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德意志劇院的《恐怖》以一個非常窄小的舞台空間,象徵主角身處的牢房,冰冷的牆上打上飛機投影。
柏林德意志劇院的《恐怖》以一個非常窄小的舞台空間,象徵主角身處的牢房,冰冷的牆上打上飛機投影。(Arno Declair 攝 柏林德意志劇院 提供)
柏林

律師作家席拉赫首部劇作《恐怖》 讓觀眾進場當陪審團

德國知名的刑事辯護律師席拉赫,同時也是暢銷作家,近期更踏入劇壇,首部劇作《恐怖》由柏林德意志劇場與法蘭克福劇院同步搬上舞台,藉由一場對戰機飛行員的審判,探討恐怖攻擊與德國的法律、道德選擇,觀眾入場成為評審團,在聆聽辯護之後,下半場決定主角的有罪與無罪。互動式的演出引發熱潮,接下來有多個劇院將加入《恐怖》演出行列。

文字|陳思宏、Arno Declair
第275期 / 2015年11月號

德國知名的刑事辯護律師席拉赫,同時也是暢銷作家,近期更踏入劇壇,首部劇作《恐怖》由柏林德意志劇場與法蘭克福劇院同步搬上舞台,藉由一場對戰機飛行員的審判,探討恐怖攻擊與德國的法律、道德選擇,觀眾入場成為評審團,在聆聽辯護之後,下半場決定主角的有罪與無罪。互動式的演出引發熱潮,接下來有多個劇院將加入《恐怖》演出行列。

費迪南.馮.席拉赫(Ferdinand von Schirach)是德國知名的刑事辯護律師、暢銷作家,他今秋跨界進入劇場,完成首部劇作《恐怖》Terror,由柏林德意志劇場(Deutsches Theater Berlin)、法蘭克福劇院(Schauspiel Frankfurt)兩大劇場同時演出。

兩個不同的劇作團隊同晚首演《恐怖》文本當中的法庭案件,舞台美學、劇場節奏各有各自特色,劇評都給予盛讚。無論在北邊柏林或南方法蘭克福,兩大劇場都依照文本推進,在現場與觀眾互動,請觀眾現場投票:舞台上的被告,到底是有罪?還是無罪?

把法庭帶入劇場  引起道德議題討論

席拉赫(1964-)是德國知名的刑事辯護律師,客戶多為名人,經手很多轟動社會的案件。他把多年來的執業經驗,寫成短篇小說集《犯罪》Verbrechen,在二○○九年出版,隨即登上暢銷排行榜,並得到文學獎肯定。之後他緊接著推出《罪責》Schuld,再次熱賣。身為律師,席拉赫必須有縝密的思考與判斷,才能幫被告客戶辯護,甚至脫罪。身為作家,他把多年來親自遇見的離奇刑事案件,透過清晰的文字辯證,寫成多篇充滿人性掙扎的小篇小說,具有高度可讀性,翻譯成多種語言,台灣的出版社也有譯介。

席拉赫這次出手寫舞台劇本,端出《恐怖》,題材依舊是他擅長的法庭題材。《恐怖》的主角拉斯.寇赫(Lars Koch)是德國戰機飛行員,他接到命令,必須讓一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客機偏離航道,但他無法達成上級命令,這架載了一百六十四名乘客的客機繼續往慕尼黑足球場飛去,足球場當天有重大賽事,塞滿了七萬觀眾。為了保住足球場七萬人性命,這位飛行員選擇射下客機,犧牲機上一百六十四名乘客性命。為此,他必須站上法庭,罪名是謀殺一百六十四名乘客。

觀眾當陪審團  正反意見五五波

柏林德意志劇院的《恐怖》,由哈斯寇.偉柏(Hasko Weber)執導,他選了一個非常窄小的舞台空間,象徵主角身處的牢房,冰冷的牆上打上飛機投影,演員在狹窄的空間裡進行大量對話、獨白,針對恐怖攻擊、德國法律、道德選擇、人性掙扎進行精采的辯論。《恐怖》的劇本具有十足的張力,劇作家對於法律的涉獵,讓這齣戲切入辯證核心,且不給標準答案。舞台上一番大辯論之後,觀眾在休息時必須離開觀眾席,要再度進入,必須選擇要從哪一道門進入,一道門是「無罪」,另一道門是「有罪」,觀眾當陪審團,自己決定從那一道門進入,決定台上主角的法庭命運。柏林十月三日首演當晚,有兩百五十五位觀眾選擇「無罪」,兩百零七位觀眾選擇「有罪」。同一晚,法蘭克福劇院則是讓觀眾以手中的遙控器決定,結果是「無罪」兩百四十票,「有罪」兩百卅票。兩間劇院開出的票數都十分接近,顯示這案並非黑白分明,期間的模糊掙扎,就是最複雜的人性選擇。

席拉赫的首本劇作《恐怖》極為搶手,不僅柏林德意志劇院、法蘭克福劇院迅速買下版權、搬上舞台,其他還有多家劇場即將加入《恐怖》演出行列,預計二○一五年秋季到二○一六年這一季,全德國將有十四間劇院演出《恐怖》,巴登巴登劇場(Theater Baden Baden)就在十月十六日加入了《恐怖》行列。《恐怖》在柏林與法蘭克福的票房、劇評、後續媒體報導都很可觀,德國劇場界出現了一位全新的暢銷劇作家。《恐怖》是個互動劇場表演,各地劇場的投票狀況,均公布在官方網站(terror.kiepenheuer-medien.de/),目前呈現五五波投票比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