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下大道邦立歌劇院進駐席勒劇院之後票房長紅,讓席勒劇院成為柏林當紅的劇場。
菩提樹下大道邦立歌劇院進駐席勒劇院之後票房長紅,讓席勒劇院成為柏林當紅的劇場。(陳思宏 攝)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歌劇謝幕後,席勒劇場轉型成舞蹈劇院?

雖然翻修工程延宕,但暫居席勒劇院的菩提樹下大道邦立歌劇院終究會有離去的一天,之後這個百年老劇院又將何去何從?曾經是德國最大的話劇劇院,席勒劇院幾經波折,才又回到柏林人的劇場版圖,不當歌劇院暫時據點之後,有人建議將它轉型為舞蹈劇院,讓舞蹈創作豐富的柏林有一個舞蹈人真正的「家」。

文字|陳思宏
攝影|陳思宏
第254期 / 2014年02月號

雖然翻修工程延宕,但暫居席勒劇院的菩提樹下大道邦立歌劇院終究會有離去的一天,之後這個百年老劇院又將何去何從?曾經是德國最大的話劇劇院,席勒劇院幾經波折,才又回到柏林人的劇場版圖,不當歌劇院暫時據點之後,有人建議將它轉型為舞蹈劇院,讓舞蹈創作豐富的柏林有一個舞蹈人真正的「家」。

柏林菩提樹下大道邦立歌劇院(Staatsoper unter den Linden)進行重大整修,整個歌劇院人馬暫時遷移到席勒劇院(Schiller Theater)演出。想不到,整修工程延宕超支,重新開幕日期一再延後,原本去年歌劇團隊就該搬回原始劇院,但工程仍未明朗,至今相關單位、柏林市長都不確定,歌劇團隊未來到底還會在席勒劇院度過多少日子。

在二○一四新年度的柏林市文化委員會(Kulturausschuss)會議上,歌劇院的重新開幕日期再度成為討論重點,劇場界也都在觀望,是否二○一五年十月三日這天,菩提樹下大道邦立歌劇院會真的離開席勒劇院,重新回到自己的劇場演出。不管早搬晚搬,席勒劇院只是歌劇院暫時的棲身處,一旦搬離之後,席勒劇院何去何從呢?委員會上有人倡議,把席勒劇院打造成為一間專屬於舞蹈的劇場。

百年老劇場的生涯波折

席勒劇院是柏林的百年老劇場,於一九○五至○六年興建,曾經是柏林很重要的歌劇院,在二次世界大戰時,被轟炸摧毀。戰後原址重建,成為西柏林重要的劇場之一,貝克特(Samuel Beckett)曾親自在這個劇場執導《等待果陀》。

柏林圍牆倒塌之後,東西柏林合併,市政府財政陷入危機,許多表演團體都無法繼續得到補助,只好關門。一九九三年,柏林市政府決定關閉席勒劇院,解雇了所有的劇場專業人員,在當年的德語劇場界投下震撼彈。席勒劇院當時是全德國最大的話劇劇場,關閉的決定引爆表演藝術界的抗議,當時的柏林文化議員烏利希.若羅夫-莫敏(Ulrich Roloff-Momin),被冠上「席勒殺手」(Schiller Killer)的惡名,因而賠上政治生涯。

劇院關門之後,音樂劇、綜藝表演團體可以向市政府文化單位租用此場地,席勒劇院成為商業表演場所。一直到二○一○年五月,邦立歌劇院開始整修,歌劇院團隊搬入席勒劇院,芭蕾明星起舞、歌劇名伶獻唱、明星指揮進駐,席勒劇院終於再度回到柏林人的劇場版圖,重拾輝煌。

下一步,轉型為舞蹈之家?

歌劇院遷離之後,席勒劇院何去何從?這次的柏林市文化委員會會議上,多位議員提出建言,討論席勒劇院未來的使用。即將也將面臨內部整修的喜歌劇院(Komische Oper),原本打算在菩提樹下大道國家歌劇院搬回原址之後,也暫時搬遷到席勒劇院,等待整修完畢。但喜歌劇院最後決定,延長休戲時間,就在原地完成演出與整修,席勒劇院必須要開始需要尋找未來的主人。

綠黨議員建議,將席勒劇院打造成一間舞蹈之家(Tanzhaus),讓柏林的舞者有一間劇院可以好好專心跳舞。柏林舞蹈蓬勃發展,芭蕾、現代舞都很可觀,但芭蕾舞團必須依附在歌劇院體制下,許多當代編舞家也只能在不同的劇場創作,其實並沒有一間專門留給舞者的大型劇院,讓舞者們停止流浪。

莎夏‧瓦茲(Sasha Waltz)宣布舞團解散之後,動向仍未明,柏林文化單位當然想留人,把席勒劇院給莎夏.瓦茲進駐,也是柏林文化單位正在努力的方向之一。

菩提樹下大道邦立歌劇院進駐席勒劇院之後,票房長紅,二○一三年的滿座率高達百分之八十八,讓席勒劇院成為柏林當紅的劇場。席勒劇院重新回到柏林人的劇場版圖之後,是否能以舞蹈之家的全新面貌再度出發,就看柏林文化單位的統籌能力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