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武康
陳武康(陳武康 提供)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奧運嘉年華 狂熱起舞吧!

劇場運動迷 奧運看什麼?

熱鬧開幕式之後,正式賽事啟動,運動迷的血液開始準備沸騰!愛運動又愛看運動的劇場運動迷——做過籃球夢的編舞家陳武康,愛看網球迷費德勒的劇場演員王安琪,從小參加桌球隊的劇場演員劉亭妤,在奧運這樣的體育超級盛會中,將追著哪些項目喊加油?

熱鬧開幕式之後,正式賽事啟動,運動迷的血液開始準備沸騰!愛運動又愛看運動的劇場運動迷——做過籃球夢的編舞家陳武康,愛看網球迷費德勒的劇場演員王安琪,從小參加桌球隊的劇場演員劉亭妤,在奧運這樣的體育超級盛會中,將追著哪些項目喊加油?

陳武康  籃球始終是摯愛

如同台灣許多六、七十年次的男孩子,陳武康也是漫畫《灌籃高手》陪伴長大的,牆上貼著喬丹海報。在烈陽下抱著一顆球,獨自練運球、練上籃是青春男兒共同回憶,覺得自已天賦異秉、大有可為,也曾懷抱籃球夢短暫加入了校隊,發現原來要練那麼多年才能升上先發,還是把籃球放作興趣。

賽場氣勢,詭譎多變

愛看籃球,美國專為奧運所派出的籃球夢幻隊當然也不能錯過。陳武康喜愛的運動項目頗廣,羽球、游泳都有涉獵,愈玩愈有興趣,所以只要時間允許,奧運轉播他不會錯過,甚至自己不懂也不玩的運動項目他也看,「年紀愈大愈愛看體育,太單純了,沒有陰謀就是捉對廝殺,很清楚。」除了運動的戰技層面,他特別喜歡注意「氣勢」,轉播螢幕無法顯示的、只能心領神會的東西,不自己下場運動不會懂,「很奇怪,無論你戰績多好、實力多強,氣勢輸了就是會輸,有時候轉播就是可以看出這些很詭譎的東西,球員心理層面的變化什麼的。」除了籃球,他特愛看游泳,看下水前一秒跟出水後一秒、從放鬆到警繃又放鬆的過程,選手抬著頭看著螢幕裡自己和世界紀錄,忐忑著能否過關甚至打破紀錄,這些都是陳武康愛不釋手的吉光片羽。「隨著時代進步,鏡頭轉換愈來愈厲害,游泳轉播已經到有點色情的境界,大家穿少少的從水裡出身,很美又很不真實的身體。」

舞上球場,觀想身體

至於籃球,始終都是他的摯愛,從小打到大,「前幾年喬丹退休、沒動力看球就比較少打球;這幾年柯瑞(Stephen Curry,金州勇士隊後衛)崛起,才知道原來籃球可以這樣練、可以這樣打,才又燃起籃球鬥志。」他認為柯瑞跑不快跳不高並非怪獸體能等級的籃球員,列強環伺之下卻能像蝴蝶一般穿梭球場,大家隨他起舞卻始終抓不到他,好像功力深不可測的太極拳師,很輕巧,很美妙,「沒想過籃球員也能跟賈伯斯一樣去改變、扭轉一項運動。能跟他生在同一時代,看他不斷的挑戰紀錄是身為球迷很幸運的事。」至於柯瑞與喬丹的對比,「喬丹是外星人,讓人感覺不真實因為太強了;柯瑞會讓你覺得苦練也能出頭天。」

在球賽間的空檔,陳武康下場接受採訪,一邊喝水一邊說現在年輕人比自己以前厲害得多,他們會戰術、會搭配,就算打輸了回家馬上上網學,「年紀大了,除了打球比較不暴力、不會只想切進去自幹之外,也更愛欣賞戰術、防守、基本動作一些不起眼的細節。現在年輕人除了切入,還會中距離跳投、會打戰術搭配,不那麼獨,看他們打球也有趣。」編舞家上了球場仍是編舞家,肢體接觸、互相站位都在他的觀想範疇,「看舞者打籃球很好玩,時常會過分伸展或跳躍。明明救不到的球,偏要扭曲身體硬把球救回來。」陳武康在運動中找到另一種觀看身體與動作的角度,除了爭個輸贏之外,運動還有很多可看可想,「一群男生穿少少的,肉碰著肉、汗混著汗、偶爾還會偷拉對方的衣褲,這跟排練場好像有點像。」他笑著說,旋即跳身上球場迎向敵隊,奮勇守上那個最滑溜、難守的球員,沒有畏懼。

王安琪  網球迷妹的勝負心

關於奧運,王安琪先說她可能會看的項目:羽球、桌球有轉到會看一下。因為喜歡看世足、喜歡巴西隊,如果巴西有出場也會看男足。體操跟跳水很美,會看;再來是她一定要看的項目:網球。基本上,她只看費德勒有出賽的場次,「他拿遍了所有大滿貫冠軍就差奧運單打沒拿過,這次可能是他最後機會了,四年後卅九歲,會怎樣很難講,現在能看一場是一場。」她說。(註)

一見鍾情,成了費爸鐵粉

王安琪十幾歲時就愛看報紙體育版,尤其喜好兩強對決的殊死戰,滿頭版盡是兩位球星的照片搭配戰技分析,心裡總愛猜誰輸誰贏,「那時候莎莉絲跟葛拉芙纏鬥得很激烈,很喜歡看這種決戰場面啊。後來就開始關心網球,發現有個愛耍脾氣但球技很強的辛吉絲,乾脆打開電視親眼目睹她的球賽好了!後來就是大、小威廉絲,一路看到現在。」她會打一點網球,雖然無法從技術層面分析球賽,但基礎的站位拍法落點戰技她看得懂。追女網追到聯考才斷掉,上大學聽大家說有個跟辛吉絲一樣是瑞士人的世界球王戰無不勝,總是登上兩人對決頭版場面,一定得看下這人是誰、球賽有多美,「一看就愛上,很奇怪,我也沒參加賭局也沒分紅,但就是很在意他的輸贏。」

從大學到畢業,追球王追了將近十年,球王已經邁入網球員的下坡期,每年都傳出打完這場就退休的新聞。王安琪告訴自己一定要把握機會看一次現場,不留遺憾。二○一三是她相當疲憊的一年,演出滿檔,終於在香港巡迴時忍不住,決定給自己放個假,「我跟朋友借了信用卡號刷了廉航機票,心想美國太遠、歐洲不是費德勒發揮最好的場地而且賽票難買,就去澳洲吧!一下飛機看到旗海飄揚天氣晴朗,真的好喜歡這裡,來對了。」才去旅館放行李沖個澡,什麼行程也沒規劃資料也沒查,身上只有球賽的票,她一路邊走邊問,排隊候補竟然給她坐上了給贊助商的專用席。過癮,第一次看球竟然視野這麼好,而且就給她順利排到了費德勒的出賽場次,「澳網的賽程都前一天才公布,還有分日賽夜賽,從早排到晚就為了看一場比賽,最後終於看到費德勒!看完球賽,沒有此生無憾的感覺,只想著我還可以省多少錢、少吃多少飯,只為了看他下一場球。」澳洲日夜溫差大,每次排隊,手指從日頭炎熱的曬傷到日落風起的凍僵,她不在意,排再久的隊都可以,就為了看他,「回台灣之後覺得我明年還要跟,結果每年都去。」

孤掌難鳴,為台灣球員抱屈

王安琪曾在澳網看過盧彥勳在外圍球場比賽,觀眾數比費德勒的練球場還少,「他頂著烈陽比賽,很明顯他不適應天氣、不斷調整呼吸,場邊給予的支持照顧也不足,我覺得蠻難過,賽事艱難之外還要對抗短缺的國家資源。」還有謝淑薇,王安琪特地花了大篇幅談她,談國家如何忽視一位世界第一、等到國際媒體報了才跟風關心一下,風頭過去又水波無痕,「台灣也不是全部人都在看籃球吧!但我們可以如此風靡一個根本不在台灣長大的美國人林書豪,卻不知道台灣出了個世界第一謝淑薇。不願意好好培養、照顧選手,我覺得這件事很扯。」網球跟演戲有什麼關係?王安琪沒特別多想。但,表演藝術圈或許和運動圈有相同的境遇及困題,「謝淑薇的臉書上她也說了不少,大家可以去看看。我覺得這件事,國家必須要負責任。」

註:費德勒於7月27日在臉書宣布,他將不會代表瑞士參加此屆奧運,同時也會退出2016年剩餘的所有賽事,以休養生息、明年再戰。四年後又將如何?孰能預料,至少對台灣球迷而言,東京,很近!

劉亭妤  關注桌球臨場策略

小時候家裡不知為何有球桌,劉亭妤的爸爸和哥哥都愛打,她跟著玩,開始接觸桌球。國小,爸爸說她瘦弱、好像隨時要生病似的,剛好學校桌球班很出名,乾脆送進去磨練身體。「其實那時候我很討厭桌球班。不能上美術、音樂課,要練球;下課不能休息,要練球;就連寒暑假都得留下來練,是段很辛苦的回憶。」當時她總是拿高雄市第四名,雖然排不進全國名次但總能擠進校隊先發出賽名單,實力算是中上。國中,她刻意和桌球疏遠,不參加校隊,體會正常上下課的生活,但高中忍不住球癮又歸隊。讀大學,告訴自己這次一定要放下球拍,她參加了校際新生杯排球賽,還被排球校隊找上門邀約入隊,正在考慮時,桌球隊不知哪來的消息、知道有個會打球的女生入學了,「結果我又回到桌球隊了,但這次比較能享受運動和比賽的樂趣,開始喜歡那種為比賽奮鬥的團隊感。」

快接快丟,專注無我的心流境界

練球最辛苦是要忍耐無聊,每天練一樣的東西,早、中、晚一練好幾年。同樣幾件基本技術,反覆打磨更銳利、更敏捷的切拍回擊接發球,重劍無鋒,大巧不工。桌球跟演戲一樣講究丟接,但桌球要快接快丟,演戲則是接了招要醞釀一下、吸收消化再丟回去,「不能太急,這點我現在還在學習。」打桌球,身高或肌力並非重點,女生能打得和男生一樣好,頭腦與策略才是精髓,「桌球有很多有趣的小策略:前幾回合你可以自曝其短測試對手弱點和優點、試探對方的策略或心情,慢慢誘使對手掉入你的攻擊範圍。」桌球強調專注,小小一顆球在場中閃跳,轉眼比數懸殊,但當進入無我狀態時就超級過癮,「心理學有個名詞叫『心流』,當你和對手旗鼓相當、自己的狀態也達到意識和動作完全合一,就會進入『心流』,很過癮很自在,置輸贏於度外,觀眾的喝采聲彷彿只是背景。就只是全神貫注在當下,很爽。」而高強度的肢體訓練和心理建設,對她從事表演之路也非常有幫助,「桌球通常一對一單打,很能看出人性,是勇於在拉鋸時冒險、險球進攻?還是安逸於基本盤、只敢用自己拿手的招對決?場上只有我跟對手,要挺住全場關注還能自由發揮,演戲好像也是這樣。」

賽事關注點,臨場策略的頂尖對決

奧運在即,桌球是必看項目,特別注意球員的臨場策略,「我會看選手在比賽中如何引誘對手掉入他想要的局、探對手的底、觀察對手的狀態然後出絕招。因為從電視看,球很小,其實是看不太出球速跟旋度,但還是會對技術嘆為觀止,可以想像現場接到那球有多重、多快。」本次奧運的中華代表隊其中一位選手李依真,是她國小桌球隊的隊友;名將莊智淵的母親是她兒時教練,曾和莊在暑期訓練打過照面,兩人的比賽她都全心支持,「莊媽媽帶訓練那次,中場休息大家好開心終於可以放鬆一下,結果莊智淵休息不到五分鐘就跑回去自己加練。他不愛說話,就只是一直練,是真心愛桌球的好選手,很樸實很低調。」可能是最後一次參加奧運的莊智淵,曾無比接近奧運奪牌,也為台灣抱回多座世界級賽事獎杯,「希望大家多關注桌球一點,多給他一些掌聲。」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