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堅志《尋夢人》
張堅志《尋夢人》(劉人豪 攝 左派舞蹈協會 提供 )
演出評論 Review

南部春天的祭禮

即便表面的現代與突破的企圖,作品的鋪陳、推進,其實還是非常芭蕾舞劇的作法。舞者以手勢表達著語意,角色有著分配,在龐大的編制裡,陳婷玉顯得鎮定、掌控自在。在不斷流動的變換組合中,呼應到每一篇章的鬆緊、氛圍。於是我們看到王國權所飾的編舞家與排練指導一角無聲地指示著舞者,舞者有條不紊地上下、組合,隨著音樂的章節,畫面顯得優雅、不著痕跡。

文字|鄒之牧
攝影|劉人豪
第248期 / 2013年08月號

即便表面的現代與突破的企圖,作品的鋪陳、推進,其實還是非常芭蕾舞劇的作法。舞者以手勢表達著語意,角色有著分配,在龐大的編制裡,陳婷玉顯得鎮定、掌控自在。在不斷流動的變換組合中,呼應到每一篇章的鬆緊、氛圍。於是我們看到王國權所飾的編舞家與排練指導一角無聲地指示著舞者,舞者有條不紊地上下、組合,隨著音樂的章節,畫面顯得優雅、不著痕跡。

春之祭—世紀新篇

6/22~23  高雄 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來到高雄觀看春天藝術節最後一檔「春之祭—世紀新篇」的演出,也觀看甫於去年成立的大東藝術文化中心。

年輕編舞者展現突破性表現

第一段由在南台灣創作不輟的蔡博丞提出《無聲吶喊》,這支簡短到幾乎如整場節目序曲的小品,芭蕾味的舞蹈表現、鬥牛式的男女張力,是我觀看蔡博丞作品以來,最數一數二的作品。舞者張聖和、黃依涵就著斯特拉溫斯基的絃樂小品,將每一個動作,都「作進」音樂裡去了!作品依然有著蔡博丞的大氣:簡潔的舞台上,單靠著舞蹈的編寫、舞者的coaching,將這一齣據云出自電影《飢餓遊戲》的作品,發揮得張力充滿、令人目不轉睛。未幾,動人的演繹即消失,有如一場不知從何而來、將往何處去的時空。

第二段進入張堅志編寫的《尋夢人》,一名年輕的魔術師(張堅貴),在低垂的大幕前,於觀眾眼前一人作著魔術,動作熟練,從尋常的戲法,進入甚且帶著些詩意的幻影,如抓「光」放在玫瑰上,或是冷硬的棍子變成兩張巾……幕起,我們看到台上原來有著吊索掛著的一男一女,女著豔紅的長裙,男黑衣褲,紅色的衣領與腿側邊的紅相呼應。這一吊索人的設計,其實出自樂曲本身故事裡的人物——一個人偶,但編作者卻衍伸成進一步身不由己的意象。兩人被索拉著,卻試圖相偎,光影中吊索刺眼地亮著,視覺上是成功的塑造。擺盪間,裙襬的飄盪呼應著小提琴靜靜的弦音,節奏有味。是我觀看張氏兄弟自立門戶以來最好的一次作品。

此次全場演出的設定,都是選用斯特拉溫斯基的音樂,在全球同步歡慶斯氏《春之祭》首演至今百年的今時,如此的命題可謂想當然爾卻不見得是件易事。此次卻執行地很好:四支作品,有著一氣呵成起承轉合(雖然不見得就是這樣的順序)般的連貫性,讓整場演出,更增可觀處。大幕前聚光燈下的魔術師,可謂上、下作品間的切換現身,一方面也營造、承接了斯氏作品裡難解的神秘性;並是個理想的選擇,兼顧了張氏兄弟「長弓」舞團產出對「遊戲」一向的偏好!我想,這次演出齊一的製作條件:服裝、燈光、音響……以及不可不提的斯氏那緊密而強而有力的音樂命題,在在提供了年輕編舞者一個突破的表現機會,或是作品獲致質感大幅提昇的原因之一!

第三段由張雅婷編創的《驚蟄》,則是更進一步堆疊到了斯特拉溫斯基芭蕾舞劇樂曲著名的磅礡氣勢,用的雖只是他的交響曲,也看似為下半場的《春之祭》重頭戲,預作鋪陳。然而此一作品,除了傑出的舞台設計、燈光、服裝等撐起了樂曲龐大的合唱氛圍,造景的任務之外,觀眾卻是一無所獲,編創者退居到最幕後,的確是如節目單所云,對斯氏獻上最高敬意了!然而,張雅婷對畫面悉心的安排,如前景安插的匍匐動能、後景費心調校的龐大動靜與音樂間的細致變化等,又顯示了對舞台、畫面元素掌控的充分能力與敏感度,讓人期待她更多的作品!

《春之祭》新編展現親民性

中場之後壓軸的《春之祭》,則是我繼二○○七年之後,有幸再觀陳婷玉的作品。當年「生命記事—陳婷玉創作舞展」裡生猛的活力、與「說了算」的灑脫,及實則深思的編舞想法,令我印象深刻。暌違六年後,第一個亮相,依然不羈地不同凡響:四個年輕舞者,一字排開在眼前,場景是《春之祭》的排練室,這次音樂選用四手聯彈的鋼琴版本,是個不同凡俗的做法。一方面把百年管絃的沉重擔子給拉了下來,另一方面,也符合排練場的現實。兩位鋼琴家潘祖欣、許溎芳,單靠兩雙手與一架鋼琴,就把原版本那低抑又磅礡、如雲霄飛車也似的節奏與戲劇性,完全烘托了出來,可謂表現傑出!

即便表面的現代與突破的企圖,作品的鋪陳、推進,其實還是非常芭蕾舞劇的作法。舞者以手勢表達著語意,角色有著分配,在龐大的編制裡,陳婷玉顯得鎮定、掌控自在。在不斷流動的變換組合中,呼應到每一篇章的鬆緊、氛圍。於是我們看到王國權所飾的編舞家與排練指導一角無聲地指示著舞者,舞者有條不紊地上下、組合,隨著音樂的章節,畫面顯得優雅、不著痕跡。或許是家學因素,陳婷玉對音樂的敏感性帶動的自然編寫,使得聆賞斯氏此一耳熟能詳的作品,成了件賞心樂事!而在演繹上的新意,又使此一鉅作,呈現了難得的親民性(accessibility),帶你一步一步進入。

這樣的緊扣、改寫,其實需要非常大而周全的專注力。陳婷玉甚且在視覺上安排了王國權與排練指導到台下,在樂池部位觀看著台上的排練,一如排練會有的場景。這樣的突圍一方面拉近了與觀眾的距離、加深了作品的親切性,視覺上,也創造了多重的視點,呼應到此時樂章更起伏的豐富變化。燈光,也一度一時微暗在一男角的回眸一視中,令人不禁期待著後續會有什麼樣的劇情變化。一切的戲劇性埋伏在低調的細微裡,令人期待著後面將有的熟悉磅礡。

舞台視覺未能撐起全場氣勢

然而,創作似乎不是順著這樣的脈絡處理的。與其進入想當然爾的《春之祭》的正式演出,作品卻岔出去花費了不少力氣換景、服裝,來到舞者生活的私密片段。以更直接(甚且包括手機,但仍不發聲)的戲劇手法,交代男女除了台上的爭風吃醋,私底下的你情我怨。但,或許是戲劇的安排不夠,也或許是布景、服裝的定位不夠清晰,又或許,是燈光不足!在遙遠的幾尺之外,觀眾其實對角色的關係不是那麼清楚。於是,當最後結尾男女要角間呼應著原作裡的巨大生死、掙扎原型的彼此嬌嗔怨懟、勾心鬥角,便顯得兒戲!而重頭戲的《春之祭》主軸,囿於舞台視覺的未能撐起全場應有的氣勢(舞者上半部的臉大部時間幾乎都是黑的),便失去了應有的質感,整體的對比出不來!

春天藝術節這檔舞蹈重頭戲的製作水準令人驚豔!編創者、舞者的戮力表現,也令人欣喜。大東藝術文化中心雖在軟硬體方面,仍有改進的空間,也達成視覺的驚奇。但新起的南台灣,還是令人興奮!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