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大學舞蹈敎育系舞蹈治療課一景。
紐約大學舞蹈敎育系舞蹈治療課一景。(古大德 攝)
名家訪談 名家訪談

帶領人群以身體溝通

專訪美國舞蹈治療協會主席瑪麗安.羅斯金.貝爾格

近幾年,舞蹈治療在美國蓬勃發展,美國舞蹈治療協會(American Dance Therapy Association,簡稱ADTA)主席貝爾格更常常受邀到歐陸等國訪問及舉行工作坊,推廣舞蹈治療的概念。今年二月的《表演藝術》曾報導了幾位台灣舞蹈治療工作者的作法和理念;爲了解西方舞蹈治療的起源和發展現狀,本刊特別在紐約專訪貝爾格,並請她談談,對此行未來的展望。

文字|黃尹瑩、郭又碧
攝影|古大德
第46期 / 1996年09月號

近幾年,舞蹈治療在美國蓬勃發展,美國舞蹈治療協會(American Dance Therapy Association,簡稱ADTA)主席貝爾格更常常受邀到歐陸等國訪問及舉行工作坊,推廣舞蹈治療的概念。今年二月的《表演藝術》曾報導了幾位台灣舞蹈治療工作者的作法和理念;爲了解西方舞蹈治療的起源和發展現狀,本刊特別在紐約專訪貝爾格,並請她談談,對此行未來的展望。

瑪麗安.羅斯金.貝爾格(Miriam Roskin Berger)是現任美國舞蹈治療協會的主席,也是美國舞蹈治療發展的重要先驅之一。她曾在紐約布朗士區的精神療養院主持了二十多年的舞蹈治療工作,目前也在紐約大學舞蹈敎育系敎授相關的課程。ADTA成立於西元一九六六年,那時舞蹈治療才剛萌芽,貝爾格就已是參與協會起草章程的人士之一。

舞蹈治療的興起與歐亞目前發展的程度

郭又碧(以下簡稱郭):可否請您簡單介紹歐、亞地區舞蹈治療的發展。

貝爾格(以下簡稱貝):歐洲各國的文化背景非常多元豐富,藝術、音樂、戲劇、舞蹈、美學的文化基礎深厚,每個人從小接觸,耳濡目染下,對藝文活動自然熱衷。是故以藝術的方式來進行治療,對他們而言,不至於太過於陌生,例如在奧地利,音樂治療便相當廣泛。而英國以戲劇文學著稱,故戲劇治療很蓬勃。至於舞蹈治療在歐洲漸漸爲人所重視則因近二十年陸續有舞蹈治療師從美國求學畢業返國,努力不斷地推廣及硏究所致。舞蹈治療的發展必須結合當地各國的風土民情,使舞蹈治療融入各地人民的生活中,依當時社會環境之需要,發展出合適的治療方式,以達到調劑及抒發人心的功能。所以歐洲地區在舞蹈治療的發展上,也稍有不同之處,例如北歐國家丹麥、瑞典等國,民族性崇尚自然,加上環境資源豐富,所以舞蹈治療的走向便利用了大自然的環境,帶領成員去親近山水,藉由舞蹈治療,讓成員在共同的經歷中,得以適當地渲洩情緖。

至於亞洲地區,目前在日本有舞蹈治療協會,成立約有三年時間,成員多達百人,算是相當有組織的一個協會。韓國也有舞蹈老師正在從事硏究發展。事實上,亞洲國家在近年來,開始注意到舞蹈治療,有少數來自台灣,中國大陸、菲律賓、泰國等地的學生來美硏究舞蹈治療,相信在不久的將來,舞蹈治療可被慢慢地推廣。

黃尹瑩(以下簡稱黃):舞蹈治療如何在美國興起?

貝:主要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吧!那時許多曾在戰爭中赤裸裸地面對親友死亡的人,即使在戰爭結束後仍揮不去心中的恐懼。爲了幫助這些人重新建立生活,紓解這種難以言起的情緒,舞蹈治療被證明是一種很有幫助的治療方式。我的老師瑪莉安.雀絲(Marian-ne Chase)便是當時很成功的一位治療師。

郭:成爲一位舞蹈治療師,必須具備什麼樣的條件?

貝:首先,必須有良好的舞蹈基礎以及多年的表演經驗,這些訓練可使他充分瞭解肢體的運用與情緒的表達。再者,需具備豐富的敎學經驗,藉由專業的舞蹈訓練,正確而有方法地引導學員探索肢體表達的多樣性及創造性,讓學員學習如何控制重心和輕重緩急,使活動在進行的過程不致受傷。最後,繼續學習舞蹈課程,並不斷吸收心理學等多方面的知識,才具備做舞蹈治療師的基本條件。

黃:現代舞之父魯道夫.拉邦(Rudolf Laban)的動作理論似乎對舞蹈治療也有很大的影響。他的理論怎麼被應用在舞蹈治療上?

貝:人的外在動作和內心感受相關。他的著作《拉邦舞譜》Labanotation以及《力與形》Effort/Shape等書提供了一套記錄及觀察人體動作的方法。但把這些理論應用在舞蹈治療上並非他本人,而是他的學生,例如巴登妮夫(Irm-gard Bartenieff)。他們藉助拉邦的理論,長期觀察病人的動作模式,以了解病人的心理狀態。

「神奇之圓」與即興的媚力

郭:您在紐約大學敎授「舞蹈治療」,總是會在上課一開始和結束的時候要求大家圍成一個圓圈,並做出象徵「天」、「地」、「自我」的三種姿勢。「圓」對舞蹈治療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貝:圍成一個圓圈可讓每位成員有視覺上的相互接觸,並且設定一個活動空間,讓整個過程有開始與結束,我稱之爲「神奇之圓」(magic circle)。想想看,在人類的生活中,有很多事物是以圓形爲中心,如人們圍著營火舉行儀式,天空中的太陽、月亮及我們生活的地球,甚至人的臉部都由圓形構成。另外在許多舞蹈的表演形式裡也常有圓形的隊形出現。所以我想偏好圓形是出自人類的一種本能吧!

黃:即興創作在學習舞蹈治療的過程很重要嗎?

貝:是的,它是一項最基本的訓練,每位舞蹈治療師都使用此技巧,讓學員得以自由地解放肢體。在課堂上,我並不敎人如何跳舞或學習舞步,我只是一位帶領者,引導學生發展自己的動作,與我交流,有時候從活動裡歸結出一個主題,讓大家根據各人的體會用肢體表現出來,因此在課堂結束之前,大家分享著剛才的經歷,從中獲得新的體驗。

郭:如果有些學生或者精神患者,在一開始並不懂得如何即興,您會如何幫助他們?

貝:我不會在一開始就要他們做即興創作,我或許會隨意做些肢體動作,如甩手、聳肩等簡單易模仿的動作,然後我也跟著他們自己隨意發展出來的動作做。大家漸漸地習慣了自己的肢體運用後,便導引他們做進一步的發展,讓他們學習如何以身體來實現非語言的溝通。

與受治療者工作,應培養互信

郭:舞蹈治療在美國東西岸的發展方向似乎不大相同……

貝:對,東部的舞蹈治療師偏好非語言的群體治療,他們主要的治療對象是醫院裡的精神病患。而西部的舞蹈治療師偏好一對一的舞蹈治療,他們根據容格(Jung)心理學派來硏究觀察人類的行爲。治療師本身並不和患者一起做肢體活動,他們治療的對象多半是比較健康的人。東部的治療師總是和患者一起做肢體交流的舞動,不像西岸的治療師著重在觀察和評估。

郭:我們知道您曾在紐約市布朗士區的精神療養院工作長達二十年之久,請談談在那裡工作的情形。

貝:我到院內的各種病房裡做舞蹈治療,當時也有幾位舞蹈治療師和我共同硏究並交換心得。那裡大都是一些成年的精神病患者,我試著與病患時常接觸,以培養信任感,當我在帶舞蹈治療時,我和患者舞在一起,啓發他們對自己身體的了解並整合自己的行爲,讓活動中的肢體帶領他們產生新的創造性經驗,進而引導他們體驗之前沒有發展過的層面。

舞蹈治療對重度的精神病患來說,具有相當的價値,運用身體活動可使他們更容易表達情緒,並創造出意想不到的動作,但反過來說,他們普遍有注意力集中較短暫的問題,而且受到藥物治療的影響,很難知道這是否是他正常的反應。最好能每天持續一段時間做舞蹈治療,以從中察覺出患者的動作模式。舞蹈治療是種可以統合生理及心理的治療方式,所以在進行舞蹈治療時,我比較喜歡和沒有服用藥物的病患工作。

任何人都可接受舞蹈治療

郭:舞蹈表演和舞蹈治療有什麼不同?那些人可以是舞蹈治療的對象?

貝:舞蹈治療主要是以特定的治療需求者爲對象,並以心理復健而不是藝術表演爲目的。任可人都可以是舞蹈治療的對象。在面對不同的族群時,如精神受害者、有情緒障礙或學習遲緩的兒童及靑少年、精神病患、老年人及正常人,舞蹈治療的活動內容可隨之變換調整,作法上也許很不相同,但基本的治療架構是一樣的。

黃:各種藝術治療(舞蹈、音樂、戲劇、美術)有什麼共通性嗎?常不常被混合使用?

貝:基本上,我認爲藝術治療的理念都是相似的。自古以來,藝術就是人類向外界表達自己的一種管道。所以根據治療對象的創作成品,觀察他們創作形式的改變,對了解他們內心的變化,是很有幫助的。

而這些治療都需靠身體才能進行!美術治療必須用手來畫圖,戲劇治療必須靠語言來表達,唯有舞蹈治療使用全部的身體。

這幾種藝術治療方式通常不會結合混用,因爲如此一來可能會混淆了病患的情緒,使他們無法淸楚地表達自己。但在一些特別的情況下,也有結合兩、三種藝術治療的情形,如使舞蹈結合美術,美術結合音樂等等。

郭:請介紹美國舞蹈協會,以及如何加入此機構的申請方法。

貝:美國舞蹈治療協會成立於西元一九六六年,協會固定每年開一次年會,地點不一,有時在美國本土舉行,也有時移師至歐洲國家舉辦。舞蹈治療師需具備碩士以上學位,經協會委員們審合評鑑後,核發專業執照。另外協會一年出兩期舞蹈治療雜誌,以及各州的治療專刊,提供各類訊息的流通,並且有電子郵件信箱可供交流。申請加入會員的方式有四類,第一類爲舞蹈專業治療師;第二類爲協會會員,開放給一般大衆或支持硏究計畫的個人;第三類是廠商或基金會的贊助會員;第四類爲在學的學生。如欲申請者,可聯絡American Dance Therapy Association: 2000 Century Plaza, Suite 108, Collum-bra, Maryland 21044, U.S.A.

 

採訪|黃尹瑩、郭又碧

整理|郭又碧 紐約大學舞蹈教育碩士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