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由乾旦兆欣身兼導演與主演,與曲藝家葉怡均及琴師陳昌靖一起演出。
《聊齋》由乾旦兆欣身兼導演與主演,與曲藝家葉怡均及琴師陳昌靖一起演出。(兆欣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京劇、曲藝、古琴同台交融

禪意《聊齋》 辯證人間「真」情

兆欣是國內少見的乾旦,兼習京崑各家流派,這次首度執導,選擇蒲松齡小說《聊齋》,重點不再搬演情節,卻是將故事中寄寓的細膩情感、情境氛圍呈現於舞台上。邀請曲藝家葉怡均與琴師陳昌靖合作,在劇場中以說唱歌舞表現,在抒情與敘事間來回擺盪,凝練如詩,寫意如畫,渲染情感聚散的無奈悵然。兆欣表示,他想傳達的無非是一點人間「真」情的辯證。

兆欣是國內少見的乾旦,兼習京崑各家流派,這次首度執導,選擇蒲松齡小說《聊齋》,重點不再搬演情節,卻是將故事中寄寓的細膩情感、情境氛圍呈現於舞台上。邀請曲藝家葉怡均與琴師陳昌靖合作,在劇場中以說唱歌舞表現,在抒情與敘事間來回擺盪,凝練如詩,寫意如畫,渲染情感聚散的無奈悵然。兆欣表示,他想傳達的無非是一點人間「真」情的辯證。

《聊齋》兆欣首次導/演作品

2013/12/20~22  19:30   2013/12/21~22  14:30

台北 松山文創園區多功能展演廳

INFO  0918367969

一桌二椅, 三名表演者——曲藝說書、京劇旦角、古琴樂師,相互滲透交融,輪流扮演故事中的主角與配角,素淨的服飾、空寂的舞台與清雅的樂音,這齣《聊齋》說得幽幽緩緩,頗有禪意。

不演情節  呈現《聊齋》氛圍情思

導演兆欣說,《聊齋》小說流傳已久,至今仍被各種表演形式不斷詮釋搬演;無論《聊齋》內容如何荒誕離奇,其實都不脫人鬼狐妖的綺戀。因此,此次搬演的重點不在情節,而是將故事中寄寓的細膩情感、情境氛圍呈現於舞台上,「固然評論家多半認為《聊齋》是部諷刺世情的小說,但原著文辭裡最迷人之處,還在蒲松齡『留白餘韻』的筆法,這給予戲曲創作最直接的著力點。」

一段又一段的故事串接在一起,沒有線性發展的完整劇情,人物不具名姓,也沒有確切的時空情景,《聊齋》中的縷縷情思,在劇場中以說唱歌舞表現,在抒情與敘事間來回擺盪,凝練如詩,寫意如畫,渲染情感聚散的無奈悵然。兆欣表示,他想傳達的無非是一點人間「真」情的辯證,「《聊齋》也許只是一種名稱上的假託,小說中每段邂逅都因人鬼妖身分差異,而不得不走向分離,那種疏淡的情感描繪,似有若無予人無限餘韻——這正是抽開了情節,才得以被彰顯的。」

京劇、曲藝、古琴  同台混融也現代

在形式上,《聊齋》是一場傳統與傳統的對話。身兼主演的兆欣,是台灣少見的乾旦,兼習京崑各家流派,追隨程硯秋腳步,從實驗中叩問傳統。曲藝家葉怡均是國內唯一評書、相聲兩門抱的傳統曲藝工作者。琴師陳昌靖兼習中西音樂,致力琴歌聲腔,追求古琴傳統雅韻。京劇、曲藝、古琴的同台,展示了傳統藝術的包容性,其收納與融合的可能,亦是戲曲本有的特性。

更有意思的是,《聊齋》從題材到表演,運用的皆是傳統素材,然而,全劇卻散發一種現代與古典交錯混淆的曖昧氛圍。就像是執著於愛與癡的鬼,說著那些虛構的故事,其實都是真實人生的映射,又像是《聊齋》演的是蒲松齡的小說,卻又似是而非。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