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喬凡尼劇院
新喬凡尼劇院(李秋玫 攝)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音樂揚帆.2013 NSO@歐洲

音樂揚帆.2013 NSO@歐洲

NSO要去歐洲巡演了

十六年前去過歐洲,那時樂團的成熟度不高,還沒有自己的特色。但經過那麼多年淬煉,樂團早已有了穩定的聲音。尤其近十年的成績,讓合作的國際大師紛紛驚豔於它的好。於是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出去讓更多人認識;於是在外演奏,讓更多人聽見它。

要聽見什麼聲音

就是台灣的聲音,多元,又那麼包容;傳統,又有年輕的活力。既然樂團是又中又西,那麼演奏德弗札克、貝多芬時,也該有個台灣味吧!兩套半的曲目他們準備好讓觀眾有新鮮感,也表現吞吐量。給自己更難的功課、挑戰更高的難度,卻不證明樂團「會」什麼,而是問自己「帶過去」什麼。

法國、義大利、瑞士、德國

四個國家、五個場次,從巴黎到米蘭,從烏迪內到成為台灣第一個進入日內瓦的交響樂團,最後在柏林愛樂廳劃下終點。或許十六年前他們會想:「你們能做的,我們也能做。」但十六年後,他們會說:「我們能做,而且更有特色。」

運走六千三百公斤的樂器箱、打包一百廿多個行囊,跨出步伐、帶著自信——

NSO,出發!

文字|本刊編輯部
攝影|李秋玫
第252期 / 2013年12月號

NSO要去歐洲巡演了

十六年前去過歐洲,那時樂團的成熟度不高,還沒有自己的特色。但經過那麼多年淬煉,樂團早已有了穩定的聲音。尤其近十年的成績,讓合作的國際大師紛紛驚豔於它的好。於是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出去讓更多人認識;於是在外演奏,讓更多人聽見它。

要聽見什麼聲音

就是台灣的聲音,多元,又那麼包容;傳統,又有年輕的活力。既然樂團是又中又西,那麼演奏德弗札克、貝多芬時,也該有個台灣味吧!兩套半的曲目他們準備好讓觀眾有新鮮感,也表現吞吐量。給自己更難的功課、挑戰更高的難度,卻不證明樂團「會」什麼,而是問自己「帶過去」什麼。

法國、義大利、瑞士、德國

四個國家、五個場次,從巴黎到米蘭,從烏迪內到成為台灣第一個進入日內瓦的交響樂團,最後在柏林愛樂廳劃下終點。或許十六年前他們會想:「你們能做的,我們也能做。」但十六年後,他們會說:「我們能做,而且更有特色。」

運走六千三百公斤的樂器箱、打包一百廿多個行囊,跨出步伐、帶著自信——

NSO,出發!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