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開張的「大世界」,圖為屋頂天台夜景。
再度開張的「大世界」,圖為屋頂天台夜景。(周馨 攝)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百歲出征再掛帥 老牌遊樂園「大世界」重新開張

一九一七年開幕的「大世界」,是上海知名的綜藝遊樂場,曾有「不到大世界,枉來大上海」的威名,裡面曾有十多個功能不一的劇場,演出遊藝雜耍和南北戲曲、相聲曲藝,是上海人娛樂回憶中的重要部分。在休息了十多年後,在適逢百歲的二○一七年重新營運,轉型後的大世界將重點圍繞非遺表演、展示、傳授等內容,原本生猛民間文化的展現地,翻轉成清雅的高大上風格。

文字|李翠芝
攝影|周馨
第291期 / 2017年03月號

一九一七年開幕的「大世界」,是上海知名的綜藝遊樂場,曾有「不到大世界,枉來大上海」的威名,裡面曾有十多個功能不一的劇場,演出遊藝雜耍和南北戲曲、相聲曲藝,是上海人娛樂回憶中的重要部分。在休息了十多年後,在適逢百歲的二○一七年重新營運,轉型後的大世界將重點圍繞非遺表演、展示、傳授等內容,原本生猛民間文化的展現地,翻轉成清雅的高大上風格。

提起上海,首先是它娛樂的消費能力,遠東第一的電影院、遊樂場……舉凡娛樂產業的關鍵詞,總是脫離不了上海灘的繁華印象,「不到大世界,枉來大上海」這是昔日奇幻遊樂場大世界的廣告詞,於一九一七年開幕,它位於西藏南路、延安東路交會口,至今還是人民廣場、上海音樂廳的鄰居,今年是剛好是它百歲誕辰。

戲曲主題樂園

休息了十多年的大世界,試營運的消息一出,引來許多人的探詢,新穎獨特的十二面哈哈鏡曾經是兒時歡樂的印記,這是上海人民的夢幻樂園,滬版迪士尼是也,台北盛極一時的今日百貨便是迷你版的大世界。外觀的樓面,總高達五十五公尺,入口頂部另加四層奶白色空塔,做成古鐘式,似乎和某些現存的優秀歷史建物有些相近,內部的建築空間系統卻比較獨特,是中國古典園林和西洋建築相結合的產物,底層用的是西式圖案,而二三層卻是中式花紋;當年的發展以遊藝雜耍和南北戲曲、相聲曲藝等為主力特色,單個劇場採用的當年最新的西式舞台結構,每個劇場有座位三四百個,十多個功能不一的劇場,座位約計四千多個。

現存的資料顯示,人山人海布滿在各座樓梯通道,有趣的是底層中央有露天劇場,稱中央場,中央場周圍有獨特的天橋式斜廊,通至二、三層,走廊還有面向底層中心場的各層樓以迴廊設計的結構,縮短了各據點之間的移動距離,使人遊玩時,能夠清晰快速地找到一條便捷的通道,雙向交流的遊藝路線令人目不暇給;半露天圓型劇場也有希臘劇場的模式,搭配上天橋和迴廊,既是走道,一旦圓型劇場進行演出,立刻變成了高低不一的觀眾席,圓型表演區,聚攏了人氣,臨場感和參與感十足,你以為走進的是教堂式的儀式感,卻迎來廟會般的串戲熱鬧味。

「白相」娛樂在哪裡?

喜好娛樂性的上海人,會將玩樂用方言「白相」代替,愛說笑的成分發揮到極致,乾脆創建一個表演形態稱為「滑稽戲」,立志笑不驚人不罷休,早期的大世界呼應了這樣的娛樂精神加上洋人的新奇手段,每間小劇場都可能讓人驚呼連連,剛看完才子佳人哭得死去活來,一下又讓你看得目瞪口呆……不過政府接管後失去了娛樂性,強調戲曲、電影的教育性,改成了健康的國有體制,接著又改成政治味濃郁的東方紅劇場。

百歲出征重新掛帥,轉型的大世界將重點圍繞非遺表演、展示、傳授等內容,透過多種表現形式和技術手段,突顯非物質文化遺產和「民族、民間、民俗」文化形態,感受並體驗傳統文化的休閒空間。以評彈作為開幕式,重新省思傳統文化,對於浮躁的人心固然是極好的方向,民間文化的生猛活力,和改裝後清雅的高大上風格似乎有點距離。

原地塊使用和營運管理執行等多方的資源整合和人力分管,牽涉到對園區的需求消費價位,在在是宣傳行銷上的難題。轄區內的城隍廟豫園民俗活動的高人氣和買氣,以及每逢假日各地的主題樂園的人潮,頗值得深研借鑑,否則百年招牌如百樂門,轉手多次後只剩下一片殘敗的文學綺想,牌坊與活化的論證,究竟該如何玩轉,娛樂精神要好好放下身段,南翔小籠包和豆腐乳也是非遺的一部分,畢竟大樂空間裡過於嚴肅的教育性,會阻礙放鬆放下的遊戲旨趣。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