)的情境設計,這次或因場景、道具的固定、集中,更能在光亮的燈光中定睛在角色、故事的關係。久居國外的賴翠霜在音樂選用上有其新意,群體在地板上快速地掃腿,將心中的激越搭配著音樂裡的情緒,表現得很好!一段眾人在表面和樂的合照之後,消融在沙發上的神來之筆,更是突破了家庭的偽飾,一針見血,刀刃猶在滴血般!余彥芳與張志凱的這一線故事軸動人而豐富,女子對男子的情意無力回應,因自己已有著自己足夠的問題。女子的瘋狂、失措,與男子的無能(只能一味推著眼鏡、搓著自己的臂膀),將彼此因本身家庭問題的情感無法表達、與人際間的交流堵塞……台灣此間普遍的問題,表達得歷歷在目!高大年輕的張志凱與余彥芳交手,timing節奏掌握流暢、動作情緒不急不緩,或因賴翠霜的指導有方,也成就了與老將余彥芳之間的一段肢體佳話。

男方最終只得將狂亂的余定在牆上,以鎮靜她,余的痛楚全在特寫的臉龐上!賴翠霜的處理一向很滿,此作卻顯得自覺而疏密有味。戲劇的編寫,或因切身的體認,有如行雲流水。觀察入微處,寫情寫景令人心悸!男女關係自然行進到情慾的片段,於臥室、餐桌上。又因彼此的欠缺交流,終至意態闌珊、索然無味的地步!面對眼前的兩片“dead meat”,其中一對的男角只能自己進到浴室裡,自瀆解決。這兒,賴翠霜其實是沒有站在任何一方的。男女都是這個社會「失語 /(失能)」狀態下的犧牲者。

我們看到話語裡不是快速到無法辨聽的語言,就是無意識的廢話,或是嘮叨、謾罵。或許,多多少少,每個人的原生家庭,都會在成長的路上留下烙印,遑論暴力的相向。如同唯有家中經年的家具,無言地見證了彼此的來去,與債。

不吐不快的執著

於是,我們看到男性在揍了女性之後、又迅即後悔;又因女性的饒恕,再度燃起犯意……這是一個不斷重複的惡性循環,如同我們先前看到的「沙發融解」段落。

這畢竟不是一個戲劇呈現,也非論文,只是舞蹈,以著藝術手法,呈現社會的切片。畫面裡,受虐婦女、一輩子惶惶然不知自己價值的女人、躲在桌子底下遠離風暴自己做著白日夢成長的小孩……一屋子的人,卻無路可出!但至少我們這一代是看出了問題的。沒錯!於是在賴翠霜喜用的孤裸電燈泡光影變化後,果然進入了男人的自述。以戲劇化的言語、表演手法,陳述施暴者這一方的說法。螢幕及頭套上影像的呈現,有著向視覺藝術高度取經的聯想。只是,從以〈我的家庭真可愛〉一曲播出後,賴翠霜再度以直述手法,用錄音播出疑似案例當事人的自述,並加旁白宣講社會案例的筆數。應是如前作《首映會2.0》環保議題的直白,或《囲》之後自製的長串工作人員名錄顯影,一個不吐不快的賴翠霜的創作抉擇(artistic decision)吧,也算是藝術家一點個人的小小執著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