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泉映月》以簡潔的設計、強烈的燈色,展現越劇詩化的美學風格。
《二泉映月》以簡潔的設計、強烈的燈色,展現越劇詩化的美學風格。(浙江小百花越劇團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浙江小百花越劇團 慶祝而立之年搬演《二泉映月》

今年適逢創立卅周年的浙江小百花越劇團,為慶生推出三齣戲:經典戲《五女拜壽》、新版《梁祝》,及新編戲《二泉映月》。團長兼主演茅威濤擔綱戲中主角瞎子阿炳,重塑了這個人物眾多劇種間以政治為主打的舞台形象,轉換成該團一貫的視覺唯美派。

今年適逢創立卅周年的浙江小百花越劇團,為慶生推出三齣戲:經典戲《五女拜壽》、新版《梁祝》,及新編戲《二泉映月》。團長兼主演茅威濤擔綱戲中主角瞎子阿炳,重塑了這個人物眾多劇種間以政治為主打的舞台形象,轉換成該團一貫的視覺唯美派。

一提起小百花劇團,人們想起的多半是浙江小百花越劇團(以下簡稱浙百),卅年前成立的時候,全女班的妙齡少女,很容易聯想起明清時期的戲班樣貌,步入而立之年的慶賀活動之一,重新回顧如花的笑顏,如何掀起上海灘的千層浪,那時的粉絲比現在還瘋魔,凌晨起來用身分證占位,吃完早餐繼續排隊,這段笑傲江湖的黃金時代,一直停格在當家人茅威濤心中。

後來仿效小百花之名的有許多,如今能大擺陣仗端出大戲,在大劇院慶生的似乎又叫不出幾個了,關鍵因素來自各種因緣聚會,關鍵人物莫若是被戲稱為「茅主席」的團長兼主演茅威濤,自許是老宅的守門人,提起越劇的前途,她的「濤濤」論述,又為她迎來「茅教授」的美名,每逢她推出新作,台上角兒和台下的戲迷,總是會引起人生如戲的感謂,你或許沒看到戲,你卻無法跳過演後評論的版面,焦點中的觀點,觀點又多評點,愈看愈精采,越劇因而有了更豐富的面貌。

醉美的瞎子

浙百這次慶生,推出三齣戲。傳世經典《五女拜壽》,引起老觀眾回憶五朵金花(編按1)的盛況:新版《梁祝》,打造瑰麗華美的愛情神話,對應傳統舊版的素雅;至於新編《二泉映月》,繼去年茅威濤女演男,又反串女角後,作更大的突破,扮演史上最帥美的民間藝人瞎子阿炳(編按2),重塑了眾多劇種間以政治為主打的舞台形象,轉換成浙百一慣的視覺唯美派,又精煉了阿炳少小失母的線索,主攻尋親思母後人格逆轉的溫暖情愫。

《二泉映月》劇名來自同名二胡樂曲,傳說靈感來自被評為「天下第二泉」的無錫惠山泉,失明後的阿炳生活飄零,心中月光雖明,世道卻黯淡,於是便借景抒情,融情於景,傾訴辛酸,遂取名為《二泉映月》。宛若齊白石水墨風格的舞台裝置,各類角色星羅點綴於中,遠景的天幕是寫意,近景的人物,又靈躍於前,被戲稱是劇團家屬的導演郭小男(茅威濤的夫婿),相較於新概念劇《江南好人》裡展用太精化的各種善巧,這次很收斂盡心將焦點回歸在主演身上,簡潔的設計,強烈的燈色,虛實交錯,熱情的看花人,亦步亦趨地跟隨著越劇詩化的美學風格中伴月前行。

茅迷還是越迷

有人說每逢浙百演出前後,越劇在網上被搜尋的次數也會多起來,特別是茅迷們的心聲和戲劇專家們的對陣,很少看到交集,這次也不例外。茅威濤認為不是官方式的應景文章,觀點在於藝術上的對話與評論,是非常難得,被討論表示你被關注了。戲劇評論家傅謹指出,這些年浙百創演的新劇,對茅威濤而言是一場豪賭,她是在賭越劇的當代發展和影響,賭注是其個人的藝術聲譽。也有人說,茅威濤是朵霸王花,喜歡和自己較勁,她的理想是讓越劇站在國際語境裡和其他藝術對話,所以她費力要把看美劇和韓劇的觀眾拉進劇場,看能不能讓更多年輕人喜歡上越劇。至於劇院外拉著布條的茅迷,是看人還是看戲,這些年其實也難分清楚了。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走出而立之年的浙百,或許要用下一個十年,來證明道路雖然崎嶇,但前途不會愈來愈迷惑。 

編按

1. 1984年,越劇《五女拜壽》拍成電影,出演該片的5位年輕演員茅威濤、何賽飛、董柯娣、何英、方雪雯,被戲迷譽為浙百的「五朵金花」。

2. 中國知名的二胡、琵琶民間藝人,小名阿炳。江蘇無錫人,1893年生,1950年歿。35歲時失明,所以被稱為「瞎子阿炳」,最知名的創作曲目為二胡曲《二泉映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