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紫綸(中立者)以《Dr. Miss人的進化實驗室》來和優人團員及觀眾分享找尋自己的體悟。
陳紫綸(中立者)以《Dr. Miss人的進化實驗室》來和優人團員及觀眾分享找尋自己的體悟。(廖豐田 攝 優人神鼓 提供)
戲劇

與陰影共存 讓自己成為光 陳紫綸《Dr. Miss人的進化實驗室》

父母都是藝術家,十三歲之前就由父母領上台演出,金石優人藝術總監陳紫綸的習藝與成長,一直都被眾人關注檢視。但光芒之外就是陰影,她於是展開探究真相的旅程,不斷追尋逼問自己到底在哪又是誰。經過學習、旅行、思考,陳紫綸找到與陰影共生的方法,透過作品《Dr. Miss人的進化實驗室》,把這些體悟和優人團員及觀眾分享,一起找尋自己。

文字|陶維均、廖豐田
第288期 / 2016年12月號

父母都是藝術家,十三歲之前就由父母領上台演出,金石優人藝術總監陳紫綸的習藝與成長,一直都被眾人關注檢視。但光芒之外就是陰影,她於是展開探究真相的旅程,不斷追尋逼問自己到底在哪又是誰。經過學習、旅行、思考,陳紫綸找到與陰影共生的方法,透過作品《Dr. Miss人的進化實驗室》,把這些體悟和優人團員及觀眾分享,一起找尋自己。

優人神鼓《Dr. Miss人的進化實驗室》

2016/12/15~18  19:15   

2016/12/17~18  14:30、16:00

台北 松山文創園區多功能展演廳

INFO  02-29388188

無論社會怎麼定義她,怎麼加諸框架稱她舞者導演旅人,她就是她自己。成長在藝術家庭,十三歲之前就由父母領上台演出,外界總說其母必有其女,科班彷彿宿命。母親是優人神鼓創辦人劉若瑀,習藝之路不同常人,一舉一動都被放大檢視,接班與否始終為人探問,背後百轉千迴卻不為人知,不只是某某的女兒更是她自己。父母是她的天她的地,擊鼓投足都是強大而不可否定的絕對美,有光就有影,女兒費盡心力去描繪去衝撞去對抗陰影,終也開窗燦爛的花。外號小ㄈ的陳紫綸周遊各地,回到台灣帶領一批金石優人團員推出全新創作《Dr. Miss人的進化實驗室》,找到與陰影共生的方法,自己也成為光。

踏上尋找真相之路  逼問自己在哪又是誰

「從小被說是善解人意的協助者,其實我心底深處很悲傷。弟弟脾氣衝、個性極端,旁人難理解,但他總願意聽我說話,我也用『為他好』的恐怖情人心態去說教,愈說愈想操控他。四、五年前某天,終於在我說出『願意用我的生命換你的理解』之後,他嚇傻了、受不了躲房裡不開門,原來我這麼恐怖!當下彷彿觸碰到悲傷的底部,不能再這麼悲傷了!我不能再過這樣的生命了!我想好好當『自己』而非別人期待的角色。」

從那時起,《Dr. Miss》逐漸成形,一個探究者、尋找真相的人,不斷追尋逼問自己到底在哪又是誰。二○一三年,陳紫綸通過甄試,遠赴義大利接受貧窮劇場大師葛羅托斯基(Jerzy Grotowski)弟子湯瑪士.理查茲(Thomas Richards)培訓兩年。「我去義大利上課,有天媽打電話來說弟弟又叛逆、關房裡不出來,我自以為灑脫不在乎『反正遠在天邊管不到』,要他們自己解決。掛電話後沒多想,卻發現從那天起我的表演品質一落千丈。」老師同學都說她表演失去了生命力、要她回想生活中是否變故?才發現原來光親情就影響如此重大,「那,生命中是否還有我沒發現甚至試圖否認、埋很深的事,讓我無法完全的存在?」

生活中的父母也是舞台上的指導者,做什麼彷彿都只為了讓父母驕傲,自己在哪?赴歐求學期間,她去柏林看優人神鼓的演出,想確認究竟溫暖的家還在嗎?是不是她還想做的事?「演出非常好看,但我不滿足,這是團隊中某人對生命的理解,而非表演者自主的領悟。台下,我看到父母在為戲起爭執,突然發現原來他們也是人、也會犯錯、也會豎起刺爭吵,剎那間覺得一無所有。」從親人到朋友到貼身衣物到所有都只是宇宙暫時借給她的,只有意識和覺知屬於自己,那麼,「自己」是誰?如果不好好活著真的無以為繼。

分享生命體悟  一起找尋自己

「以前創作只為尋求認同或宣洩,回義大利之後決定要面對恐懼、做一齣探討自我的獨角戲,就是《Dr. Miss》的前身。」她讀大量跨學科關於存在的資料,持續旅行在過程拾起思想碎片,「創作是給、旅行是收。在印度遇到詐騙集團,卻讓我重思友誼、學著看別人的苦處與困境;在柬埔寨鄉村Home Stay遇到一位寫作又打坐的爸爸,每天我們各做各的事、很美好的生活品質,最後還在他們的菜園演出獨角戲、念松尾芭蕉的詩;我在泰國待了四十五天不能說寫的內觀中心,體悟到所有感受真的像一陣風、會來也會走,重點是感受來的當下,就只要好好感受。」人活一生為何?她沒找到答案,但問題卻消失了,她不再困擾,難關依舊,但她過得自在。繞了一圈回家,決定回優人和青年團員合作,希望藉由演出把這些體悟和優人團員及觀眾分享,一起找尋自己。

「我以前非常自卑,但在追尋過程中我看見了『本質』。什麼是後天學習而來?什麼是原本就有?我終於看見自己與生俱來的美麗、勇敢、聰明和愛。」「Miss」除了是指那些未被知曉的與錯過的,也指認那位始終環伺在側偶爾走丟的小姑娘。她規劃了一場環繞著祭壇而生、歌舞交融的演出,由張哲龍和吳季璁設計空間,有展覽也有戲,重點是在場每個人必須打開心,「希望對『了解自己』有興趣的人都能來看,妳們就是宇宙篩選出來注定相遇的觀眾。」生命自有流動,一路她始終保持敞開。有得有失,有來有去。此時此刻此地一切理所當然,下一刻在哪也無須懷疑。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葛羅托斯基與優人神鼓

廿世紀波蘭戲劇大師葛羅托斯基的身體訓練法在當代劇壇極具盛名。通過經年累月,幾近苦行般的嚴酷訓練,激發演員內在潛能,每次排練、每次演出都是一次次面對「生命中隱藏的真實面」。他在一九五九年成立「波蘭實驗室」,強調用最少的事物來獲得最大的效果,因此被稱為「貧窮劇場」。對葛羅托斯基而言,劇場是神聖的、是面對真理的所在。

一九七○年代初期,葛羅托斯基「離開劇場」,宣告不再以演出為目標,展開「客觀戲劇」計畫,投入儀式、劇場根源、跨文化訓練、表演文化的研究,尋找人與人連結的可能。一九八六年,成立「葛羅托斯基研究中心」,實踐「藝乘」的信念,意即「藝術創作作為個人自我、生命的實現與解脫之道」。

一九八四年,劉若瑀在美國加州的牧場、自然山林間接受了葛氏一整年的訓練,影響了後來優人神鼓的發展。二○一三年,青年優人,也是劉若瑀女兒的陳紫綸,擊敗全球兩百多位競爭者,成為葛羅托斯基團隊的一員。去年七月,優劇場邀請由葛氏嫡傳弟子湯瑪士.理查茲(Thomas Richard)開設工作坊、舉辦交流講座,另帶來作品The Living Room(廖俊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