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建幗
劉建幗(許斌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戲曲編劇 後浪滔滔

速寫新生代編劇 劉建幗 承繼衣缽弄潮兒 「混」出一片天

身為「豫劇皇后」王海玲的女兒,從小在劇團長大的劉建幗,對傳統戲曲、表演藝術有著與生俱來的使命感與責任感,身為「奇巧劇團」的團長,她對劇團、演員都有著一份責任感,總是想方設法把推戲的行銷工作做好,而筆下一齣齣跨文化/跨劇種/跨現代與傳統,混搭風格多樣化、號稱「胡撇仔劇場」的作品,更是讓觀眾對她的奇想創意驚喜不已。

文字|賴廷恆、許斌
第273期 / 2015年09月號

身為「豫劇皇后」王海玲的女兒,從小在劇團長大的劉建幗,對傳統戲曲、表演藝術有著與生俱來的使命感與責任感,身為「奇巧劇團」的團長,她對劇團、演員都有著一份責任感,總是想方設法把推戲的行銷工作做好,而筆下一齣齣跨文化/跨劇種/跨現代與傳統,混搭風格多樣化、號稱「胡撇仔劇場」的作品,更是讓觀眾對她的奇想創意驚喜不已。

身為台灣「豫劇皇后」王海玲的二千金,幼稚園起就被拉上台演出;求學階段的劉建幗接觸到流行音樂,站在舞台上開演唱會,曾是她的最大夢想;如今擔任戲曲的編、導、演,劉建幗笑稱,也算是「小小有點完成的部分」。

天下父母心,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傳統戲曲粉墨登場的累與苦,王海波豈能不點滴在心?自幼就對寶貝女兒劉建華、劉建幗三令五申:戲曲舞台「喜歡可、玩票可、投入不可!」

然而,先是姊姊劉建華離開會計師事務所,進了楊麗花歌仔戲團;教育系畢業的劉建幗,也在開始擔任實習教師的那一年,毅然中止實習,到紙風車兒童劇團當行政,而且居然還一不作、二不休,考上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研究所。「我跟姊姊從小一放學就到劇團玩,等媽媽下班,不是玩刀槍、就是看排練,很難不被影響吧!」

責任感與使命感  讓她勇往直前

母女間走過那段,明明「戲」是彼此間共同所愛、念茲在茲,卻得為之長期冷戰、抗爭的日子,劉建華目前已是臺灣豫劇團的小生,劉建幗也擔任臺灣豫劇團的劇場編劇與導演;姊妹倆還手牽手在高雄創立「奇巧劇團」,嘗試將各種傳統戲曲與現代劇場「跨劇種」熔為一爐,並由不再反對的王海玲出任藝術顧問。

對傳統戲曲、表演藝術與生俱來的「使命感」,以及早已內化、難以言喻的「責任感」,交織出劉建幗筆下的戲曲文字,也時而自我切換頻道,「劇本裡的角色也許都有著我的部分」。

猶記十來年前,二○○四年國光劇團豫劇隊(「台灣豫劇團」的前身)推出《田姐與莊周》,那齣「媽媽的戲」在台北國家戲劇院首演,劉建幗從看排練起就好愛那戲,每每感動得一蹋糊塗;弄到連王海玲都說了:「我這還是悠著演,都還沒正式演出呢。」但那時正值傳統戲曲觀眾流失,極力尋找出路的十字路口,在劉建幗眼中,《田姐與莊周》明明一齣很精采的戲,正式登場時台下觀眾卻很少!也就此成了她腦海中,揮之不去的難忘畫面。

混搭風格多樣化  「胡撇仔劇場」勾引觀眾

「時時刻刻都在擔心(票房)!」身為「奇巧劇團」的團長,劉建幗對劇團、演員都有著一份責任感,總是想方設法把推戲的行銷工作做好;對於作品的自信,也讓她深信,觀眾走進劇場一定會喜歡:「我們的戲既有趣、歡樂,而且淺顯易懂。」自二○一一年展開售票公演以來,由最初進場都是「原本就在看戲的人」,到《Roseman玫瑰俠》、《我可能不會度化你》,票房已較佳、也培養出新的觀眾群。當年到紙風車當行政,把外面看到的風景、想法帶回傳統戲曲,劉建幗不斷摸索新的路線、戲劇表演方式;至今作品橫跨舞台劇、音樂劇、歌仔戲、豫劇乃至電視劇,無論編劇、導演、擔綱主演,劉建幗恣意揮灑出一齣齣跨文化/跨劇種/跨現代與傳統,混搭風格多樣化、號稱「胡撇仔劇場」的作品。

為打破傳統戲曲「果然就是很難懂」的刻板印象,讓更多的觀眾走進來,劉建幗可謂煞費苦心,除成為近代戲曲創作跨界趨勢的弄潮兒外,並強調「合歌舞以演故事」的「歌」、「舞」、「演」,不斷地在傳統戲曲與現代戲劇之間混融、拆解求變。劉建幗把戲曲、戲劇直接放在一起、短兵相接,例如《波麗士灰闌記》文本設定有戲中戲的段落,呈現原汁原味的戲曲唱念作打;音樂劇則用來敘事,呈現戲班裡演員的現實生活,並用一些橋段來談情說愛,隨文本劇情發展,戲曲程式的百分比由百分之五十到七十不等,完全視情況調整。

費盡心思想劇名  吸引非戲曲觀眾

從《Mackie踹共沒?!》、《Roseman玫瑰俠》、《我可能不會度化你》到《波麗士灰闌記》,每齣戲的劇名都讓劉建幗挖空心思,如何才能吸引非戲曲觀眾的眼球駐足。以《我可能不會度化你》為例,不僅擺明KUSO賣座偶像劇,還標榜是一齣「宗教戲曲」。

《我可能不會度化你》由日本漫畫《聖哥傳》獲致靈感,劇情背景設定佛陀、基督、阿難一起至小島度假,茫茫苦海漂來一個炸彈客,揚言若不度化他,就把整座島炸掉同歸於盡;貫穿全劇的《金剛經》則由母親王海玲以「豫歌」形式詮釋,舞台上一整個不按牌理出牌,不愧為「奇巧瘋言系列」作品之一。

而戶外公演的《波麗士灰闌記》不但主打歌仔戲、豫劇、搖滾樂、舞台劇,混搭出「搖滾新戲曲」的企圖心;再加上外台首設搖滾區及貼賞金活動等,均可看到劉建幗身兼編導之外,甚至就連行銷也都一把抓。但劉建幗強調,力求雅俗共賞之餘,絕不忘懷投身戲曲舞台的原始動機、初衷,必要時仍有所取捨。

平日發表作品時,劉建幗均不忘邀請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出席觀賞,也讓王安祈對這位出身戲曲世家的新秀編劇,其人其作均留下深刻印象。十月即將在國家戲劇院首眼,國光劇團歡慶廿歲生日的年度新編大戲《十八羅漢圖》,即交由劉建幗編劇,讓各界充滿期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碩士,現任奇巧劇團團長,編導演兼擅。

◎ 作品橫跨舞台劇、音樂劇、歌仔戲、豫劇、電視劇,以跨文化/跨劇種/跨現代與傳統融合為編創方向。

◎ 編劇作品:《我可能不會度化你》、《波麗士灰闌記》、《金蘭情X誰是老大》、《江湖四話》、《Mackie踹共沒?!》、《梆子姑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