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亭.祭姪》中,藉著流動的光影變化,原本具體的文字形象彷彿飛騰起來,活躍成為立體的身體書寫。
《蘭亭.祭姪》中,藉著流動的光影變化,原本具體的文字形象彷彿飛騰起來,活躍成為立體的身體書寫。(新舞台 提供)
企畫特輯 Special

情動於中 舞筆躍然

訪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談舞劇《蘭亭.祭姪》

剛於11月正式陞任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的楊雲濤,是傑出的舞者與編舞家,身上有著豐厚的民族舞與現代舞素養,讓他的舞作在傳統況味中呈現現代的流暢與自由。十二月他將率領香港舞蹈團首度訪台,帶來獲2013香港舞蹈年獎「最值得表演舞蹈製作」的《蘭亭.祭姪》,以書法為題材,讓行筆走韻化身舞動肢體,將王羲之在《蘭亭集序》的灑脫自在、與《祭姪文稿》中,顏真卿的字字悲憤,在舞作中一一表露。

剛於11月正式陞任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的楊雲濤,是傑出的舞者與編舞家,身上有著豐厚的民族舞與現代舞素養,讓他的舞作在傳統況味中呈現現代的流暢與自由。十二月他將率領香港舞蹈團首度訪台,帶來獲2013香港舞蹈年獎「最值得表演舞蹈製作」的《蘭亭.祭姪》,以書法為題材,讓行筆走韻化身舞動肢體,將王羲之在《蘭亭集序》的灑脫自在、與《祭姪文稿》中,顏真卿的字字悲憤,在舞作中一一表露。

香港週2013—香港舞蹈團《蘭亭.祭姪》

12/13~14  19:30 台北 新舞台

INFO  02-27237953

香港最具規模的三大職業舞團——香港舞蹈團、城市當代舞蹈團和香港芭蕾舞團,各自有不同的藝術取向。城市當代舞團和香港芭蕾舞團分別以突出的現代舞和芭蕾舞訓練為基柢,香港舞蹈團則以延續中國古典舞的肢體美學為發展特色。今年年底「香港週2013@台北」,即將推出一系列展覽與表演節目,其中由香港舞蹈團演出的舞蹈詩劇《蘭亭.祭姪》,曾獲得2013香港舞蹈年獎「最值得表演舞蹈製作」,是這次的重點節目之一。

總能在有限框架中  找到無限出路

舞劇《蘭亭.祭姪》的編舞與導演楊雲濤,剛於11月正式陞任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接任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在他的舞蹈養成背景中,先是進入民族舞系,之後陸續加入廣東現代舞團、北京現代舞團和城市當代舞蹈團,成為亮眼的獨舞者。除了參與表演,楊雲濤也累積不少編舞作品,從雙人小品《咖啡.伴侶》(2000),到大型音樂劇、舞劇的共同編導《邊城》(2004)、《笑傲江湖》(2007),創作題材毫不設限。

楊雲濤認為,正是因為自己交錯複雜的藝術經歷,讓他在編創上累積多重養分。面對不同的故事題材,楊雲濤總能在有限的框架中,找到無限的出路。他經常從自身的文化背景中汲取靈感,從當代的角度著眼,提出自己的詮釋。對他來說,現代與傳統並不是決然的斷裂,「傳統作品也是十分具當代性,因為這些作品能夠觸碰到事物的本質,所以在當今世代中依然有高度的存在價值。」屬於現代社會的流暢感和自由度往往作為一種傳統的延續,並存在他的舞蹈中。

舞蹈對楊雲濤來說是一種感性的抒發,如《詩經》所描述的「情動於中,行之於言」,自認心細敏感的他,回到創作的起點上,通常是來自對周遭環境的觀察,在其中有所感悟,而透過編舞將這份情動轉化成藝術的語言傳遞出來。

創作離不開人  編創從人際交流而來

談到藝術、談到創作,楊雲濤認為這一切都離不開「人」,「能夠成為經典的作品,一部好作品,其中必定展現了人的思想、對人的生命有所關注。」楊雲濤的人本思想和性格上的浪漫,說明了他作為藝術家的特質。當他在面對創作,同時也是在面對自己、面對生命。很多時候,我們以為我們說的是一個外在世界的故事,但其實我們說的就是自己的故事,我們始終是在對世界的認識中體認到自己,而「藝術創作,實際上就是摸索和確定自己存在價值的過程」。

在編舞時,楊雲濤並沒有刻意辨別所謂東方舞蹈和西方舞蹈的肢體風格,反而以開放的態度來看待融混在身體中不同的表現可能。無論是表演或創作,重要的不是外在形式,而是如何透過身體,適切而有效地述說內在的精神與情感。

他與舞者排練時,通常說的比做的還多,「編舞者透過舞者的身體傳遞自己的概念,這兩者之間需要思想上的結合」,舞者並不是機械性地輸出編舞指令,而是彼此交流之後的結果。從個人主觀的感受,到另一個人的身上產生共鳴,與其說是編、導,更是編舞者與舞者之間無私的交換與溝通。

舞蹈與書法  都在「動」中顯現

對於書法,楊雲濤有著相當的親切感。從小看著父親提筆書畫,家裡隨處都是抄寫的手稿、字帖。自己雖不特別專研書法,但是「不一定要會跳舞才能欣賞舞蹈,不一定要會寫書法才懂得書法的趣味。」楊雲濤從舞蹈體會到筆墨連貫、停頓的微妙韻律,起筆、運勢、落筆、收尾,無不勾引出一種身體的空間感和速度感。楊雲濤認為書法和舞蹈一樣,都是展現「過程之美」的藝術,「書法和舞蹈都是在『動』中顯現、藉著動的過程而存在」。

楊雲濤提到,書法雖然是一種靜態、平面的呈現,但是當我們的視線跟隨著這些線條運行,感受到筆劃之間的旋動起伏,其實十分具有動感。在舞作中,楊雲濤利用多媒體影像,在舞台上實驗出多樣的視覺流動感,從靜態到動態,從平面到立體,創造出不同的空間層次。舞蹈與視覺影像的結合並不稀奇,令楊雲濤感興趣的,是影像的運動和身體動作之間的呼應關係,「影像是一種平面、視覺性的呈現,但又能表現出書法具有的內在的運動感,而與舞蹈契合。」藉著流動的光影變化,原本具體的文字形象彷彿飛騰起來,活躍成為立體的身體書寫。

過去也有不少編舞家以書法為題材創作,像是林懷民《行草三部曲》融合太極導引和武術表現出東方身體亦剛亦韌的特質;或是沈偉在《連接轉換I、II》中,強調身體移動的軌跡,肢體成為揮灑在空間畫布的筆線,兩者都呈現出書法的線條和流動之美。在《蘭亭.祭姪》中,楊雲濤除了從動作呈現書法的流動性,在另一個層面,他更琢磨人物的情感表現,寄思想和情感於舞蹈之中。將王羲之在《蘭亭集序》的灑脫自在、與《祭姪文稿》中,顏真卿的字字悲憤,在舞作中一一表露。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