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各界遊行聲援言論自由。
法國各界遊行聲援言論自由。(林鴻麟 攝)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法國劇場界風雨同舟 齊心力挺言論自由

《查理周刊》遭遇宗教極端分子攻擊事件,深深打痛了向來自豪於言論自由的法國人,尤其是劇場界,更是體會深切,不僅於一月十一日大舉參與全國各地發起的「我是查理」大遊行,也以聲明或表演,表達深切的哀傷與對創作自由的堅持。

文字|羅仕龍
攝影|林鴻麟
第267期 / 2015年03月號

《查理周刊》遭遇宗教極端分子攻擊事件,深深打痛了向來自豪於言論自由的法國人,尤其是劇場界,更是體會深切,不僅於一月十一日大舉參與全國各地發起的「我是查理」大遊行,也以聲明或表演,表達深切的哀傷與對創作自由的堅持。

今年初,位於巴黎的《查理周刊》遭極端分子恐襲,死傷多人。法蘭西民族一向自豪的言論自由竟被無情打臉,舉國譁然。劇場作為文化藝術的一環,對言論自由無疑有深切體會。在各類相關紀念或討論活動中,法國劇場界都沒有缺席。

一月十一日,法國各地同步舉辦「我是查理」大遊行。在陽光劇團創辦人莫虛金號召下,諸多重量級演藝同業聲援力挺,包括巴黎市立劇院院長、坎城影展主席等,都現身遊行行列。隊伍由陽光劇團製作的巨型白色人偶引路。在錚錚鏦鏦的樂聲中,白色人偶頭戴象徵共和國的「瑪麗安帽」,額角流血,彰顯自由精神無畏挑戰,與藝術家一起為理想大步前進,為遊行掀起熱烈高潮。

齊心捍衛表達自由

為方便劇場工作人員與觀眾參加遊行,大巴黎地區的表演場館如國立珂嶺劇院、南特爾市劇院等,多數取消當天下午演出。同一天,巴黎歌劇院、奧德翁劇院、國立夏佑劇院、喜歌劇院、法蘭西戲劇院等劇院院長,共同發表聲明,聲援創作者自由。新開幕的巴黎愛樂廳,則宣布一月中開幕期間的音樂會,將獻給此次事件中不幸犧牲的漫畫藝術家們。

小劇場方面,則有配合時事演出的作品。例如,「分號劇院」於恐襲事件隔天即號召十五位脫口秀喜劇演員,於一月十八日晚同台演出,向藝術界堅持創作勇氣的「查理」們致敬。劇院引用《查理周刊》罹難漫畫家的話表示,為意見自由所用的幽默不應該受到任何限制,因為「幽默一旦停止不進,往往就把意見表達的地盤拱手讓給審查制度或自我審查」。笑,是喜劇演員們捍衛的普世價值。

一向為知識界倚重的《世界報》,則於一月下旬後續訪問多位劇場工作者,以進一步了解他們對藝術創作與言論自由的看法。

卅三歲的導演貝洛里尼(Jean Bellorini),現任巴黎北郊傑哈.菲利浦劇院院長,也是全法國最年輕的公立劇院院長。他接受《世界報》專訪時強調,言論自由是必須鞏固的基本前提。在資訊大量產出的時代,許多人習慣為他人貼上標籤,這些非黑即白的二分法,已變成思想的極權統治。藝術家是照亮社會的燈塔,有責任帶動公眾意見討論,讓觀眾避免對任何創作議題先入為主,斷章取義。

自由從來不是一條康莊大道

同為年輕一輩導演的馬肯(Vincent Macaigne),同樣強調言論自由重要,認為藝術創作的自由不應該受到任何限制,但在人類史上,自由從來不是一條康莊大道。他指出,藝術家有教育的責任,引導觀眾以批評的眼光思考問題,並開啟不同群體之間的討論。這個理念曾經為前文化部長馬勒侯(André Malraux)所倡導,但今天已逐漸被淡忘。馬肯強調,極端分子可以毀掉一個國家,但不可能封住人民與藝術家的的嘴。

摩洛哥裔的比利時同志編舞家西迪.拉比(Sidi Larbi Cherkaoui)也接受《世界報》專訪。出身伊斯蘭文化背景的他,創作主題常涉及宗教。他認為宗教是許多人生活的重要部分,但伊斯蘭極端分子的行動則完全是犯罪行為。西迪.拉比指出,禁忌令人好奇,此乃人之常情。藝術家有權力以各種題材創作,但同時必須明白,創作不可能討好所有人。挖苦宗教讓信眾難受,但假借宗教為名的暴力復仇絕不可行。他以自己的經驗總結,在藝術創作裡討論宗教議題,必須要像「順勢療法」,讓觀眾自然而然進入並理解創作者的語境;攻擊不是辦法,彼此妥協才是道理。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面對暴力襲擊的陰影,法國劇場藝術家們顯然不願意噤聲,而將繼續以「高盧雞」的精神,堅持創作自由。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