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解》場景發生在一輛舊時台鐵的平快車車廂上,在火車旅途中,菜鳥警察與老扒手展開一連串鬥智鬥法的攻防戰。
《押解》場景發生在一輛舊時台鐵的平快車車廂上,在火車旅途中,菜鳥警察與老扒手展開一連串鬥智鬥法的攻防戰。(綠光劇團 提供)
戲劇

火車上警匪鬥法 台灣社會小縮影 綠光劇團《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

綠光劇團「台灣文學劇場」系列的第三部《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改編自作家段彩華的短篇小說,場景發生在一輛舊時台鐵的平快車車廂上,描述一名警察得從高雄押解一名扒手到台北出庭聆訊,在火車旅途中,菜鳥警察與老扒手展開一連串鬥智鬥法的攻防戰。編劇吳念真將他對台灣現況的犀利觀察融入,他說火車車廂裡發生的種種,帶出一連串暗藏玄機的故事,如同「台灣社會的小縮影」。

文字|廖俊逞、綠光劇團
第273期 / 2015年09月號

綠光劇團「台灣文學劇場」系列的第三部《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改編自作家段彩華的短篇小說,場景發生在一輛舊時台鐵的平快車車廂上,描述一名警察得從高雄押解一名扒手到台北出庭聆訊,在火車旅途中,菜鳥警察與老扒手展開一連串鬥智鬥法的攻防戰。編劇吳念真將他對台灣現況的犀利觀察融入,他說火車車廂裡發生的種種,帶出一連串暗藏玄機的故事,如同「台灣社會的小縮影」。

綠光台灣文學劇場三步曲《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

10/2~4  19:30   10/3~4  14:30

10/8~10  19:30   10/10  14:30

台北市社教館城市舞台

10/16~17  19:30   10/17  14:30

臺中市文化局中山堂

10/30~31  19:30   11/1  14:30

新竹縣政府文化局演藝廳

11/20~21  19:30   11/21  14: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INFO  02-23956838

放眼一九五○年代的台灣文壇,段彩華可說是個異數。雖有「軍中作家」的封號,但他不專寫大時代的國仇家恨、動蕩流離,反而著眼於現實生活的小人物悲歡,尤擅以幽默嘲諷的筆調,刻畫人心人性。綠光劇團「台灣文學劇場」系列,即將把他的短篇小說〈押解〉搬上舞台,改編為《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編劇吳念真說:「五○年代的台灣作家,文筆通常深沉、憂傷,唯有段彩華不同。他本人文靜,寫出來的文字卻像個冷面笑匠。」

段彩華經常運用「蒙太奇」手法,將零碎的場景剪接、串繫在一起,讀他的小說,就像看一部部的電影,文字畫面感十足。因此,早在卅多年前,吳念真和作家覃雲生二人便合作將〈押解〉編成了電影劇本,也得到中影的拍片預算,後來卻因為鐵路局認為出借列車只為拍一部「運送小偷及小偷繼續在火車偷竊旅客財物」的電影,有損火車形象。結果遭到拒絕,拍片計畫因此告吹。

一段平快車上的浮世繪

《押解》場景發生在一輛舊時台鐵的平快車車廂上,故事描述一名警察得從高雄押解一名扒手到台北出庭聆訊,在火車旅途中,菜鳥警察與老扒手展開一連串鬥智鬥法的攻防戰。列車上,還有笨拙的手下、正義的大學生、美豔的神秘女子,全都攪入這場混戰。路見不平的正義使者,佯裝乘客、想盡各種花招來營救老大的扒手黨羽,多方人馬各懷鬼胎,過程逗趣荒謬笑點不斷。

吳念真將他對台灣現況的犀利觀察融入作品中。他說,火車車廂裡發生的種種,帶出一連串暗藏玄機的故事,如同「台灣社會的小縮影」。「台灣人有一種莫名又奇怪的正義感,常用眼睛判斷看到的狀況,但事實並非如此。更糟的是,大家都用有限的認知,揣測世界上很多不理解的事,媒體、網路都是如此,不願承認自己知識有限、目光狹窄。」

展現另一種台灣文學風貌

區隔於「人間條件」系列的原創劇作與「世界劇場」的西方當代文本搬演,吳念真說:「台灣有很多文壇老前輩,他們優秀的作品漸漸被遺忘,我希望用舞台劇的方式呈現他們的作品,除了讓更多年輕人認識台灣的資深作家,同時也向他們致敬。」每回「台灣文學劇場」演出,都會邀來原作者觀賞,但今年初當他準備送《押解》劇本給段彩華時,段已經過世,「這是最大的遺憾」。

延續台灣文學劇場前兩部《清明時節》、《單身溫度》的風格,《押解》亦充滿濃厚的古早人情味,觸動觀眾共同的回憶;不同的是,《押解》是齣喜劇,台詞暗諷時事,幽默詼諧,火車上的人物都有鮮明特色:找便當給扒手吃的熱心乘客、趁著去廁所的半路順便又扒走別人財物的扒手等等,展現另一種台灣文學風貌。

《押解》由「人間條件」系列的執行導演李明澤執導,唐從聖、范瑞君、梁正群、黃迪揚主演。舞台設計結合了多媒體影像,將刺激的警匪追逐戰真實呈現,加上懷舊平快車的鐵道風情在舞台上奔馳,從南到北的鐵道風光輪番上演,短短四千字的小說,躍然於舞台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段彩華  台灣幽默文學的代表

段彩華於一九四九年在湖南長沙從軍,旋即隨軍來到台灣,一九六二年退伍。曾任記者、校對、書庫管理員、少尉軍官、中國青年寫作協會總幹事、《幼獅文藝》主編,並從事戲劇研究,晚年專事寫作。他與同樣出身軍旅的小說家朱西甯、司馬中原,並稱為「軍中三劍客」或「軍中文藝三健將」。但段彩華與朱西甯同樣非常在意這樣的稱號,於二○○九年向國立台灣文學館表示,不希望再被稱為「三劍客」或「三健將」。

段彩華一生出版過廿多部的長、短篇小說。評論認為其作品「類型多變,像百寶箱,裡面有各種寶貝。他尤擅長烘托,像細水慢燉一道菜,段彩華的小說技巧,在平淡中能將讀者的一顆心糾結如麻,為他小說筆下的人物悲痛,甚至哀號。」結構的獨特處在於運用電影「蒙太奇」的效果,而主題則在挖掘人性。他也致力於創作幽默短篇小說,常用第一人稱,看起來像是自我諷刺,反映社會,直指人心人性。

作家覃雲生曾說:「段彩華不曉得那裡學來的技巧,他的小說篇篇意象鮮明,都有畫面,讀他的小說,就像看一部部的電影,他處理文字,毫不拖泥帶水,每一篇小說,一開頭就擊中要害,一路讀下去,像施了魔法,不知不覺,讀者就被捲了進去。」作家齊邦媛曾提到,段彩華先生是台灣文壇重要作家,同時也是早期幽默文學最具代表性的作者,在文學史上有不可忽視的地位。(廖俊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