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京劇演員凌嘉臨
新生代京劇演員凌嘉臨(許斌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新生代京劇演員

凌嘉臨 嬌俏靈動一旦角

在二分之一Q劇場《亂紅》扮演李香君令人驚豔,在去年國光劇團《十八羅漢圖》扮演劇中的嫩妻「嫣然」,與四位前輩一線演員對戲,更讓人眼睛一亮——她是凌嘉臨,國光劇團的新生代演員,嬌俏、靈活的模樣,加上熟練的蹻工,在舞台上魅力動人,儼然京劇界的明日之星。

文字|陳淑英
攝影|許斌
第277期 / 2016年01月號

在二分之一Q劇場《亂紅》扮演李香君令人驚豔,在去年國光劇團《十八羅漢圖》扮演劇中的嫩妻「嫣然」,與四位前輩一線演員對戲,更讓人眼睛一亮——她是凌嘉臨,國光劇團的新生代演員,嬌俏、靈活的模樣,加上熟練的蹻工,在舞台上魅力動人,儼然京劇界的明日之星。

國光劇團歲末公演—Super New 極度新鮮

2016/1/22~23  19:30   2016/1/23~24  14:30

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INFO  02-02 29383567

畢業自國立台灣戲曲學院京劇學系的凌嘉臨,才廿六歲,加入國光劇團不過五年,去年十月就在國光新編大戲《十八羅漢圖》與魏海敏、唐文華、劉海苑及溫宇航等四位一等名角尬戲,瞬間成為傳統戲曲舞台上備受矚目的新秀。很多人好心對她說:「這是多麼難得的機會,你一定要好好演,把握喲。」她當然知道並且認真表現,只是她也說:「我不怕演不好,本來就不可能一次演好,但我一定盡一百分的力,做我現在做得到的。」

去年秋天《十八羅漢圖》舉行宣告記者會時,凌嘉臨坦言首次主演新編劇就有幸與四位大前輩共同飆戲,感覺像做夢一般。她說:「小時候都是坐在台下看魏老師、唐老師演戲,沒想到有一天竟然能跟他們同台。」她盯著宣傳海報,笑眼瞇瞇指著自己的劇照:「第一次被印那麼大,很榮幸但是也好緊張喔。」

憑空演「嫣然」  學習創造角色

能把凌嘉臨情緒壓到沙坑亂草區的源頭,是《十八羅漢圖》為一個全新的劇本。「『嫣然』是一名嫩妻,這個角色沒有範本,完全從無到有,沒有演員詮釋過,我必須學習創造角色。」凌嘉臨自招:「演傳統老戲,根本不會想到什麼角色、劇情這種比較思想層面的東西,狂聽帶子就對了,過程比較像是模仿。」

她承認自己功力不是很深厚,「嫣然」無樣板可以參考,她必須揣摩加入角色情緒且要念得很順,對她而言有點困難,「不管你具備多少基本功,長得多漂亮,嗓子有多好,創造人物是最難的,無法瞬間成長,一定要隨著年紀閱歷增長及一點一滴積累演出經驗,才有辦法做好、做到。」

還有,「這一次扮演嫣然才知道舞台好大,不知為什麼,排練時候走位常常走不過去。」古典戲曲的舞台風格,通常是台上擺放一桌二椅,在上場門及下場門中間懸掛一張巧奪天工的龍鳳大幕,地板覆上一大張紅地毯。對台下觀眾而言,一眼就能看清整個舞台;對台上演員來說,沒有太多燈光變化及布景,只要專注在這個範圍內唱念做打,便能從山巔演到海涯、從盛夏演到寒冬,舞台雖然簡單設置,卻是一個活潑生動的時空。「但是《十八羅漢圖》完全沒有邊界,舞台多大,你就要走多大。」

凌嘉臨想不透,以前也不是沒有在國家戲劇院演出的經驗,然而對舞台有多大並沒有特別感受。此次《十八羅漢圖》和水墨、書畫有關,場上有許多道具,比如拿筆、取墨、壓紙鎮、展畫卷。「舞台上有指定的流程,要在這些流程中放畫紙、加上念詞、加上我『老公』唐老師給我的話,我要做反應、要回他話,這些一連串的動作要在戲中很自然做出來,又要顧水袖,初期排演得很混亂。」比如,她剛開始來不及放畫紙;或者,很專心放畫紙,臉部卻沒表情;又或者,根本沒接受到唐老師的詞,只是稀哩呼魯把自己該念的詞念出來,「後來才發現是自己沒把身上的腳步跟詞兒完排好。」凌嘉臨說。

躲數學進劇校  練蹺背本更辛苦

不像這年紀的輕熟女在職場遇到不順利,即消極地吐苦水或狂埋怨,凌嘉臨排練時遇到壓力,會找劇團師哥師姊聊天,過程中總是能吸收到前輩們的心得,自己再借鏡、學習整理表演。老師們也告訴她:「每個動作不要為做而做,一定要有這個意思才去做,不要服務動作要服務角色。」

素顏的凌嘉臨有張明星臉,很多人說她像電視主持人阿雅,私底下的她也有點愛搞怪,喜歡用「對嘴APP」維妙維肖地模倣「麻豆明星」法拉利姊。然而一旦畫上戲曲妝扮花旦,嬌美又俏麗。問到身高體重,她很快回答身高一五四公分,「我是全國光最矮的,一定要穿上八公分高彩鞋,否則連站個宮女都不齊。」眾人當凌嘉臨是青春美少女,她卻加碼糗自己,完全不以為意。

其實,凌嘉臨因為個子矮,坐科時便常被老師點名操練蹺功。從小時候每天被老師要求踩硬蹺,站在立磚上耗蹺、跑圓場、練花梆子步的苦不堪言,到今天已可以輕鬆地一邊踩蹻跑圓場、一邊講手機。

她說,當初會進劇校是為了逃避課業,「小學數學很爛,媽媽請表姊幫我補習,也只考七十幾分。」凌嘉臨對於永遠寫不完的數學習作感到害怕,曾經竄改聯絡本,把數學功課塗掉。「以為進劇校可以輕鬆,沒想到還是要念書,而且還要背劇本。」

磨練過後更自信  展現嬌俏魅力

凌嘉臨回想,真正愛上舞台是受到王鳳雲老師影響,「老師針對不同人教不同的戲,還做行頭給我們穿,幫我們拍照,讓我們喜歡上台表演,享受當下,因而走到現在。」雖然入行不過十幾年,她卻有感而發:「京劇投資報酬率不高,努力不一定會有成績,且要看條件,若條件不好,練死也沒用。」

經過《十八羅漢圖》磨練,凌嘉臨自信,「現在對舞台很大這件事,比較覺得不會有困難。」一月下旬國光歲末公演,她將在最後一天的劇目《大英節烈》大展蹻功,看她排練時可愛、靈活的模樣,就是個迷人的花旦,到時,想必又要擄獲不少觀眾的心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國立臺灣戲曲學院京劇學系畢業,專攻花旦,2011年加入國光劇團。
  • 演出作品:當代傳奇劇場《夢蝶》、國光劇團《十八羅漢圖》、二分之一Q劇場《亂紅》、《情書》、《風月》。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