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小女孩》劇照
《紅衣小女孩》劇照(瀚草影視 提供)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鬼話年篇

過年來話鬼,笑稱童言無忌,

鬼即是人,祂也曾是我們,

對其念念不忘,既得溯古,也可鑑今。

 

監製曾瀚賢聊賣座電影《紅衣小女孩》,

不免憶及九○年代聊鬼講鬼的全台熱潮。

 

聽廣播人李若梅說「午夜奇譚」,

那是屬於寒夜被窩裡的恐怖幻魘。

 

京劇演員黃宇琳解析鬼戲〈活捉三郎〉,

看古老藝術以艱難功法呈現鬼態人貌。

 

劇場編導鍾伯淵用《夏日微涼夜話》,

帶領觀眾四界遊歷為人遺忘的陰陽角落。

 

中國人怕鬼,西洋人也怕鬼,

一直以來,大家卻是又愛又恨又流行。

對「鬼」挺著迷的台灣人,

不只愛聽、愛說、愛演、愛看,

也有著許多寄寓與同情……

文字|本刊編輯部
第278期 / 2016年02月號

過年來話鬼,笑稱童言無忌,

鬼即是人,祂也曾是我們,

對其念念不忘,既得溯古,也可鑑今。

 

監製曾瀚賢聊賣座電影《紅衣小女孩》,

不免憶及九○年代聊鬼講鬼的全台熱潮。

 

聽廣播人李若梅說「午夜奇譚」,

那是屬於寒夜被窩裡的恐怖幻魘。

 

京劇演員黃宇琳解析鬼戲〈活捉三郎〉,

看古老藝術以艱難功法呈現鬼態人貌。

 

劇場編導鍾伯淵用《夏日微涼夜話》,

帶領觀眾四界遊歷為人遺忘的陰陽角落。

 

中國人怕鬼,西洋人也怕鬼,

一直以來,大家卻是又愛又恨又流行。

對「鬼」挺著迷的台灣人,

不只愛聽、愛說、愛演、愛看,

也有著許多寄寓與同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