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肯(左五)與學生圍成一圓的照片。(攝於一九一四〜一五年,紐約)(黃尹瑩 提供)
名家訪談 名家訪談

鄧肯對舞蹈治療的影響

貝爾格自小就隨鄧肯的弟子習舞。如今雖然從事舞蹈治療的工作,但鄧肯的舞蹈觀念仍深深影響著她。

貝爾格自小就隨鄧肯的弟子習舞。如今雖然從事舞蹈治療的工作,但鄧肯的舞蹈觀念仍深深影響著她。

如同大部分的舞蹈治療師,貝爾格在踏進這個領域之前,是一名舞者。八歲的時候,她就被母親送到伊莎朶拉.鄧肯的嫡傳弟子茱莉亞.列敏(Julia Levien)那兒學習鄧肯風格的自由舞蹈,而爲之深深著迷。至今她仍模糊地記得如何穿著自己縫的短紗衣躍過飛舞的絲巾,如何扶著把竿,用脚尖去踢自己後腦袋等等的可愛情景。回溯她學舞和從事舞蹈治療的各種經歷,她自認不論是思想或工作方式都受到鄧肯非常大的影響。在一般人的觀念中,鄧肯也許只是一名喜歡赤足即興表演一些「看起來很簡單」、有希臘風格舞蹈的漂亮女子,但從一個舞蹈治療師的觀點來看,貝爾格認爲鄧肯可以說是美國舞蹈治療的先知。

從鄧肯的自傳《我的生活》My Life中,我們知道鄧肯主張舞蹈應該回歸古希臘時期自然的舞蹈方式,視身體爲抒發情感的工具。這在舞蹈治療中是很重要的概念。她也強調人要能感知外在環境。她常觀察自然界花朶、海浪、樹、雲朶的形狀和規律,因此得知如何舞蹈。她更發現了舞蹈中不可缺少的「韻律」,和人賴以爲生的呼吸及無所不在的「地心引力」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即使是訓練有素的舞者也常覺得鄧肯的舞很難學,除非他們試著去感覺地心引力,並解放自己的身體。

鄧肯曾創辦舞蹈學校敎小孩子跳舞。她認爲舞蹈讓小孩子學會有協調(inte-grate)「身體」和「心靈」的能力。貝爾格說如果每個人小時候都有舞蹈的經驗,我們這個世界也許就不需有舞蹈治療師的存在了。鄧肯深深了解舞蹈對人類生活的重要性,這也是爲什麼她並不把學校稱爲「舞蹈的學校」,而是「生活的學校」。

 

文字|黃尹瑩 紐約大學表演研究所碩士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