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芳宜
林芳宜(林芳宜 提供)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當旅行碰上創作 兩個女孩如是說

林芳宜 ╳ 鄒永珊

一個與陌生人一道搭火車的故事,成了旅居德國自由藝術創作者鄒永珊的小說題材,寫成了《鐵道共乘旅遊手冊》。但這趟旅程並未在文字書寫完成後停靠終點站,而將由作曲家林芳宜接續,以充滿聲音的文字為藍本重新創作,在「新點子樂展」中演出。

想邀他們一起聊天,但一個在柏林、一個在台北,面對面的機會等於零。所幸即時交談的工具,可以讓我們在白天與黑夜,短短幾個鐘頭的交錯時間,用飛快的打字速度代替言語。雖然看不到對方的表情,但突然覺得在電腦前,大夥兒都顯得自在。不必注意穿著打扮、可以使用表情符號、遇到問題可以在對方打完字前找資料,「已讀」、「打字中」的訊息,讓我們知道對方在思考、在回答、在等待……

談到旅行,不管是什麼年紀,總會回到小女孩般的愉悅,所以我們的問答也爭先恐後地交錯其中。聊著竟發現,兩人就算不寫作也要塗鴉,就算冒險也要旅行!一個將從文字寫出音符,一個預計從聲音創作文字,兩個愛做夢的女孩在地球的兩端同時上線,在聊天室裡集合。

一個與陌生人一道搭火車的故事,成了旅居德國自由藝術創作者鄒永珊的小說題材,寫成了《鐵道共乘旅遊手冊》。但這趟旅程並未在文字書寫完成後停靠終點站,而將由作曲家林芳宜接續,以充滿聲音的文字為藍本重新創作,在「新點子樂展」中演出。

想邀他們一起聊天,但一個在柏林、一個在台北,面對面的機會等於零。所幸即時交談的工具,可以讓我們在白天與黑夜,短短幾個鐘頭的交錯時間,用飛快的打字速度代替言語。雖然看不到對方的表情,但突然覺得在電腦前,大夥兒都顯得自在。不必注意穿著打扮、可以使用表情符號、遇到問題可以在對方打完字前找資料,「已讀」、「打字中」的訊息,讓我們知道對方在思考、在回答、在等待……

談到旅行,不管是什麼年紀,總會回到小女孩般的愉悅,所以我們的問答也爭先恐後地交錯其中。聊著竟發現,兩人就算不寫作也要塗鴉,就算冒險也要旅行!一個將從文字寫出音符,一個預計從聲音創作文字,兩個愛做夢的女孩在地球的兩端同時上線,在聊天室裡集合。

新點子樂展—人聲風景「跨界篇」

10/18  19:30 台北 國家演奏廳

INFO  02-33939888。

人物代碼

Mei Lee→李秋玫

Yung-Shan Tsou→鄒永珊 

Martius FY Lin→林芳宜 

 

 

Mei Lee

親愛的兩位~妳們都在嗎?

Yung-Shan Tsou

哈囉

Martius FY Lin

挖來呀~

Mei Lee

兩位有沒有計算過跑過的城市數量?去過最特別的地方是哪裡?

 

Martius FY Lin

我的TripAdvisor上面的統計是五十六個城市,大部分集中在東歐。

 

Yung-Shan Tsou

太厲害了!

 

Martius FY Lin

就長假都沒回台灣趴趴走這樣 XD

我認為最特別的城市是羅馬尼亞!不過那不是城市,是村子,工業汙染很嚴重,遠遠就可以看到各種彩色的濃煙。住的地方門框和牆是剝離的,牆壁是水泥,沒有上油漆、沒有大燈,只有小燈泡,但是大廳卻有一~大~盆鮮花。有個仔細看很破舊,但曾經很華麗的絲絨布面的沙發。那次是公路旅行,沿著匈牙利北邊進入羅馬尼亞、繞回來再沿著匈牙利南邊國境進入克羅埃西亞。

我第一次進匈牙利是一九九二年、第一次進斯洛伐克是一九九四年,都是所謂鐵幕剛開放的時期,覺得共產國家真的氛圍很不同,很陰鬱,但現在應該這種感覺愈來愈少了。第一次進羅馬尼亞,記得是一九九七。

 

Yung-Shan Tsou

我常去的反而是西歐,城市數目我沒有統計,但是國家都集中在義大利、西班牙、法國、荷蘭,當然德國內也有

印象中最特別的城市說真的,柏林最特別。(笑)因為它剛好在節點,無論是地理上還是歷史上的。

 

Martius FY Lin

哈哈哈,也是,柏林很特殊!維也納也是,在人文上和地理上都是節點。只是一南一北,呈現出來很不一樣。

 

Yung-Shan Tsou

維也納比柏林(愛)漂亮。

 

Martius FY Lin

個人認為柏林因為分東西德,所以有較明顯的衝突感,或者說「張力」。維也納呢……就念念不忘奧匈帝國愛漂亮的虛榮。這一點在布達佩斯也很明顯,明明很窮、很破舊,還是會抱著帝國的華麗。

 

Yung-Shan Tsou

柏林對我來說是個醜得很可愛的城市,不過只適用於五年前吧。這幾年柏林強烈觀光化,特殊的風味變得淡很多。

 

Mei Lee

但妳還是很愛它!

Yung-Shan Tsou

所謂不愛就不會嫌……

 

Martius FY Lin

我覺得永珊很有活在柏林的樣子。

 

Yung-Shan Tsou

因為我衝突很大嗎?哈哈哈!

 

Martius FY Lin

就有一種有重量的感覺。衝突倒不是那麼外顯,外表當然是有柏林風,但開始說話的時候就有重量感。這個愈往南愈看不到。我覺得是環境的關係,生理上、心理上總有一些幽微的對抗在進行著。當然這是我以一個外來者看柏林或是看德國城市的感覺。

 

Mei Lee

那妳們是怎麼認識的?

Yung-Shan Tsou

二○一○年芳宜因為公務的關係訪問德國,在柏林那一站的時候,參加了一群學音樂或藝術的留學生的一個半正式的聚會。不過我跟芳宜是之後成了臉友才熟絡起來。

 

Martius FY Lin

那一次是代表臺灣音樂館去德國參訪,心想如果要做國際交流,希望可以串聯留學生們,或是在國外的臺灣藝術家。回到國內之後,臉書上加的不只永珊,但只有永珊有繼續互動。我覺得我們會比較熟,是因為我對視覺藝術向來有興趣,所以會看永珊的作品。但上次她的作品《等候室》找我寫推薦序,我有小小嚇一跳!因為不知道她也寫小說。

其實合作一直都有在想,因為我喜歡跟不同領域的人合作(雖然看起來好像獨行俠,其實都在默默觀察尋找可以合作的人)。我不否認我是超級賽亞人等級的雜食性動物,不過這種合作雖然有意思,有時候也很痛苦……

 

Yung-Shan Tsou

因為對什麼東西都很好奇吧,所以會東看一點西聽一些。我覺得跨領域合作很有趣,我的創作以書為媒介,跨了視覺跟文學。當初芳宜邀我一起玩「新點子」是想做音樂和視覺藝術的跨界,後來腦力激盪後改成音樂跟文學,我超期待的。

說到跨領域合作的痛苦,我同意,因為不止兩倍的工作量(血淚)。

 

Martius FY Lin

哈哈哈哈哈

(現在還笑得出來的人表示還沒真正開始做苦工……)

 

Yung-Shan Tsou

首演完之後還有很多接下來的新發想等著我們!

 

Martius FY Lin

我們其實已經想到接下來要玩的東西了,兩個過動兒來著。

 

Yung-Shan Tsou

不過懶的時候很懶。

 

Martius FY Lin

沒錯……

 

Mei Lee

有沒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一趟旅行?

 

Yung-Shan Tsou

我沒有耶,我通常都盲目地去,去了不會一直趕這趕那(旅行是我的懶人狀態)。

我也幾乎都是單獨旅行。

 

Martius FY Lin

咪吐,我只有跟家人或朋友一起旅行時會比較積極一些,但大部分我都是單獨旅行,基本上是走隨性路線。

很年輕的時候會計畫、做功課,然後按著表上的地方走,但現在最多把基本資料查一下。剛到歐洲時,都是和同學朋友一起旅行,的確是被迫要有計畫性。但出國念書前我也很隨興,所以我爸媽回家看到客廳桌上有一張紙條說我去哪個山上或是去墾丁幾天,他們都不會吃驚。

二○○六年,莫札特誕辰兩百五十周年那次我去參加薩爾茲堡藝術節,那一年幾乎當代音樂傾巢而出。有一天看歌劇之前,突然想到隔天是周末,佛羅倫斯有一個很有名的跳蚤市場,當下決定要去看看,所以看完歌劇就衝去火車站搭夜車,清晨到達後就在佛羅倫斯晃了一整天,把跳蚤市場逛到快可以閉著眼睛走。然後晚上再搭夜車回到薩爾茲堡,轉車到巴黎,接著在巴黎十天每天無所事事,只重訪了幾個我喜歡的美術館博物館(但羅浮宮只有去廣場餵餵鴿子)。

 

Yung-Shan Tsou

我年紀小的時候連青年旅社都到當地才找,現在不敢這樣,至少搞定交通跟住宿。不過,我無論去哪個城市都特別喜歡老城區。

 

Mei Lee

為什麼敢這麼隨性?是因為愛自由?年輕?或者獨立?

 

Martius FY Lin

應該是因為一個人旅行吧,只需要對自己負責和交待。是不是因為獨立?問我不準。我是從小被迫獨立,國小畢業就去住校念國中了,然後就一直在外面念書。

和朋友親人出去比較像是在出任務,感覺就是「旅遊」。對我來說,「旅遊」和「旅行」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情。無論是否要照顧他們(我也常常變成要人照顧的人),有人同行就不是完整的自己了。旅行基本上有一個內在解構和重新結構的過程和需要,旁邊有人會很容易干擾 Orz。

 

Yung-Shan Tsou

一個人旅行跟集體旅行有本質上是不同的,旅行一方面也是想要發懶,但是沒辦法發懶這怎麼能算是旅行呢……

據我爹的說法是「憨膽」。我比較晚離開家,出國後才算自己生活,國外生活有很多磨練,當然一方面我就是想鍛鍊自己才出國。

說獨立,其實在藝術創作也是,你終究只能自己拿主意,久了也就是在獨立的狀態裡了。

 

Mei Lee

妳認為自己旅行的目的是什麼?

 

Martius FY Lin

大部分的目的,就是磁碟重整!

即使是出差,或是有任務的旅行,我都會想辦法挪出一個時間和空間,讓自己可以有進行重整的機會。回台灣工作後,能夠真的無所事事的個人旅行,已經變成奢侈品了。現在大部分都是出差,不過出差也盡量找到完全放空的縫隙(顯示薑是老的辣)。

 

Yung-Shan Tsou

是啊,要清一清才能放新東西!

我對於旅行能不能吸收到新東西現在已經不抱無謂的期待了,但是能停一停對心理健康比較好。最近我都是作取材旅行居多,其實有任務在身很難放鬆,但是至少希望能有一個很短的時間轉換狀態,那會好很多。

 

Mei Lee

坐上飛機的一刻會不會刺激靈感,開始文思泉湧?

 

Martius FY Lin

通常我在旅途中不會進行音樂的創作,只會寫字和畫圖。文字和圖像的創作對我來說,可以在移動時的時光碎片裡進行,但音樂的創作不行,我寫音樂的方式是完全集中在一段專注的時空裡完成。旅行就是旅行,會有想要記的東西,但跟直接的創作介面無關。

但旅途都會變成個人的養分,什麼時候要具體跑出來變成作品,沒得準的。我覺得是工作模式不一樣,寫音樂的時候,腦子裡都是聲音。

寫音樂時,腦袋的運作模式和所有其他的事情都截然不同,我可以在火車站寫和聲對位,但純創作我還是希望是在自己的書房裡面進行 XD

 

Mei Lee

可是永珊不寫音樂,在旅行時可以畫圖跟寫字嗎?

 

Yung-Shan Tsou

現在拍照比較多,但是我正在儘量增加畫圖的比例。寫字會寫,但是都很短,因為我取材用的照片都是很快拍一下(並不是講究的攝影),但是太快了,這個對領略你想記錄下來的對象是很不利的。

圖像記錄的話,如果能畫圖,會多一些時間跟那個被記錄下來的對象「相處」。另外,取材歸取材,真要創作出完整的作品還是要另外處理。

旅行時……其實如果有寫,是寫給自己的,不能算創作,但是這些材料日後能不能變成創作就還需要轉化。

 

Yung-Shan Tsou

我常常是蒐集一堆資料但是成品完全長另一個樣子……

這次這本《鐵道共乘旅遊手冊》,文字是一回事,視覺呈現翻轉更大。我原本想走手稿拼貼路線,但是現在完全不是這樣。

 

Martius FY Lin

我原本的打算是五到七月待在新疆錄環境音和人的聲音,回來做這首作品,讓它變成預置錄音融合現場室內樂團的作品。但是新疆行延期,所以基本上整個作品從根本就完全跟初期想的不一樣了。

所使用的素材不一樣,變成我要從頭消化永珊的作品,對我來說是個大轉彎,因為要說的事情完全南轅北轍。不過,這個大轉彎後的樣子我反而比較喜歡,雖然更內在,但這原本不是我預期的。簡單地說,從一個聲音的藝術品,轉彎變成一首呈現內在狀態的作品。

 

Mei Lee

  從小說寫成音樂?對妳來說這種轉換難不難?

 

Martius FY Lin

不難,我大部分的作品都是來自文學,上一個作品就是《山海經》。文學作品是我創作最重要的泉源,但不是指依附在文學作品上,或是去模仿,而是閱讀之後,變成我寫聲音的出發點。這可能跟我本來的志向是想當小說家有關係吧 XD

我拿到鋼琴的文憑後,本來要去念中文系寫小說,後來又覺得學了好久的音樂放不掉,所以才學作曲。

 

Mei Lee

可否分享記憶中深刻的一趟旅遊?

 

Yung-Shan Tsou

我想到的都跟公路有關,而且其實都是跟我二哥結伴旅行XD

記得我們去義大利玩,是從佛羅倫斯要去某城市(我忘了),坐巴士去,結果因為聽不懂義大利文,沒有即時下車,結果巴士就開到托斯卡尼平原上了。結果,跟司機比手畫腳,他要我們直接下車到對面站牌等車坐回佛羅倫斯,回程巴士恰好是當天最後一班,不然就要睡在田裡了。重點是,回程我們看到好大好漂亮的夕陽,因為脫離險境了所以我們說:「哎喲迷路也不錯。」那平原夕陽是真的美!

另一次則是坐巴士穿越安達魯西亞高原,公路開在峭壁旁,拐彎看到所謂的絕壁,是跟德國很不一樣的風景。那個山壁是垂直的,沒有植被,光光的,有一種嚴峻的感覺,因為在高原,日照其實很強,山脊的邊線看起來就很銳利,跟我們大多想像的歡樂的熱鬧的西班牙完全不同。

 

Martius FY Lin

我是在南斯拉夫內戰後,騎重機橫越整個昔日舊南斯拉夫,也就是克羅埃西亞-波士尼亞到Dubrovnik 和馬其頓,途中穿越了廢棄的村莊,屋子都沒了屋頂,四壁布滿大大小小的彈孔,最後在波士尼亞邊境還迷路而誤闖三不管地帶的地雷區,最後被聯合國駐軍的大兵拎回公路。

算是真正見識到什麼叫做戰爭。後來我就變成反戰偏執狂,不是嘴巴說說覺得戰爭不好那種,而是真正對戰爭有很深的恐懼、很悲傷,因為整個村落只剩下三三兩兩的老人。

去那裡的原因是為了要到海邊,那是必經之地。我們車子靜悄悄的滑過村子,大氣不敢吭一聲,內戰結束後幾年了,村落重建得很慢,因為國家沒錢,老百姓更窮。

 

Yung-Shan Tsou

我的重點畫在重機(欸)

 

Martius FY Lin

哈哈哈,一台BMW 1100 cc,我牽不動,只夠資格當乘客,但是為了當乘客,也是上健身房一整年。

 

Yung-Shan Tsou

 

Mei Lee

如果旅行只能帶一種東西,那會是什麼?

 

Martius FY Lin

應該是紙筆。

Mei Lee

還是死都要創作?

 

Martius FY Lin

哈哈,不會啊,亂塗而已。

因為護手霜當地買就可以了。我可以不帶任何的保養品,只帶護手霜(實際上也幹過這種事情)。

Mei Lee

手比臉還要重要?

Martius FY Lin

護手霜可以塗臉,也可以當護唇膏。但是面霜不能當護手霜,當護唇膏也不夠rich。

 

Yung-Shan Tsou

其實錄音機很不錯耶,我覺得環境音很有趣,這次寫小說也有錄音。

我也想用聲音創作,但是時機好像還未到。

 

Martius FY Lin

火車故事很有臨場感!

 

Yung-Shan Tsou

這次《鐵道共乘旅遊手冊》裡寫很多環境的細節。

(我自己也好期待)

 

Martius FY Lin

哈哈哈

 

Mei Lee

我也好期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林芳宜

◎ 在台主修鋼琴,畢業於奧地利國立維也納音樂大學(Universität für Musik und darstellende Kunst Wien)主修作曲,曾副修雙簧管、大提琴、小號與長笛。

◎ 曾擔任熱門樂團電吉他手,獲得台灣第一屆「ICRT青春之星」流行音樂獎。

◎ 留奧其間曾獲奧地利教育部傑出外國學生獎學金、文化部創作獎學金,並獲維也納市Graben Festtage 委託作曲與克羅埃西亞首都札格雷布現代音樂雙年祭(Biennale Zagreb, Croatia)作品首演之邀約。

◎ 2012年獲選歐洲議會「藝術網絡」EU Art Network邀請藝術家,參與該組織一年一度之藝術創作進駐計畫,為所屬之室內樂團寫作《神話.一縷氣息》並於盛會中首演。隔年該作品被推薦於威尼斯「鳳凰歌劇院」演出。

◎ 2012年成立捌號會所Studio Acht,致力於台灣當代音樂作品與音樂家的國際展演策畫。

鄒永珊

◎ 台灣大學機械系畢業,赴德轉修習自由藝術,2011年柏林Weißensee藝術高等學院大師班結業。

◎ 創作形式涵括繪畫、書法、文字,喜好瑣碎與細節,同時著迷於往抽象行進的嚴格錘鍊。

◎ 2006年起創作涉及書寫與製書,並以「筆記(Aufzeichnungen)」界定個人的藝術形式,建立她獨特的符號學。

◎ 2013年出版第一本小說《等候室》,該小說並於2014年賣出法文國際版權;2014年10月即將出版第二本小說《鐵道共乘旅遊手冊》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