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ㄞ國party》改編自《烏布王》,場景設定在一間五金行,全劇聚焦於人的「幼稚」與「獸性」。
《ㄞ國party》改編自《烏布王》,場景設定在一間五金行,全劇聚焦於人的「幼稚」與「獸性」。(阮劇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改編法國劇作家賈里《烏布王》

《ㄞ國party》 回應台灣當下政治亂象

繼南非偶戲版《烏布王》八月在台北演出,嘉義在地的阮劇團也挑上此劇,改編為《ㄞ國party》,透過劇中荒謬的人物性格與行為,回應台灣當下的政治亂象。全劇場景設定在在一間五金行,演員操著「非官方語」的閩南方言,運用日常生活隨處可見的物件入戲,用三歲小孩玩耍的方式使用「暴力」,用嬉鬧的氣質演繹「獨裁」。

繼南非偶戲版《烏布王》八月在台北演出,嘉義在地的阮劇團也挑上此劇,改編為《ㄞ國party》,透過劇中荒謬的人物性格與行為,回應台灣當下的政治亂象。全劇場景設定在在一間五金行,演員操著「非官方語」的閩南方言,運用日常生活隨處可見的物件入戲,用三歲小孩玩耍的方式使用「暴力」,用嬉鬧的氣質演繹「獨裁」。

阮劇團《ㄞ國party》

11/1~2  13:30、18:30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實驗劇場

11/8  19:30   11/9  14:30 高雄正港小劇場

INFO 05-2261428

 

今年的臺北藝術節,來自南非的翻筋斗偶戲團以結合偶戲、真人、動畫的表現手法,搬演十九世紀末法國劇作家賈里(Alfred Jarry)的代表作《烏布王》。賈里筆下滿口髒話、瘋狂殘酷、殺人弒君的烏布王,以虛構的加害者形象,植入一九九六年南非的社會情境中。不約而同,嘉義的阮劇團亦挑上此劇,改編為《ㄞ國party》回應台灣當下政治亂象。

改編《烏布王》  隱喻台灣當下

導演汪兆謙說,《烏布王》首演的序裡提到:「故事發生在波蘭,意思就是『沒有這個地方』(Nulle Part)。」的確,當時只有波蘭人而沒有波蘭國。換言之,劇作家將場景設定在一個不存在的地方,我們可以想像是世界的各個角落。

《烏布王》被視為荒謬劇的先驅、超現實主義的先鋒,劇本開頭第一句台詞「恁老母的屎」,濃縮了全劇的主題:荒謬、愚蠢和殘酷,如同劇中人物一般,毫無心理動機,只剩下人類的原始衝動:野心、貪心、怯懦。汪兆謙認為,「反」與「顛覆」是該劇很重要的核心意念,賈里甚至自創無意義的「啪嗒學」,逆反一切的意義。

《ㄞ國party》移植原著精神,短短的劇名使用了「英語、中文、注音」三種語言,呈現台灣人「混搭」、「拼貼」的常民精神。「party」呼應台灣人喜愛湊熱鬧的民族性,與原作「潑灑、混亂」特質連結;「ㄞ國」則可以聯想到「愛國」,也可指涉「哀國」、「唉國」等多重涵義,每一個都不是「ㄞ」這個字,也都有可能是這個字。

物件嬉鬧入戲  聚焦人的幼稚與獸性

《ㄞ國party》場景設定在一間五金行,演員操著「非官方語」的閩南方言,運用日常生活隨處可見的道具,如氣球、假人頭、橡膠水管、貓熊人偶、玩具馬等物件入戲,搬演一則遙遠國度的暴君故事。用三歲小孩玩耍的方式使用「暴力」,用嬉鬧的氣質演繹「獨裁」,汪兆謙強調,全劇聚焦於「人性」——人的「幼稚」與「獸性」。

在很不平靜的甲午年,充斥「屎尿」與不雅詞語的《ㄞ國party》,即將挑戰南部觀眾忍耐力,給觀眾看一場「壞」戲。選舉將屆,劇中雖一再提醒「這個地方在波蘭,離我們很遠」,但身處紛亂時局的台灣民眾,對這場荒謬劇應該會有「很近」的感受。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