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不會度化你》把傳統戲曲融入搖滾、嘻哈、Bossa Nova等曲風,洋溢著濃厚的南洋風情。
《我可能不會度化你》把傳統戲曲融入搖滾、嘻哈、Bossa Nova等曲風,洋溢著濃厚的南洋風情。(奇巧劇團 提供)
戲曲

佛陀、基督共存 歌仔戲、豫劇混搭 奇巧劇團《我可能不會度化你》

「這是一齣跟宗教有關,但不是為了傳教的戲。」奇巧劇團編導劉建幗如是形容新作《我可能不會度化你》。她因閱讀《金剛經》而動念在戲中碰觸宗教議題,並以經文「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為全劇核心意念,通過人的執念,探討神佛的本質、信仰的本質,甚至世界的本質。這次演出仍循奇巧的混搭風格——歌仔戲搭豫劇、戲曲融入搖滾、嘻哈、Bossa Nova等曲風,想必是一齣讓人能有非常體會的「宗教劇」。

「這是一齣跟宗教有關,但不是為了傳教的戲。」奇巧劇團編導劉建幗如是形容新作《我可能不會度化你》。她因閱讀《金剛經》而動念在戲中碰觸宗教議題,並以經文「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為全劇核心意念,通過人的執念,探討神佛的本質、信仰的本質,甚至世界的本質。這次演出仍循奇巧的混搭風格——歌仔戲搭豫劇、戲曲融入搖滾、嘻哈、Bossa Nova等曲風,想必是一齣讓人能有非常體會的「宗教劇」。

奇巧瘋言系列《我可能不會度化你》

1/23~25  19:30   1/24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www.chi-chiao.org

近年來,歌仔戲掀起了一片搬演佛教劇的熱潮。以戲弘法,若有引人入勝的故事,便能起淨化人心的功用,但更多時候,傳教的意圖過於強烈,劇場成了宣揚教義的道場,戲劇搬演與修行證道混為一談,難分主從。同樣標榜「宗教戲曲」,奇巧劇團的《我可能不會度化你》卻不按牌理出牌,從取自偶像劇的戲名即見顛覆意圖,再看劇情內容,佛陀和耶穌都被寫進戲裡,更令人好奇,鬼點子特多的年輕編導劉建幗,這回又將有什麼創意之舉?

探討神佛、信仰的本質

「這是一齣跟宗教有關,但不是為了傳教的戲。」劉建幗說,她沒有宗教信仰,不是虔誠的信徒,之所以動心起念,想要在戲裡碰觸宗教議題,是源於閱讀《金剛經》所受的感動。「幾年前,我的姥姥過世,為了替她頌經,把平常不會特別拿來念的《金剛經》看了好幾遍,當下就有說不出的震撼。」她引經文中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為全劇核心意念,通過人的執念,探討神佛的本質、信仰的本質,甚至世界的本質。

劉建幗表示,她從《金剛經》得到的體悟是「你以為的東西,可能不是你以為的那個樣子」,我們應該對既有的成見,永遠保持懷疑、以及重新思考的可能,包括宗教這件事。「人往往都想通過宗教度化,超脫俗世,但在追求我們以為、想像的『度化』的過程中,會不會也是一種執念?」劉建幗強調,社會有很多既定印象和道德框架,牽制了原本可以很有趣的事,而這個戲就像一個小開口,用來敲開一個洞,提供翻轉、辯證的空間。

《我可能不會度化你》內容描述平常忙於度化他人的佛陀、基督、阿難,正在充滿南洋風味的小島上放鬆度假。一日,茫茫苦海漂來一個苦人,不速之客以一顆炸彈相逼,揚言若不度化他,要把這個島炸掉,卻沒想到引動的,除了前世今生的牽扯,更有另一個真實與虛幻世界的存在。劉建幗說,以佛祖和耶穌為主角,靈感來自日本漫畫《聖哥傳》,劇中的佛陀、基督、阿難皆有別於傳統莊嚴肅穆的刻板印象,而以輕鬆詼諧的人物塑造,既像瘋子又似先知,插科打諢,瘋言瘋語卻見真理。

混搭歌仔戲和豫劇

呼應佛教和基督教共存,在劇種上,《我可能不會度化你》也混搭歌仔戲和豫劇,並找來豫劇王子劉建華、春風歌仔戲團的當家小生李佩穎,明華園青年團的主力軍李郁真共同演出。劉建幗認為,歌仔戲和豫劇皆屬地方劇種,在台灣落地生根,為求生存,可塑性和包容性皆強,更貼近本地觀眾的審美品味,兩者融合激盪,火花不少。再加上使用吉他、烏克麗麗和小提琴為配器,傳統戲曲融入搖滾、嘻哈、Bossa Nova等曲風,洋溢著濃厚的南洋風情,給人前所未有的聽覺經驗。

此外,貫穿全劇的《金剛經》將由豫劇皇后王海玲編曲、演唱。王海玲說,不同於傳統豫劇的板式唱腔,經文的字數不是戲曲唱腔格律,經過摸索,她以「豫歌」的概念編寫,主旋律不斷重複,加深聽者印象,既有歌的曲式,又有戲曲的韻味,唱出經文的莊嚴與優雅。劉建幗強調,她不詮釋《金剛經》的內容,而是讓經文變成音樂,代表純粹、直接的心靈感受,「宗教跟藝術是相通的,不需要太多的分析和翻譯,只要依照自己的意念去理解、感受,可意會不可言傳。」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戲曲新生代  跨劇種創新局

奇巧劇團的核心人物,當家小生劉建華和編導演集一身的團長劉建幗,兩人的母親是鼎鼎大名的「豫劇皇后」王海玲。雖然從小在戲曲家庭長大,耳濡目染,但走上戲曲這一行,可說鬧家庭革命,一路披荊斬棘才如願以償。劉建華愛看歌仔戲,曾拜楊麗花為師,如今是台灣豫劇團的當家小生,劉建幗則在高中時期擔任豫劇社社長,之後接觸流行音樂、舞台劇,編導作品邀約不斷,兩人聯手組團,自然走向「跨劇種」的路線。

自創團以來,奇巧劇團的每一步皆受矚目。二○一三年受邀於臺北藝術節開幕演出的搖滾戲曲《波麗士灰闌記》,改編自布萊希特名作,從形式到內容皆受到高度肯定,劇評家鴻鴻讚譽:「不僅在戲劇表演上玩耍現代趣味、翻轉某些題材的詮釋觀點,更為戲劇注入具有現實感的現代意識,讓歌仔戲真正成為當代台灣最有代表性的劇種。」今年三月推出胡撇仔戲《Roseman玫瑰俠》,戲曲學者林鶴宜教授肯定其為「很精緻的娛樂,把胡撇仔美學做了成功的現代呈現。」(廖俊逞)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