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台下互動熱絡。
台上台下互動熱絡。(林韶安 攝)
話題追蹤 Follow-ups

從親民起步 打造國際未來 側記「2014衛武營玩藝節」

從十月上旬在高雄起跑的2014衛武營玩藝節,內容除了有精采的國內外演出,也有不時在衛武營園區中發生的各種藝術活動,誘引大大小小的民眾參與與感動。而持續之前台北華山藝術生活節的國際鏈結策畫,此次更以三個場地來讓團隊展現更多可能,讓國際策展人看見。藝術,於是從在地起跑,親近人心,進而被世界看見,這是一個亟待表演藝術界同心攜手前進的美好未來……

文字|張慧慧、林韶安
第263期 / 2014年11月號

從十月上旬在高雄起跑的2014衛武營玩藝節,內容除了有精采的國內外演出,也有不時在衛武營園區中發生的各種藝術活動,誘引大大小小的民眾參與與感動。而持續之前台北華山藝術生活節的國際鏈結策畫,此次更以三個場地來讓團隊展現更多可能,讓國際策展人看見。藝術,於是從在地起跑,親近人心,進而被世界看見,這是一個亟待表演藝術界同心攜手前進的美好未來……

十月下旬一個陽光醺人的午後,走進高雄衛武營玩藝節現場,園區門口矗立著大型的兩尊公仔,親熱地手牽著手,不遠處的溫馨小熊屋正在發送甜甜圈,大草坪、榕樹下,孩子們穿著各種繽紛服飾,裝扮成小王子、小公主、小羅賓漢奔馳歡鬧穿梭,偌大的戶外空間每個角落都有看似新鮮又尋常地貼近生活肌理的事件發生,故事工廠執行長暨衛武營玩藝節計畫協同主持人林佳鋒笑著說:「這就是我們的目標,透過『全民參與』的規劃,不是精緻,而是親民,讓人安心快樂地待上一整天,讓民眾用身體感受:表演藝術其實離生活並不遠。」

在現場,不難發覺與去年停辦的「華山藝術生活節」的巨大差異之處:除了十一檔售票的國內外演出,更生猛的是榕園舞台正上演的奇巧劇團《招弟復興打狗趣》;街頭大匯演蚵寮國小舞獅隊正奮力扭動跳躍;大草坪的「哨兵計畫」吸引了以家庭為單位的受眾,看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瘋狂地為心頭寶小小孩們扮裝攝影,更別提「ABC互動家」連結偏鄉教育,讓孩子們聽故事,「草地慢活館」展示在地文創特色……除了有別於台北華山的濃濃文青味,衛武營更著眼於草根性的生活連結。

表演藝術聯盟理事長于國華說:「在台北華山藝術生活節,主要是以『表演』為重點,比如街頭表演、示範演出、開放彩排等;但在高雄,我們得強調『這是一個好玩的地方』,用更『生活型』的活動把人吸引進來,即便不看戲,來走走逛逛親近這個空間就是很好的開始,所以玩藝節與很多藝文圈的朋友串連,畢竟表演藝術本就是藝文圈的一分子。」

在地記憶活化  走過劇場讓心留白

近年以藝術活化園區的例子屢見不鮮,衛武營面對同樣的挑戰,國家級的劇場營運必須仰賴整個城市的支持,衛武營玩藝節面對尚不熟悉表演藝術黑盒子的觀眾,拉近距離的方法是以親子節目為重點,讓民眾扶老攜幼來到這個頗有年歲的簇新園區,除了培養下一代觀眾,也試圖召喚回高雄父親們藏在記憶深處裡「綠色的日子」。

林佳鋒也是其中之一。生為高雄兒女,他對這片敞亮空間的原初印象卻是壓抑黑暗的。四十餘公頃的衛武營自一九五○年代起就是南台灣的新兵訓練中心,「我對這裡最深刻的印象,是入營第一天,新生們被扔在地上的背包,一地散落的香菸、違禁品……」曾被收走的自由,如今獲得解放,藝術讓這個曾經荊棘滿布的園區有了新的面貌,「多數高雄人對這裡一點也不陌生,即便他們從未走進來過。」林佳鋒看著榕園舞台下擠滿的人群,偏頭笑說:「其實我們真不知道這些觀眾從哪裡來的……但他們就是在這裡,傍晚時人會更多,來慢跑、遛狗,走著走著,就停下來看一場演出了。」

走進來,停下來,接著呢?善於感動的技藝的說故事者則讓他們停得更久。好的藝術該是包著糖衣的子彈,甜美地穿透你,讓你思考,讓你痛。林佳鋒分析起南部民眾對於表演藝術的期待,指出「與生活連結」、「能夠感動人的故事」是兩大重點,「玩劇場」系列演出的《仲夏夜之夢》(英國莎士比亞環球劇場)、《共赴春宵》(戲班子劇團)、《三個諸葛亮》(故事工廠)、《長大的那一天》(飛人集社劇團)都有同樣特質。

「劇場最可愛的地方是,讓觀眾回家後,讓心有留白的空間。」林佳鋒說。

持續強化國際鏈結  製作人平台為未來鋪路

除了在地深耕,「國際鏈結」也是從華山生活藝術節以來的重點經營項目。自二○一○年起,國際鏈結已舉辦第五年了,兩廳院藝術總監李惠美聊起當中甘苦,忍不住笑了,除了因今年以策展人的身分主動挑選參展團隊外,台北高雄三處場館(兩廳院、華山、衛武營)也讓演出呈現增色不少,「過去總是不管什麼團,都塞進同一雙鞋子,這很可惜,因為場地絕對能襯托演出的品質。」

但燈光美氣氛佳,演出到位後,要如何在極短的時間突破跨國文化的隔閡,讓來自各國的策展人眼睛一亮?除了演出字幕少不了外,國際交流講座也是一大助力,李惠美指出,本次國際鏈結中邀請的國際策展人有多位過去都曾造訪台灣,對團隊有一定的熟悉,「像交朋友,透過一次又一次的交流,才能累積信賴度。」

即便搭建了良好的媒合平台,能讓團隊成功在國際演出才是一大挑戰,「比如策展人們覺得廖文和布袋戲團太精采了,即便他們聽不懂,但他們仍覺得演出能超越語言隔閡。老實說,聽到這樣的評語,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台灣的藝術能量被看見,憂的是團隊沒有足夠的能力獨自出國,所以製作人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必須有showcase的短暫精采後,包裝整體呈現、收尾的能力。」李惠美說。

因此,二○一三年籌畫的「亞洲製作人平台」(Asia Producers’ Platform),今年起將陸續在韓國(2014)、台灣(2015)、日本(2016)及澳洲(2017)舉辦亞洲製作人平台工作營(Asia Producers’ Platform Camp,簡稱APP Camp),跳脫以往showcase的節目買賣形式,而以栽培年輕製作人為目標,李惠美說:「有趣的是,不僅止於在我們一開始規劃的四個地方,香港、新加坡等地也開始關注起這個計畫了。」從國際鏈結到年輕製作人的養成計畫,正確實地透過跨國分享平台持續發酵中。

但她也不諱言地指出國際鏈結的showcase模式有其局限之處,不同的藝術類型的演出應該有相應的補助配套措施,與其在國內舉辦showcase,倒不如以gala形式將幾個精英團隊一起帶到國外參展接受檢視,「與其給藝術家五萬十萬去參加showcase,讓他們好好地去做一個作品,精簡呈現,找到買家後再更完整地發展,這才是更健全的模式。」

點一根火柴  看能引爆表演藝術圈到什麼程度

無論如何,衛武營玩藝節打響了國家表演藝術中心成立以來的第一炮,多面向地結合在地城市性格,但未來是否會持續進行?于國華表示,一切都是未知數,「我們提供一個模式,同業連結、國際鏈結……若有了成效,或許衛武營之後的團隊能夠接下去經營。這是我們今年的期待。」

對于國華來說,這場嘉年華更像是點一根火柴,看能引爆表演藝術圈到什麼程度。他略顯焦慮也不失期待地說:「最重要的是,政府如何去經營這三個劇場(台北國家兩廳院、台中國家歌劇院、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而不是僅作為空房子使用。經營者必須體認到,劇場可以做出更大的事情,以相異的城市為基底,以更深刻的城市性格面向國際。另外,創造未來藝術家發展的環境也是一大重點,當前小團要變成中團、大團,比過去朱宗慶打擊樂團、雲門舞集創團的年代更困難……新的劇場即便以節目為重心,但在製作節目的過程中可以保有更多的想像,掌管三個場館的董事會得要『懂事』、要與時並進,才能夠有更多資源與空間培養在地的團隊。不管如何,這都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代表台灣的劇場將進入一個新的時代。」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