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舞臺是台北精華商業區唯一的藝文空間。
新舞臺是台北精華商業區唯一的藝文空間。(新舞臺 提供)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2013表演藝術回顧 現象觀察2:新舞臺吹起熄燈號!?

搶救藝術地標 商業與文化繼續拉扯

甫於前年完成休館整修,正待大步邁開步伐的新舞臺,卻在去年宣布將吹起熄燈號,因為所屬企業母體的規劃,新舞臺原址必須出售,也宣告劇場經營告終。消息一出,馬上引發表演藝術界大地震,紛紛發出「搶救新舞臺,原址不熄燈」的搶救之聲,極力想抱住這方在「台北曼哈頓」的藝術地標。但即使在北市府的介入下,力圖找出留下新舞臺的可能,但畢竟企業有企業自己的財政考量,一切,都仍在拉扯擺盪中……

甫於前年完成休館整修,正待大步邁開步伐的新舞臺,卻在去年宣布將吹起熄燈號,因為所屬企業母體的規劃,新舞臺原址必須出售,也宣告劇場經營告終。消息一出,馬上引發表演藝術界大地震,紛紛發出「搶救新舞臺,原址不熄燈」的搶救之聲,極力想抱住這方在「台北曼哈頓」的藝術地標。但即使在北市府的介入下,力圖找出留下新舞臺的可能,但畢竟企業有企業自己的財政考量,一切,都仍在拉扯擺盪中……

台北101以破紀錄兩百一十八秒的「二○一四愛你一世」煙火秀,迎接金馬年的到來。當數十萬民眾湧入信義計畫區,在璀璨煙火中歡騰慶祝新年,鄰近101的新舞臺,卻在各界惋惜聲中「暫吹」熄燈號。

一年多前,新舞臺才耗資六千九百萬元(文化部補助兩千萬元)完成館舍大修工程。沒想到,迎來的不是重新出發的契機,而是讓文化界震驚「停止營運」的爆炸性轉折。

藝文人士震驚  紛紛發聲期待「原址不熄燈

中國信託銀行企業總部大樓今年將搬遷到南港,依照現行銀行法規定,商業銀行不得投資非自用不動產,位於松壽路的原總部大樓將於今年出售,連帶由中信銀文教基金會經營的新舞臺也宣告:二○一四年一月一日起,除了原先核准的表演場次,以及自製的「2014新舞風」以外,將停止所有對外租賃及相關業務。

雖然,中信銀承諾,會另覓合適地點新建「新舞臺」,也會持續對藝文的支持,但與文化界的訴求有很大落差。表演藝術聯盟邀請作家白先勇、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文化評論家林谷芳舉行記者會提出呼籲:新舞臺已成為台北重要文化地標,應原址保存,繼續營運;文化界也發起「搶救新舞臺,原址不熄燈」的連署。

文化部去函金管會了解現行法令規定,認為新舞臺保留與否,全看中信銀的態度。民國七十八年至八十年間,中信銀向台北市提出總部大樓新建工程申請,以基地內規畫一處集會堂兼演藝廳,換取高度由四十五公尺拉高到八十五公尺的突破,經都審會審議通過,新舞臺已是台北重要文化設施;因此,文資委員提出從文資角度思考新舞臺歷史文化價值的解決方案,並函請台北市政府啟動新舞臺的文化資產身分鑑定。

劇場經營的典範  不以商業考量的藝術涵養

文化界集氣搶救的不只是一座劇場,而是珍貴的文化精神。「台灣需要的不是灌木叢,而是長出更多『年高德劭』的大樹!」二○○○年起擔任「新舞風」藝術總監的林懷民指出,台灣經濟低落,政治糾結,社會氣氛已夠苦悶,現在又多了新舞臺停止營運的壞消息,連計程車司機都問他:「新舞臺袂停?」

林懷民指出,新舞臺資歷不深,卻是劇場經營的典範,他曾多次請辭「新舞風」藝術總監,館長辜懷群總要他不必考慮票房,放手去做。十多年來,新舞臺支持多元的藝術創意,從京劇、歌仔戲、崑曲、高甲戲的「新傳統」,由小提琴家胡乃元發起的Taiwan Connection計畫、視障藝術節、兒童節目,主事者展現的是不以商業為考量的深厚藝術涵養。

兩廳院董事長、朱宗慶打擊樂團創辦人朱宗慶也指出,中信銀當年耗資十二億元蓋了新舞臺,挹注在軟體營運的經費也超過廿億元,文化是無利可圖的事業,如不是對藝術的喜好,不可能長期支持。

曾有人形容,新舞臺是劇場界的「五星級飯店」,為怕冷觀眾準備毯子,為小小朋友準備「樂高墊」。一次,朱宗慶打擊樂團到新北市舉辦兒童音樂會,發現個頭不高的小朋友看不到演出,緊急向新舞臺商借坐墊,後來,朱團也訂製墊子因應全台的巡演。「百貨公司能,劇場為什麼不能。」朱宗慶說,新舞臺為劇場服務做了很好的示範。林懷民也認為,劇場是複雜的服務業,不只服務藝術家,也服務觀眾,新舞臺樹立「溫良恭儉讓」的待客精神,很多受邀參與「新舞風」的國外藝術家,都向他表達希望再來的意願。

市府介入挽留  企業在商仍言商

作為台北第一座由企業贊助設立的中型劇場,新舞臺所在位置又在「台北曼哈頓」的信義計畫區,它的結束營運,不只是社會的重大損失,台北劇場不足的沉痼也浮上檯面。籌備中的台北藝術中心、台灣戲劇藝術中心,預計最快民國一百零四年才會對外開放營運,表演藝術界將面臨一到兩年的場地荒衝擊。

為了保住台北精華商業區唯一的藝文空間,台北市文化局除了啟動「文化景觀」認定的文資機制,台北市都發局進行中的「信義計畫區第三次通盤檢討」,也將新舞臺所在的A7街廓納入檢討範圍,草案提出:基於文化景觀價值,未來中信企業總部大樓進行更新改建時,應維持原位置、規模、使用機能,其保存方式需經文資審議委員會確認,始得核發建照。

對於市府作法,中信銀發表嚴正聲明指出,此舉形同宣告新舞臺終止營運,因為,中信銀在出售總部大樓時將產生重大損失,無法有足夠盈餘繼續贊助基金會支持藝文,基金會最後可能走向解散命運,新舞臺的營運也會隨之終止。

文資學者薛琴指出,新舞臺設立之初,信義計畫區還在開發階段,如今,地皮價值已不可同日而語,企業在商言商,可以理解,但信義計畫區不應該只有百貨公司、商業大樓、豪宅,新舞臺的存在,代表的是一個城市的精神。政府、企業與文化界,如何從對立走向三贏,一九六○至七○年代,紐約市長林賽任內推動的「劇院特定區」案例值得參考。由於現代化辦公大樓興建威脅到曼哈頓中城區的傳統劇院區,紐約都市規畫委員會擬訂新的劇院地區都市設計及開發政策,鼓勵大樓開發商在「劇院特定區」設立劇院,最多可增加20%的樓地板面積補償。「藉由都市計畫的手段,形塑都市的特色,是具前瞻性的做法。」薛琴說。

繼續擺盪中  命運仍未卜

暫時畫下休止符的新舞臺,還擺盪在商業開發與文化保存的爭議中,命運未卜。館長辜懷群以一首英文老歌〈冬天的故事〉寫下感性的道別信:「新舞臺是否繼續營運,對世人而言,或許只是另外一個冬天的故事;但對我們這群人而言,這故事應該會在人生的冬天裡給我們堅忍與力量。下台是上台的前奏,聞雞起舞,演好自己!」藝文界期盼,新舞臺不會就此走入歷史,在繁華的台北信義計畫區,除了購物、玩樂,藝術的火花也能在此繼續迸發。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