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大柏林藝術獎」得主為作曲家馬堤亞斯.史巴林格(中),右為市長克勞斯.沃夫萊特,左為柏林藝術學院院長克勞斯.施泰克。
今年的「大柏林藝術獎」得主為作曲家馬堤亞斯.史巴林格(中),右為市長克勞斯.沃夫萊特,左為柏林藝術學院院長克勞斯.施泰克。(陳思宏 攝)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柏林藝術獎」頒發 現代作曲家史巴林格獲最大獎

一年一度的「柏林藝術獎」於三月十八日在柏林藝術學院舉行頒獎典禮,除六大類別的得主外,主辦單位再選出現代音樂作曲家馬堤亞斯.史巴林格為「大柏林藝術獎」得主,讓人振奮。而「表演藝術」類別的得主則是位居幕後擔任Dramaturgie工作的女性劇場人,意義非凡。今年的柏林藝術獎得獎名單讓人信服,肯定大師,也鼓勵新秀與幕後工作人員,呈現多元的藝術風景。

文字|陳思宏
攝影|陳思宏
第256期 / 2014年04月號

一年一度的「柏林藝術獎」於三月十八日在柏林藝術學院舉行頒獎典禮,除六大類別的得主外,主辦單位再選出現代音樂作曲家馬堤亞斯.史巴林格為「大柏林藝術獎」得主,讓人振奮。而「表演藝術」類別的得主則是位居幕後擔任Dramaturgie工作的女性劇場人,意義非凡。今年的柏林藝術獎得獎名單讓人信服,肯定大師,也鼓勵新秀與幕後工作人員,呈現多元的藝術風景。

一年一度的「柏林藝術獎」(Kunstpreis Berlin)於三月十八日在「柏林藝術學院」(Akademie der Künste)舉行頒獎典禮,市長克勞斯.沃夫萊特(Klaus Wowereit)親自到場致詞頒獎,柏林藝術學院院長克勞斯.施泰克(Klaus Staek)擔任主持人。

現代音樂大師榮獲大獎

為了紀念一八四八年的「三月革命」(Märzrevolution),西柏林市政府於一九四八年創立「柏林藝術獎」,是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重要藝術獎項,每年都一定在三月十八日這天頒獎。一九七一年之後,柏林藝術學院開始承辦此獎項,每年都選出「圖像藝術」(Bildende Kunst)、「建築藝術」(Baukunst)、「音樂」(Musik)、「文學」(Literatur)、「表演藝術」(Darstellende Kunst)、「電影與媒體藝術」(Film- und Medienkunst)六大類別得主,每位得主獲得五千歐元獎金。除此之外,主辦再選出一位「大柏林藝術獎」(Großer Kunstpreis Berlin)得主,獨得一萬五千歐元。今年的「大柏林藝術獎」得主為作曲家馬堤亞斯.史巴林格(Mathias Spahlinger)。

作曲家馬堤亞斯.史巴林格生於一九四四年,家鄉是法蘭克福,目前定居波茨坦。他精通多種古典樂器,早年鑽研爵士與薩克斯風,在古典與爵士間自在遊走的他,在大學裡教授音樂多年,培養了許多新世代的德國音樂人。史巴林格的作品充滿現代音符,特色是即興、噪音、極簡、抽象、電子,一九八九年到一九九○年間創作的曲子Passage/paysage為其代表作,被喻為「世紀之作」,影響了整個德國現代音樂創作。

史巴林格親自到場領獎,領取高達一萬五千歐元的獎金,並且舉辦音樂會與參加對談。剛好柏林正在舉辦「三月音樂」(MaerzMusik)現代音樂節,現代音樂大師獲得大獎,讓現代音樂界很振奮。

劇場幕後推手得獎意義非凡

今年的「表演藝術」類別,不是頒給劇場導演、演員、設計師,而是很難得地把獎項頒給了劇場演出的重要推手:Dramaturgie,得主是柏林的比堤娜.巴爾茨(Bettina Bartz)。Dramaturgie(英文:dramaturgy)的中文翻譯一直沒有定論(編按:本刊通常翻譯為「戲劇顧問」),「戲劇論」的翻譯其實無法精準描繪此工作的重要性,一位負責Dramaturgie的劇場人,必須要針對劇本、舞台、幕前幕後各種細節進行背景研究,給予導演適切的協助,很多時候還要當導演與演員之間的溝通橋梁,是一個成功的劇場表演絕對不能欠缺的環節。

巴爾茨在柏林洪堡大學主修戲劇學,畢業之後就投身Dramaturgie一行,工作足跡遍布許多德語劇場,與許多名導共事,履歷驚人。她在得獎時表示,她的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讓藝術家們感覺不孤單。導演導戲,演員讀劇本,設計師設計布景、縫製衣服,燈光師打燈,都一定會需要她來提供這齣戲的歷史研究、背景調查,因為Dramaturgie的存在,劇場人不寂寞,隨時總有個人可以伸出援手。把獎頒發給一位長年在幕後耕耘的女性劇場人,而不是總是在前台謝幕出風頭的導演或演員,意義非凡。

今年的「柏林藝術獎」得獎名單讓人信服,肯定大師,也鼓勵新秀與幕後工作人員,呈現多元的藝術風景。市長沃夫萊特在現場致詞時,台下有人發出巨大聲響,表達抗議,市長也只是說了一句:「發生了什麼事?」(Was ist da los?)然後冷靜繼續演說。現場觀眾實在是太習慣有人抗議,所以沒人回頭看看抗議的人,現場也沒有警衛抓人,想鼓掌的人就鼓掌,不同意市長的就發出噓聲或者不鼓掌,各種聲響、態度都能一室和平共處,多元而嘈雜,從一個頒獎典禮,就可以看到柏林的文化風景。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