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巴瑞.柯斯基親自執導的輕歌劇《美麗的海蓮娜》,非常繽紛熱鬧。
由巴瑞.柯斯基親自執導的輕歌劇《美麗的海蓮娜》,非常繽紛熱鬧。(© Iko Freese / drama-berlin.de.)
柏林

柏林喜歌劇院 讓「輕歌劇」繽紛復興

在當代歌劇殿堂不那麼受歡迎的音樂劇種「輕歌劇」,最近在柏林的喜歌劇院推動下,讓觀眾看到嶄新面貌!由喜歌劇院總監巴瑞.柯斯基在一月下旬推出的「輕歌劇藝術節」,呈現六場輕歌劇演出,熱鬧繽紛的場面、荒謬的劇情,卻帶著諷刺針砭社會的意涵,連挑剔的劇評都開口喊讚。

文字|陳思宏、Iko Freese
第267期 / 2015年03月號

在當代歌劇殿堂不那麼受歡迎的音樂劇種「輕歌劇」,最近在柏林的喜歌劇院推動下,讓觀眾看到嶄新面貌!由喜歌劇院總監巴瑞.柯斯基在一月下旬推出的「輕歌劇藝術節」,呈現六場輕歌劇演出,熱鬧繽紛的場面、荒謬的劇情,卻帶著諷刺針砭社會的意涵,連挑剔的劇評都開口喊讚。

輕歌劇(Operette)是主題、體裁都比所謂「正統」歌劇還輕盈的劇種,旋律輕快,欣賞門檻比較沒那麼高。但也許就因為輕歌劇比較不那麼嚴謹,故事淺顯,演出難度不高,在當代的歌劇殿堂並非受到歡迎的音樂劇種,只有小約翰.史特勞斯的輕歌劇《蝙蝠》Die Fledermaus在聖誕、跨年期間比較常出現在歌劇院的節目單上。

但柏林的喜歌劇院(Komische Oper)在總監巴瑞.柯斯基(Barrie Kosky)的帶領下,卻在一月廿三日至二月八日推出「輕歌劇藝術節」(Operettenfestival),把這幾年推出的輕歌劇集中演出,同時舉辦輕歌劇研討會,面對挑剔苛刻的柏林歌劇迷,試圖復興輕歌劇。

輕盈但不改激進

喜歌劇院在「輕歌劇藝術節」推出六場表演:《薩沃依的舞會》Ball im Savoy、《蝙蝠》、《克里維亞》Clivia、《一位知道她要什麼的女人》Eine Frau, die weiß, was sie will!、《美麗的海蓮娜》Die Schöne Helena、《勿忘我》Farges Mikh Nit。其中,《勿忘我》是一場音樂會,由柯斯基親自彈奏鋼琴,歌手演唱意第緒語猶太輕歌劇歌曲,以輕歌劇歌曲,紀念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解放七十周年。

輕歌劇故事老套甚至荒誕,音樂風格輕鬆充滿綜藝風,由擅長激進的喜歌劇院來操刀,輕歌劇有了全新的生命。以柯斯基親自執導的《美麗的海蓮娜》為例,一八六四年的法文原本,在一百五十年後成為全新的歌劇繽紛拼盤,風格大膽且激進。《美麗的海蓮娜》的舞台宛如萬花筒,眾多舞群不斷換穿鮮豔的衣裳,在台上翻滾踢腿,甚至溜冰。三個小時的表演,肢體、歌聲、燈光、布景都極盡誇張,導演毫不留白,讓整個舞台塞滿鬧劇元素,不怕浮誇,徹底把玩輕歌劇的特色。《美麗的海蓮娜》雖然看似綜藝輕鬆,但導演手法成熟且激進,呈現出一幅七彩絢爛的人世織錦。

不是華格納,也不是莫札特,除了《蝙蝠》之外,「輕歌劇藝術節」的作品其實都不是名作,柏林有那麼多家歌劇院競爭,輕歌劇能吸引觀眾嗎?

觀眾劇評喝采

喜歌劇院大動作復興輕歌劇,其實冒著極大的風險,柏林歌劇迷嚴厲,劇評嘴巴銳利下筆也愛砍人,在嚴肅的歌劇殿堂,熱鬧烘烘的輕歌劇會被接受嗎?會不會現場就噓聲不斷,觀眾紛紛起身走人?

結果證明,連續幾齣輕歌劇票房都驚人,毒舌劇評盛讚,觀眾掌聲激動,舞台上的繽紛轟炸,獲得滿堂彩。輕歌劇的劇情誇張,甚至可以說根本逼近惡搞,愛來愛去愛不到,殺來殺去殺不死,神震怒,人荒誕。但是,輕歌劇有重要的諷刺功能,透過誇大的角色,戳中社會的虛偽。喜歌劇院復興輕歌劇,並非只是著重表面的色彩,劇場的針貶與諷刺,都可以在這些製作裡看到,讓觀眾在哄堂大笑之後,能有省思的空間。

復興輕歌劇,中心人物就是怪傑巴瑞.柯斯基。這位猶太裔澳洲導演,擔任喜歌劇院總監之後,盡情發揮導演長才,這幾年數次獲得國際獎項的肯定。他讓歌劇院建立活潑的全新形象,在二○一三年順利獲得「年度歌劇院」(Opernhaus des Jahres)殊榮。他本人是個能量驚人的藝術總監,蹦蹦跳跳,毫不嚴肅,彈起鋼琴技藝驚人,本人就如一齣輕歌劇。他與喜歌劇院合作愉快,已經正式續約到二○二二年。

相關網站:柏林喜歌劇院  www.komische-oper-berlin.de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