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作曲家杜韻獲本屆普立茲音樂獎。
華裔作曲家杜韻獲本屆普立茲音樂獎。(杜韻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華裔作曲家杜韻 歌劇《天使之骨》獲普立茲獎

華裔作曲家杜韻四月初以歌劇《天使之骨》榮獲今年普立茲音樂獎,成為一九四三年首度頒獎以來第七位獲獎的女性作曲家。該劇以寓言方式寓意非法的人口流動;而即使出發點良善的人,也可能被環境所迫改變對非法移民的立場。杜韻表示,以藝術呈現當代社會問題對她而言是很正常的。《天使之骨》最受好評的是其融多種風格於一爐的作曲,正反映出當代社會的眾聲喧嘩。

華裔作曲家杜韻四月初以歌劇《天使之骨》榮獲今年普立茲音樂獎,成為一九四三年首度頒獎以來第七位獲獎的女性作曲家。該劇以寓言方式寓意非法的人口流動;而即使出發點良善的人,也可能被環境所迫改變對非法移民的立場。杜韻表示,以藝術呈現當代社會問題對她而言是很正常的。《天使之骨》最受好評的是其融多種風格於一爐的作曲,正反映出當代社會的眾聲喧嘩。

華裔作曲家杜韻以歌劇《天使之骨》Angel’s Bone獲得本年度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音樂獎,她是繼二○一一年以《白蛇傳》Madame White Snake獲獎的周龍以來,第二個得到這項美國音樂界最高榮譽的華人作曲家,也是從一九四三年首度頒獎以來,第七位獲獎的女性作曲家。

《天使之骨》去年在紐約呈現新歌劇的「原型音樂節」(Prototype Festival)演出,就很受好評。《紐約時報》稱讚它「大膽」、「尖銳」,普立茲評委說這是一部「勇敢的創作,融合聲樂、器樂和許多不同的風格,組成一個悲痛的寓言,揭發當代世界人口走私的殘酷。」

一則反映社會的寓言

《天使之骨》的主角分別是一對人間的夫婦和一對天使。後者有一天突然降落在前者的院子裡,夫婦倆很好心地收養他們,為他們療傷,但是當經濟情況開始轉壞,連房貸都要付不出來時,兩人就把腦筋動到天使身上,剪斷他們的翅膀,把他們當成可以出租的寵物一樣賺錢。

杜韻和她的作詞搭檔Royce Vavrek創作出的確實是一則「寓言」,寓意非法的人口流動,不管是自願或是被迫,可能在各種地方、以各種方式出現;而即使出發點良善的人,也可能被環境所迫,改變對非法移民的立場。

杜韻得知獲獎消息時,人在阿布達比參加一個藝術節,結束後她馬上飛到上海準備一個新作首演,還沒時間好好慶祝。人在上海的她說,藝術要有人文關懷,所以呈現當代社會問題對她而言是很正常的,內容要讓人感同身受,才會讓人關心喜愛你的作品。她在上海要演的作品,也探討了中國近年來愈來愈多的五十多歲就退休者的精神生活問題。

題材之外,《天使之骨》最受好評的是其融多種風格於一爐的作曲,包括傳統的詠歎調、文藝復興的複音合唱、電子音樂、當代無調音樂、乃至嘶喊吼叫都有,女天使一角甚至是由龐克搖滾樂手演出(其他角色也都透過麥克風收音)。這個無所不包的風格正反映出當代社會眾聲喧嘩沒有單一的正統聲音。杜韻說,現代人在一天中會聽到很多不同的音樂,在家裡、在公司、走在路上、去看醫生,接觸到的音樂都不同,她的Spotify裡也是有各種各樣的音樂,這就反映到作品裡。但是她選的每一種風格都有其戲劇功用,像是唱詩班是類似希臘合唱團在評點故事、天使被暴力侵犯時只能無言地嘶吼。

希望能當耕地施肥的人

杜韻是上海人,一九七七年出生,四歲開始在上海音樂學院附小學鋼琴,來美先後取得Oberlin作曲學士和哈佛大學博士,之後一直住在紐約,是下城新音樂圈裡很活躍的一位。除作曲外,她還教書,擔任MATA音樂節總監,有時還客串表演(她出過一張通俗音樂的錄音)。MATA音樂節是由極簡音樂大師菲利普.格拉斯(Philip Glass)創立,提供年輕作曲家一個展演作品的空間。杜韻指出, 音樂的藝術非一人可成,除了作曲家外還要有表演者、製作人,歌劇還要有作詞者、導演等。她不想當一個坐著等人給機會的作曲家,而是希望能當耕地施肥的人,培育出一片肥沃的土壤,好讓更多人有開花結果的基礎。

杜韻的作品在美國、香港和中國都演出過,台灣觀眾還沒有機會親身體驗,她說她一直很喜歡陳昇,希望很快能去台灣,也期盼能與南管藝術家王心心合作。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