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身響」系列讓舞者回歸了「開心跳舞」的初心,圖為古名伸的即興演出。
「混沌身響」系列讓舞者回歸了「開心跳舞」的初心,圖為古名伸的即興演出。(驫舞劇場 提供)
舞蹈

驫舞劇場「混沌身響」系列 回歸跳舞初心 身體與聲音的直覺碰撞

「混沌身響」這個二○一六年底開始的計畫,源於藝術總監陳武康的紐約駐村經驗:「表演可以隨機在各種地方,以小小的形式發生。」於是他與音樂家李世揚策劃,以驫舞劇場排練場為基地,配對了不同的音樂家和舞者即興碰撞。這個不以「舒適看演出」為目的的演出計畫,回歸了「開心跳舞」的初心,也讓觀者更靠近地目擊身體/聲音產生火花的直覺式表演現場。

文字|張慧慧、驫舞劇場
第290期 / 2017年02月號

「混沌身響」這個二○一六年底開始的計畫,源於藝術總監陳武康的紐約駐村經驗:「表演可以隨機在各種地方,以小小的形式發生。」於是他與音樂家李世揚策劃,以驫舞劇場排練場為基地,配對了不同的音樂家和舞者即興碰撞。這個不以「舒適看演出」為目的的演出計畫,回歸了「開心跳舞」的初心,也讓觀者更靠近地目擊身體/聲音產生火花的直覺式表演現場。

「混沌身響」即興演出

王如萍X李世揚

2/8  20:00

林文中X董昭民X劉俊德

3/1  20:00

林祐如X劉芳一

4/5  20:00

新北市 驫舞劇場排練場

INFO  02-29674495

「古老師那場,她在辦公室暖身,燈一變,開場,她穿著基礎舞衣就走出來了,我怎麼樣都沒料到,她穿著膚胎就走出來了。」驫舞劇場藝術總監陳武康談起今年年初,辦在自家排練場的「混沌身響」系列中,古名伸與12 dog cycle雙人組合的即興演出,忍不住笑了,「好勁爆。但真的好美,每一場都是驚喜。」

這個自二○一六年底開始的計畫,以驫舞劇場排練場為基地,配對了不同的音樂家和舞者即興碰撞,截至一月底已演出了五場。「混沌身響」起因於陳武康的紐約駐村經驗,「表演可以隨機在各種地方,以小小的形式發生。」「說實話,也是想要善用這個空間。驫舞也十年了,我們常常在想,自己在幹嘛,好像待在排練場做一個作品,做完就不見了。」

即興就是演出  讓大家開心跳舞

陳武康指出,當前的學院訓練中,視即興為發展素材的過程,並未給予重視,「但即興本身已是完成。」最初,該計畫的邀演方向單純,「創作者都愛惜自己的羽毛,花大量的時間排練才能夠有一場演出,希望這個計畫能讓大家開心跳舞。」

「混沌身響」聚焦在身體/聲音的即興演出形式,由陳武康與音樂家李世揚策劃,陳武康選出舞者後,交由李世揚配對,接著再詢問藝術家的意見。「像李世揚很強烈、澎湃,就會有人不敢。」陳武康笑。

演出的開放性,使熟練於舞台的表演者害怕有之、興奮有之,不只在配對過程中就顯現出創作者的個性,就連原本因空間、預算都極其有限的情況下,希望不須創作者耗費太多溝通時間的即興演出形式,也因為謹慎小心的創作者在充足的溝通準備下,將一場單純的即興,轉變為限地製作(site specific)的演出,比如去年周書毅與王榆鈞、Shai Tamir與澎葉生(Yannick Dauby)的表演。

開啟觀演經驗  連接不同的交會

最初,只有五座樓梯、幾張軟墊、凳子的排練空間,在幾次演出後,不同的演出需求,使空間又多了幾盞燈、幾把板凳,「我本來覺得是很極簡的演出,但不是,很夠了。燈的方向、變化都有了,也因場地小,足夠聚焦,每回都是一次實驗。」

實驗開啟不同的觀演經驗,也連接了不同的交會。這個不以「舒適看演出」為目的的演出計畫,回歸了「開心跳舞」的初心,也打開了過去表演者閉門造車的排練空間,讓觀者更靠近地目擊身體/聲音產生火花的直覺式表演現場。陳武康說,「每次以微觀的視角看演出,都覺得只發生在這裡,而且也不會再發生了,但期待可能再發生,這跟一般進劇場看演出的心情不太一樣。」

今年度第一季演出已開跑,計畫已排至明年年底。近期演出組合為:「王如萍X李世揚」、「林文中X董昭民X劉俊德」與「林祐如X劉芳一」。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