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賓.梅耶將以古典音樂家的嚴謹訓練和技術來表現爵士風的柯普蘭《單簧管協奏曲》。
莎賓.梅耶將以古典音樂家的嚴謹訓練和技術來表現爵士風的柯普蘭《單簧管協奏曲》。(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提供)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莎賓.梅耶 帶來古典中的搖擺風情

「單簧管女王」再訪台 舞動不一樣的聽覺風光

知名單簧管演奏家莎賓.梅耶將於九月下旬再度訪台,這次是應北市交首席指揮吉博.瓦格之邀,與樂團「共舞」一夜!擅長德奧曲目的莎賓.梅耶這回的曲目別出心裁,將演出雷史畢基的《鳥》與柯普蘭的《單簧管協奏曲》,後者有大量的爵士元素,讓梅耶可以展現其隨性自在、出神流暢的精湛技巧。

知名單簧管演奏家莎賓.梅耶將於九月下旬再度訪台,這次是應北市交首席指揮吉博.瓦格之邀,與樂團「共舞」一夜!擅長德奧曲目的莎賓.梅耶這回的曲目別出心裁,將演出雷史畢基的《鳥》與柯普蘭的《單簧管協奏曲》,後者有大量的爵士元素,讓梅耶可以展現其隨性自在、出神流暢的精湛技巧。

【TSO首席指揮】與莎賓.梅耶共舞

9/20  19:30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INFO  02- 25786731轉724、722

繼二○一三年莎賓.梅耶(Sabine Meyer)來台後,睽違兩年,這次她將在今年九月廿日與臺北市立交響樂團首次合作,而當場音樂會的節目,除了重頭戲柯普蘭的《單簧管協奏曲 》之外,其他曲目的安排也處處看得到樂團首席指揮吉博.瓦格安排的巧思和驚喜。

此場音樂會安排演出雷史畢基(Ottorino Respighi)的《鳥》,如標題所示,這是為小型管絃樂團所寫的一套組曲,分成〈序曲〉、〈白鴿〉、〈母雞〉、〈夜鶯〉、〈布穀鳥〉五個段落。雷史畢基為新古典主義的代表作曲家之一,這套曲子的特別之處,在於他借用多首十七世紀大鍵琴和魯特琴的曲子,譜以精湛的管絃樂配器,為古味盎然的旋律增添了更豐富的色彩,他運用早期巴洛克名家巴斯圭尼(Bernado Pasquini)、拉摩(Jean-Philippe Rameau)等人的作品,來表現不同鳥類的特色,特別的是,這首曲子在巴西首演時,是由作曲家親自指揮。

單簧管與中國笛  雙重經典同晚展現

莎賓.梅耶這次和北市交合作柯普蘭(Aaron Copland)的《單簧管協奏曲》,由單簧管和絃樂團演奏。過去我們常以為莎賓.梅耶的演出多是德奧經典曲目,而她嚴謹的技術和樂曲風格也和德奧作品最合拍,因此這首充滿爵士和搖擺風情的曲目,是相當特別的選擇。《單簧管協奏曲》是由爵士樂的「搖擺樂之王」班尼.古德曼(Benny Goodman)委託柯普蘭所作,古德曼的單簧管演奏本身就是個傳奇,他的技術可以說是出神入化,而這作品除了爵士樂和搖擺樂元素,還運用了當時開始在美國流行的拉丁爵士,尤其在節奏的變化上面更是多元。梅耶很喜歡這個作品,雖然這首曲子有大量的爵士元素,但她仍以古典音樂家的身分來演繹,即便這個樂曲聽起來充滿隨性的自在,在吹奏上卻必須具有古典音樂家的嚴謹訓練和技術才能夠完整表現,以梅耶的技術自然是信手拈來,在音樂詮釋上更是悠遊自得。

音樂會中還將演出台灣作曲家馬水龍的《梆笛協奏曲》,可說是大眾最熟悉的馬水龍作品之一,幾乎連很少聽古典音樂的人都能哼上來。作曲家今年五月仙逝,古典樂界頓失一位偉大的作曲家,令人遺憾,所幸藉著他的作品能夠讓他的學生和後輩持續地緬懷,而沒有比演奏他的作品更能表達台灣音樂界對他的尊崇和感念了。此次北市交也邀請到陳中申來擔任梆笛獨奏,他是馬水龍的學生也是優秀的中國笛演奏家,亦是當年這首梆笛協奏曲首演時的獨奏家,因此,這次的演出別具意義。

爵士對上拉丁  營造一個舞動的夜晚

米堯(Darius Milhaud)的《屋頂上的牛》,是一個饒富趣味的作品,這個標題是一首古老的巴西探戈,前衛劇作家、導演尚.考克多(Jean Cocteau)建議米堯將它用於超現實主義芭蕾舞作的音樂,描述一個美國酒吧發生的荒謬故事,這首樂曲成為米堯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甚至有一家新餐廳以之命名,受歡迎的程度可見一斑。這首樂曲充滿巴西特有的拉丁節奏,還有米堯慣用的多調性寫法,豐富多變,令人忍不住想跟著樂曲扭動身子!

於是我們找到了其中的脈絡,北市交要藉著這些音樂帶我們到拉丁美洲巴西,感受古典音樂中的拉丁風情,給聽眾一個快意充滿舞動的夜晚,在九月依然炎熱的夏夜,有什麼音樂比這更能振奮精神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當之無愧的「女王」

我們是很喜歡稱號的一個民族,從「音樂之父」巴赫、到「音樂神童」莫札特、「樂聖」貝多芬,到現今許許多多的「台灣之光」們,大多數偉大的稱號都是後人根據他們的生平事蹟而冠上的,就算國際上他們沒有這些稱號,我們也就這麼延續使用下來了;然而,「單簧管女王」莎賓.梅耶這個名字可不是我們台灣人自己取的,她在國際樂壇就被稱作「單簧管女王」,除了高超的技術,霸氣的舞台魅力,及精準華麗的音樂風格之外,不能不牽扯到一件音樂圈的大事。

莎賓.梅耶年輕時,受到柏林愛樂總監卡拉揚讚賞,不顧當時傳統上只有男團員的柏林愛樂反對,執意要聘用梅耶,後來甚至間接造成卡拉揚辭職;而梅耶只在樂團九個月,便為了追求獨奏家的事業,也離職了。而事實證明,她的獨奏事業欣欣向榮,這件事更加深了她的「女王」色彩,論演奏,論魅力,論行事作風,梅耶用「女王」這兩個字順理成章、當之無愧。(林慈音)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